「起義」和「投誠」國軍將領的下場


據百度提供的數據顯示,1946年至1949年國共內戰中,國民黨先後有約177萬官兵向解放軍「投誠」。對於部分「起義」、「投誠」的國民黨高級將領,毛澤東則授以官爵厚祿,以收買人心,比如傅作義就被任命為水利部部長;而對於絕大多數「投誠」、「起義」的將領,則通過「鎮反」運動將之消滅。據官方統計,毛澤東建政初期國民黨殘留下來的潰散武裝曾被統稱為「政治土匪」,約200萬人,另有特務份子60萬人,反動黨團骨幹60萬人,共300萬人。這些人大多數被關、被管或被殺。

鎮反運動究竟「殺」、「關」、「管」了多少人,據公安部副部長徐子榮1954年1月的一份報告稱:鎮反運動以來,全國共捕了262萬餘名,其中「共殺反革命分子71萬2千餘名,關了129萬餘名,先後管制了120萬餘名。捕後因罪惡不大,教育釋放了38萬餘名。」以被處決人數71.2萬這個數字來計算,已達到當時全國5億人口的千分之一點二四。考慮到當時各地出現的瞞報情況,實際上全國範圍實際的處決人數很可能要大大超過71.2萬。1980年代,官方承認了「當時被鎮壓的還有部分義投誠人員」的事實。然而到底有多少人被冤殺、冤判和殘害,依然是個未解之謎。

1949年3月5日,毛澤東在「七屆二中全會」上的報告中指出:「有意地保存一部分國民黨軍隊,讓它原封不動,或者大體上不動……這是又一種鬥爭方式。但是這種反革命遺蹟和反革命政治影響,歸根到底要被肅清……他們中的許多人將被改造,他們中的一部分人將被淘汰,某些堅決反革命份子將受到鎮壓」。1950年,根據毛澤東的建議,中央專門召開會議討論了殺人的比例問題:「決定按人口千分之一的比例,先殺此數的一半」。毛澤東明確要求有600萬人口的上海應該殺3000人。上有好之,下必甚焉,下面的執行者顯然從中讀出了多殺人的信號,很多地方鼓足幹勁,力爭超額完成指標,大殺國民黨軍政人員。

據1969年4月7日莫斯科電臺廣播,1949年至1952年有280萬人被毛澤東處死;1953年至1957年有350萬人被殺。在一個月內處死的最高數字則是北京中央人民廣播電臺透露的:皖浙蘇魯四省一個月之內死了117萬六千人;在華中和華南,一個月內則死了150萬人。解放軍出版社推出的《新中國剿匪紀實叢書》,披露1950年代初在華東、中南、西南、華北、東北、西北地區分別殲「匪」41萬6千、115萬、85萬、2萬9千、7萬9千、6萬人,合計258萬4千人。

而在戰犯監獄與遣送回籍監督勞動的國軍被俘官兵,無一避免歷屆運動的殘酷折磨,死得更慘。令人痛心的卻是:曾堅持長期英勇抗戰的國民黨官兵們,雖然戰死者已矣,其中的倖存者和負傷者,其中絕大多數竟於1949年之後,成了毛澤東統治下的「歷史反革命分子」,或被處以極刑,或被關押、勞改、勞教,不僅失去了人身的全部自由,而且蔭及子孫,「永世不得翻身」。在「打內戰的是革命的,打外戰的卻是反革命」這樣一個史無前例的黑暗時代,他們的萬古奇冤是無處可以申訴的。

被鎮反的國軍抗日將士無法計數,著名的比如:

唐伯寅,國軍少將,1926年參加北伐,1928年升任第19師55旅110團團長,1935年升任第19師55旅旅長。抗戰爆發後率部參加凇滬會戰,所在的師被評為會戰中戰績最優的十個師之一,以後率第19師先後參加了第一、二次長沙會戰、上高會戰、浙贛會戰、常德會戰、長衡會戰,屢立戰功。1946年退役回湘。1949年3月受地下組織策動,參加了華中局領導下的「江南地下第四軍」,4月又參加了程潛、唐生智等人在湖南發起的「和平自救運動」,8月隨程潛、陳明仁參加了「長沙起義」。1952年2月21日被槍決。

宋士臺,國軍中將,第66軍160師師長,7戰區少將高參;1953年被槍決。官方的「廣州宣傳網」上有下面的文字:「抗日將領宋士臺將軍銅像落成。9月18日是‘9.18’事變73週年紀念日,花都區赤坭鎮錦山村1000多民眾參加了抗日將領宋士臺將軍銅像揭幕儀式。宋士臺將軍是花都區赤坭鎮錦山村人,生於1894年,卒於1953年。宋將軍系原國民黨66軍160師少將師長,後任七戰區惠淡守備區中將指揮官。抗日戰爭期間,宋將軍參加指揮了多次在正面戰場上的對日作戰,其中,奉命指揮了著名的南潯戰役,重創日寇侵略軍,擊斃日軍少將旅團長飯塚國五郎及其部屬官兵500多人,繳獲輕重武器一批。葉挺將軍致電稱:「南潯戰役與平行關戰役和臺兒莊大捷鼎立而三」。1945年日本投降後,宋士臺解甲從商,1946年國民黨發動內戰,請他再次出山,並委任高官,被他拒絕。將軍當年的部下回顧了將軍戎馬一生,抗擊日寇的感人事跡,並告戒當今的人們,日軍的侵華歷史不能忘記……」。

唐伯寅將軍和宋士臺將軍等人在北伐或抗戰結束後即懈甲歸田,根本沒有在1946年後的內戰中打過仗,更沒有在「建國」後從事「反革命」活動,結果卻仍然難逃槍斃。

但國軍「起義」、「投誠」的將領的下場,更令人唏噓。

宋鶴庚上將,1917年參加護法戰爭,第一旅旅長。1923年隨譚延闓入粵投孫中山,被任命為湖南討賊軍湘軍第一軍軍長兼前敵總指揮、建國軍北伐軍中央總指揮等職務。不久辭職回鄉,以繪畫、學佛、遊山玩水自娛。1949年,宋鶴庚拿出自己私藏的槍枝,授意侄子組織湘鄉縣花橋警察隊,投奔地下黨。1952年1月,宋鶴庚反抗革命罪名判處死刑。

劉晴初中將,曾參與第一次長沙會戰。1949年3月加入地下黨的外圍工作,參與策動湘西「和平解放」,並將保存之五萬分之一湖南軍用地圖交與解放軍第12兵團。1951年以參議身份赴縣開會被扣押,3月18日以「反革命」罪被殺。

陳春霖中將,1944年任第44軍149師師長,率軍在湖南抗戰。1949年4月被任命為重建的第44軍中將軍長,12月隨率部參加在川西起義。1951年11月9日被處死。

徐經濟中將,1949年在漢中任新編第5軍軍長、陝南行署主任兼陝南遊擊自衛軍總司令。1949年12月30日率新五軍在西南向解放軍「投誠」。1951年在鎮反中被處決。

尹作干中將,1948年任第9師師長,1949年11月參加陳明仁起義。1954年4月8日由南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死刑。

甘清池中將,第99軍副軍長,1949年11月5日率縣保安隊、自衛隊在信宜宣布起義。1951年3月被捕,12月被處決。

曾憲成中將,1949年初任第三兵團暫編第八軍副軍長,同年12月27日在四川新都率部起義。1952年10月在鎮反中處決。

何際元中將,第49軍79師師長,1949年5月經地下黨策動,在湖南寧鄉率部起義。1950年9月25日在長沙被槍決。

潘峰名中將,抗戰中任第五戰區前方指揮部副主任,1948年出任江西省保安司令部高參,1949年參加起義。1950年在鎮反中被處決。

方滌瑕少將,1949年在成都參加起義。1951年鎮反時處決。

王育成少將,1949年9月23日在銀川起義。1951年鎮反中被處決。

項麗源少將,1949年底在成都起義。1952年在鎮反中被處決。

楊健民少將,1949年11月在四川金堂起義,1951年鎮反中被處決。

葉乾武少將,1949年冬蘭州戰役中向解放軍投誠,1950年秋被處決。

周伯英少將,1949年參加湖南起義,1952年被處決。

林芝雲少將,1949年8月隨陳明仁部起義,1952年被處決。

梁順德少將,1949年冬在川南起義,參加解放軍。1951年處死刑。

…………

来源:本文來自大陸論壇,但無法找到確切來源及作者,有瞭解的網友敬請告知。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