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崩潰已成定局

2011-12-05 23:26 作者: 石濤

手機版 简体 3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過去的一個星期裡面,網上有一些評論文章在我的《今日點擊》當中引用過,很多朋友上網看《今日點擊》嘛,我看留言的也挺多的,其中比較特別的就是有關甘肅校車這件事情和中共向馬其頓捐贈校車這個新聞合在一起之後所造成的這種衝擊波非常大,這種衝擊波就像我在《今日點擊》節目當中提到的:中共很蠢,它蠢到什麼份上呢?

第一個概念就是中共的這些當權者包括外交部、包括新聞機構的人,說實話沒把老百姓放在眼裡,確實沒把老百姓加在眼裡頭,但凡他放在眼裡他也知道,在甘肅出現校車車禍之後,死了那麼多孩子之後,向馬其頓捐贈校車這件事情就不應該這麼高調去提,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也透顯出中共體制的這種邪惡。

就是從兩點上說,就是他沒有把老百姓真正的感情放在眼裡,所以在他報新聞報這個外交事件的時候,根本就沒有想過他會引起老百姓的反感。而幾乎在同一時間在網路上老百姓討論的恰恰又是校車問題,在這種對比之下,你就能夠品出來咱們普通人在中共體制宣傳部門的角度,在這種所謂維護社會輿論的角度,這些官員的眼睛里根本不把我們當回事。從另外一點上說,他們也表現出自己高高在上的那種心態,而這種心態只有在獨裁體制之下才能產生的這種心態。

這件事情對稱出來也就反映出今天中國社會真實的一面,其實就在同一時間網上有另外一篇文章,是個翻譯的文章,這個翻譯的文章在我做上期節目沒多長時間就出來了,今天為什麼還提呢?我覺得他的標題和他分析的角度把今天中國社會從另外一個層面揭示出來它的真實性,標題寫的非常的直接,《將要發生的中國的崩盤》就是在他的眼睛裡面,今天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定會崩盤的。

文章是一篇翻譯文章,寫的很長,原文章是在叫Falcon Stocks.com裡,這篇翻譯的文章在《看中國》的網站上登出來,我們就把他的一些主要的要點跟大家分享一下,我覺得這是他從經濟層面,比較大的角度去看這件事情。我們剛才提到的校車那是小的一件事情,我說小的事情就是具體到一個校車引發出的社會問題,而校車直接針對的是普通老百姓的孩子。

而另外對等的呢,是中共利用校車的角度來講,按照中共駐馬其頓的大使的說法就是,中共政權捐贈校車給馬其頓,是為了改善馬其頓學生的學校環境。就這種對等之下,在甘肅死了孩子的那個校車,是九人的一個麵包車裝了六十四個人,在這種對比之下中共外交部的這種說法,我覺得所有普通的中國人,我們不用石濤在評論上說,只要把它對等的拿出來,所有的人,只要他是人,他一定有他自己正常的說法。

那我們再回過頭來說這篇翻譯的文章,就是《將要發生的中國的崩盤》,在這篇文章裡他上來就提到說,今天中共當局注入中國市場的這個錢不是印出來的,在他看來是銀行貸款。他說,根據惠譽國際評級估計二零一一年中國的融資金額高達十七點五萬億至十八萬億元,超過了中國整體GDP的三分之一。而零九年和一零年中國的融資額度超過GDP的百分之四十。

他說,儘管有著這樣龐大的信貸擴張,但是據估計,每天收入少於兩美元的中國人口還是大概有五個億左右。所有在信貸擴張之下,中國這個GDP只佔全球經濟的百分之十點七。有那麼多人陷於貧困的這種國家,卻消耗了全球超過一半的水泥、百分之四十七的煤炭和百分之四十八的鐵礦。

大家就可以看的出來,它以信貸的方式投入到水泥、煤炭和鐵礦這樣的基礎工業當中,建房地產、建公路、建高鐵,這是大家都知道的,在這個背景之下就變成了迅速擴張的信貸用於這種大規模的基礎建設,這就造成了一個非常麻煩的事情,按他的說法就是今天在中國建造了世界最大的空中樓閣,據估計,已經落成卻告空置的單位高達六千四百萬。一座座建成的鬼城空無一人。住房根本就負擔不起。北京市民平均年度收入只足夠購買住宅物業的十平方尺而已。北京市民一年的年收入只能買十平米,而商業建築呢,中國是世界上最大購物商場的記錄保持者。而目前百分之九十八是空置的。

他緊接著提到,今天在中國經濟泡沫當中,房地產的泡沫正在以驚人的速度在萎縮。他就舉了一些具體的例子。我想關鍵的問題就是說,在過去的這麼多年裡迅速擴張的以這種房地產,以水泥的方式的擴張,來保證GDP的增長,到今天出現了一個完全停滯的狀態。

這種狀態就像郎咸平先生在十月二十二號在瀋陽的演講當中提到的,當時英美聯手跟蘇聯形成冷戰,蘇聯也保持著非常高速度的這種GDP的增長,但是當時蘇聯的GDP的增長仰仗的是軍火武器,這種軍火武器到頭來只能銷毀掉,所以到後來蘇聯崩潰的時候,因為它的貨幣,說個最簡單的道理,一家人掙錢,他主要的真正的正常的消費應該是吃飯、住房、交通,這種消費完了之後和平常的娛樂消費之後,保證這個人可以再次投入工作,能夠獲取更多的金錢,賺錢是為了消費,消費是為了更多的賺錢,這樣就行了。

如果一個家庭他收入只有兩三千塊錢,但是扭臉他買了一個三萬的車,這車買回來之後他不能馬上消費掉,但是他買車的錢佔用了他平常應該吃飯、交通的錢,這就形成了一個麻煩的事情,如果車很多,家家都買的話,一個地區裡面普通的人用在吃飯的錢,用在交通上的錢就會減少,也就是說貨幣流通都放在車上死在那兒了,而不能再流動,而作為投入工作的人,他不能有更高的精力來投入。簡單比喻來講就是這麼個意思。

今天的中國就是,信貸的錢都給換成水泥了,但是水泥蓋出來的房子太貴,老百姓又買不起消費不起,所以那房子就空著。那作為房地產開發商呢,他又沒辦法到底有多大的幅度降價,能夠讓人們去消費。那不可能,這樣的話形成了前期的GDP的高速增長,而作為產品結構本身,卻是老百姓無法消費的產品,所以在今天就成了悲劇了,就像瘤子一樣就成了瘤子了,它也是肉但它是瘤子。

文章就提到說,正是由於前些年的這些狀況,所以造成了今天基本的消費就出狀況了,就是資金,整個貨幣流通出現了狀況。所以文章提到,中國的經濟就可能會真的出現開始崩盤,崩盤勢必造成整個國家陷入混亂。

他就提到說,今天在中國,人們用GDP的這種數字去說話的時候,總是說它的總數,但很少人去說它的人均平均數,因為中國的人均基數太大。世界銀行把中國二零一零年人均GDP的排名放在了第一百位,排在了波斯尼亞、阿爾及利亞和伊朗之後,所以大家就可以想像出今天中國說的所謂的GDP的增長有多高。

但是真正在老百姓手裡,可能是下跌的而不是增長的,因為保持了這麼多年的高速的GDP的增長,很大的比重是在鋼鐵、煤礦、水泥上,而這些東西不是咱老百姓消費的東西,老百姓消費的東西可能反而更加短缺了,這就是反映到老百姓真正日常生活層面的東西不是多了反而是少了。

所以他就直接提到說,人們的不滿和恐慌正在轉化向中共當局的憤怒。他直接提到說,這種憤怒大家可以看到,在過去的時間裏很多工廠的罷工,特別是包括浙江、廣東地區的一些工廠罷工,這些工廠罷工,大家注意到他直接要求的是工資、獎金和基本福利的保障,這就說明在浙江和廣東這些來料加工的這些大型的世界工廠的代表地,普通工人走出來罷工,也就說明普通工人的基本生活受到了衝擊了,而基本生活受到衝擊的原因是因為世界經濟的衰落。

前幾年是美國經濟的衰落,最近的一年多表現出來的是歐洲經濟的衰敗,截至到現在我們做節目的時候,歐元區是否穩定還是個未知數。所以整個海外的消費市場出現了極大的衰敗,直接影響到世界加工之地,也就是影響到今天中國的浙江、江蘇、廣東地方,這些工人的罷工反映出來整個的衰落直接影響到中國的出口,直接影響到工廠的普通的工人,也就是說出口的衰敗已經影響到最底層最普通的工人了,這種罷工出來的這種說法,就是對社會環境的一種衝擊。

這篇文章的後面他就提到說,為了避免通脹失控,中共當局不得不關閉寬鬆的信貸資源,緊縮政策就會使得世界原材料的價格會出現大規模的這種臨界點,就會衰低,他主要提到的原材料就是銅,而銅呢直接關係到基礎建設,就是蓋房子了,蓋房子一個最基本的最需要的這麼一種材料。

他說世界銅的價格的衰落直接導致到中國房地產市場的崩潰,中國房地產市場崩潰勢必就會引發出潛在的社會問題,他說,一個貧窮而又充滿了憤怒的巨大的人口數在今天的中國可能會出現反抗當局的一個直接的舉動,而這種舉動直接威脅到今天中共本身,這就是他說的一個基本的狀況了。

我們剛才提到,其實這反映出是大的整個經濟的層面,他只是說今天中共當局面臨的社會經濟的層面,這個經濟狀況沒有人能夠解決,而這篇文章裡提到的這種基本狀況跟十月二十二號郎咸平提到的情況基本類似。我個人的看法,這種類似的局面在中共當局來講,它沒辦法解決,或者說它今天騰不出手來解決這個問題。

而作為中共當官的在解決什麼問題呢?他們真正解決的是他們權力的分配問題,而這種內部權力分配的問題,在這兩天又有新的文章提出來,大家就可以看到這麼一個層面,從社會的層面,從經濟、國家的角度來講,已經出現了一個很大的危機,而作為當官的來講,不是集中精力去處理這樣的危機,卻集中精力在處理他們在未來的一年多,他們自己的家族,他們自己本身的權力的保障,所以完全是兩碼事。

其中我看到一個最新的文章,說十八大人事的最新消息,九個常委只留下習近平和李克強,這種方法遭到了黨內的一些大老兒的反對。文章是這麼講的,目前政治局九個常委當中,只可能有習近平和李克強留任,其他都會退休,但是最近黨內一些大老兒提出異議,認為習近平和李克強這些年來沒有實際負責什麼工作,如果一下子換掉全部所有政治局常委,那這兩個人很難擔當大任,工作可能會陷入被動,所以有人建議胡錦濤再留任一期或者半期,效仿當年江澤民。

我覺得大家就能夠理解到,這是出現了一種很大的一種變動,我個人覺得胡錦濤是不是留任都瞎掰,跟咱老百姓關係不大,但是跟咱老百姓關係大的呢,你就可以品出來,中共內部權力之爭這種白熱化,任何一個派別他很可能出自自己的利益的角度提出冠冕堂皇的說法,而這種說法的最終的客觀結果,是為了保證他們自己的利益,這是非常關鍵的。

就在同一時間另外一篇文章說的就很直接,他說十八大可能會成為江派太子黨的絕唱,這篇文章裡他直接提到了是溫家寳,他說溫家寳在大連又談到了政改時,特別高調批評以黨代政的現象,他說很多人把他解讀成這是胡錦濤和溫家寳分裂的一種明顯的信號,是溫家寳正面向胡錦濤挑戰。

我們當時在節目當中提到,溫家寳提到以黨代政這個說法非常特別,因為這個說法跟他以前政改的說法是完全不同,以黨代政是錯誤的這種批評,當時出自於溫家寳之口,直接抨擊的是中共的一黨專政,這個是非常特別的,所以我們當時評論的時候我提到說,這是溫家寳最後豁出去了,決一死戰了,而這種決一死戰是出自於他自己的利益呢還是出自於自己的良心呢?現在很難說。

但是你說要使得溫家寳的這一派別能夠有多少人在未來的這個十八大裡獲得利益呢?說實話現在我們也看不到到底很明顯的誰是溫家寳的人,但是溫家寳的說法,從他一貫的政改的講法,更多的傾向於是他個人的良知,相對來講這麼說吧。

但是這篇文章他就說,溫家寳批評以黨代政的說法是衝著胡錦濤去的,你要說是衝著胡錦濤去的話是因為胡錦濤身居這個位置,而胡錦濤一直的做法就是穩妥的下臺為好,我覺得看到最多的一點,就是中共黨內的分歧,中共內部的這種四分五裂,而這種四分五裂,無論今天國內遇到多大的經濟問題和社會層面問題,他們真正所關心的,無論是主動的和被動的,他們把自己的力量集中在黨內的對手之間,幹掉對方保住自己這是他們真正的東西。

這篇文章裡又提到說,溫家寳高調批評以黨代政的時候,正是江澤民病危的時候,也是外界傳出江澤民病逝的時候,而江澤民的兒子也出來闢謠,這就說明中共內部本身這種分歧很大。在我看來這篇文章這時候出來,他只能表現出來是中共內部派係爭持還是我們原來的那個說法,誰也吃不掉誰,他們真正想表現的呢無外乎想表達自己的權力。

但是在這篇文章裡他還提到另外一個概念,這是跟咱老百姓有關係的,他是這麼講的,他說在一個專制制度之內談民主,尤其是在談到黨內民主,往往是中共內部高層的權力集團出現了鬥爭的強烈的一種信號,這種現象已經被中共歷史無數證明過的一種政治規律。

延安整風,毛澤東當時是以黨內民主的方式搬到了王明,豎起了自己;文革中的黨內民主改變成了大鳴大放,天天都要民主,結果是為了幹掉走資派和當權派;而文革之後鄧小平也提到了黨內民主的說法,他是為了搬到當年的華國鋒;而改革開放之後,胡耀邦在黨內民主生活當中受氣從而下臺,所以,所有的共產黨自身黨內民主的說法都是出於黨內鬥爭的需要,而在黨內民主的提法之下一定有握有實權的高層人物倒臺。

所以他提到說,這裡提到黨內民主是中共內部權力鬥爭的高潮,肯定就會被舉起大旗的,一般來講處於相對弱勢者但是又處於權力上升時期的派系力量,為了爭奪權力必然使出的一種法寳。他就推斷溫家寳這個時候使出黨內民主的說法非常到位,因為江澤民已經病重、病危,江系人馬嚴防死守正面爭奪之外,他已經無暇顧及其他了。

而胡錦濤臨此變局除了急於安排人馬積極爭取主動之外,還要把大部分精力放在軍隊上,也無暇顧及溫家寳,而作為其他的常委自己只能顧自己,所以他認為說溫家寳這個時候提出黨內民主的說法,敢放言批評以黨代政的這種說法,通過黨的民主來推盤十八大,所以他認為溫家寳這個時候出手的時間非常到位。

我個人很難認同他這個說法,至於說溫家寳為什麼提到這種講法,我覺得關鍵溫家寳提到一個特別的說法,就是他批評以黨代政,他不是說黨內民主的說法,批評以黨代政就是否定共產黨的一黨專制,這個說法遠遠跨過於他上面提到的那些黨內民主的說法。

那些黨內民主的說法,是在確定中共絕對獨裁體制之下,一黨專政的體制之下的民主,而這裡提到以黨代政是錯的,溫家寳這種說法跟原來的這種黨內民主往前跨了一大步,是否定共產黨獨裁體制的,所以這是不可比的關係,當這種不可比的關係引出來是為了爭奪十八大的權力,我覺得很難看到是那麼個樣子,但是真正我們能夠看到的是中共內部權力之爭,這點是清楚的。

這篇文章後面的結論,我覺得蠻有意思的,他說由此可以看出,那些認為江澤民出面說明十八大布局已經基本穩定的看法是很短見的,一個八十四歲高齡病入膏肓的殘軀突然出現,只能說明目前團派攻城奪寨,後面又有溫家寳暗渡陳倉的情況之下,江派人馬想主導十八大已經面臨著從未有過的難度,並且處之應付已經乏力捉襟見肘之困境,所以十八大肯定是江派人馬太子黨們的絕唱。

這個他倒跟我們原來石濤評論當中和今日點擊當中也提到特別的一個概念,江澤民在所謂中共的辛亥革命一百年露面,他那個露面是非常笨的,那個露面是為了能夠穩定整個江派人馬,反過來說,江派人馬已經土崩瓦解四分五裂,也就是說在今天中共的政治局、政治局常委當中的江派人馬,現有人馬已無力抗爭現有的局面,而且現有人馬很可能也已經四分五裂了,因為江派的人馬大多是靠錢搞定的,完全是利益在其中。

我原來跟大家說過一個很粗俗的道理,花錢買來的女人你能信嗎?這就是江派人馬最真實最實質的東西。花錢買來的派系,靠利益維繫的團體,當個體的利益受到傷害和受到衝擊的時候,他立刻就跑腿,這是肯定的,所以在這個大的背景之下,江澤民拖著病入膏肓的殘軀,突然出現,只能說來彌補江派人馬的裂痕,來試圖靠這八十四病入膏肓的殘軀給其他的政治局常委的江派人馬打一強針,你這麼理解可能就更清晰了。

如果聯繫到第一篇文章,中國的崩潰就在眼前,不是說可能不可能崩潰的問題,而是時間問題。而中共的最高層,握有權力,掌握國家命脈的這些官員們卻是忙活著自己手中的權力和彼此權力的爭奪以及相互的傾扎、扼殺。這種背景之下,今天的中國不崩都不可能,想給它攢在一塊都難,就像江家人馬一樣,江家人馬想把力量整合起來靠的是江澤民被打了多少針,病入膏肓的殘軀來露面才能夠把他的人馬穩住。今天的中國的局勢就跟江澤民派系的人馬是一樣的。

所以他的文章提到說,十八大江系太子黨肯定是沒戲了,也就是說放大一點,今天的中國跟那個情況是一樣的,所以崩潰僅僅是時間問題,就是什麼時候崩潰的問題,而不是崩潰和不崩潰的問題。我們看到的消息都可以看到這一個層面,經濟問題、社會問題和握有權力的最高層的中共的官員他們之間的關心,形成了四分五裂的局面就可以斷定。作為老百姓來講,你自己怎麼把好自己的生活,自己怎麼能夠把好在未來的動盪當中,使自己能夠安穩,這才是最關鍵的。

那好,今天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