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昌海:為何俄羅斯人厭倦和抵制普京?(圖)

2011-12-08 10:04 作者: 顏昌海

手機版 简体 1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統俄黨在其十二次黨代會的第二階段會議中正式提名普京為該黨2012年總統大選中的唯一候選人(網路圖片/看中國配圖)

俄羅斯2011年12月4日舉行國會大選,選出國家杜馬450個議席。總統梅德韋傑夫和總理普京早前私下決定在新政府互換職位,引起選民不滿,令執政統一俄羅斯黨擔心在不舞弊下難以保住過半數議席。為挽頹勢,當局骯髒招數盡出,令這次選舉成為「後蘇聯時代最骯髒」的選舉。

統一俄羅斯黨等同「騙子和賊匪黨」

「未來是屬於我們的!」是統一俄羅斯黨的競選宣傳口號,但可能只是一廂情願。克里姆林宮原本預期宣布普京「強勢回歸」會令全國高興,但卻起反效果作用,很多選民都對普京自以為是的理所當然感到噁心,紛紛希望透過選票向他說「不」,準備投任何人一票,只要候選人並非統一俄羅斯黨。其實在不少俄羅斯人心目中,統一俄羅斯黨早已等同「騙子和賊匪黨」,他們無法接受普京再多做12年總統。民心轉向,從普京由以往在處處受愛戴,到近日出席公開活動被拆臺」,可見一斑。

普京民望低落,連帶拖累執政的統一俄羅斯黨選情。俄羅斯國家杜馬選舉今登場,要選450席。民調顯示統一俄羅斯黨得票率約53%,雖可保住過半數,但席次料將少65席,減至約250席。失去原有的2/3席次,將不利普京回朝後有足夠票數修訂《憲法》。

「後蘇聯時代最骯髒」的選舉

為保住江山,當局使出各種招數搶票。據悉官員下令公家單位高層、商界領袖甚至神職人員,要求底下的人投給執政黨。若執政黨候選人落敗,將面臨被撤職、經費削減或稅局調查。反對派前國會議員雷日科夫形容,這是「後蘇聯時代最骯髒」的選舉;莫斯科卡內基中心政治學家申夫索瓦也說:「逾55%俄國人認為這次大選會舞弊。」當局感勢色不對,數月前還很有信心可保住現時國家杜馬2/3議席,讓普京在未來4年夠票作出任何憲法修訂,但現在有官員開始擔心,除非大規模「造票」,執政黨隨時連一半議席都贏不到。民調顯示,統一俄羅斯黨得票率約有53%,較2007年時少11個百分點,席數由改選前的315席減至約250席,較現時少65席。由於不容有失,當局惟有使出種種威迫利誘招數吸票。政府官員下令要求幾乎所有人,包括政府醫院院長、官校校長、商界領袖、退伍軍人組織甚至神職人員,務必要所屬選區的選民投統一俄羅斯黨一票。那些籌不夠票數而令該黨候選人最終落敗的,將面臨被撤職、削減撥款或遭稅局調查的厄運。

莫斯科物理技術學院2500名學生佔了所屬選區大多數選民,19歲二年級生巴利茨基透露,當局警告他和其他學生領袖,若他們的選區不選統一俄羅斯黨候選人,校方將無法獲政府撥款興建新宿舍,而若他們能令旗下學生組織80%學生去投票,每人可獲2000盧布獎金。俄軍100萬士兵是統一俄羅斯黨的傳統票倉,為了向軍人箍票,克宮大打銀彈政策,承諾在2020年前將國防開支增加至20萬億盧布。當局還特別將支持普京的「納什青年團」約30000名成員調到莫斯科,準備今天在首都各選區多次投票舞弊。納什青年團還會在街頭對付那些不滿選舉舞弊的人。

反對派前國會議員雷日科夫形容,今次是「後蘇聯時代最骯髒」的選舉,「從來沒有政府官員如此明目張膽大規模違規,如此公然行使行政壓力,並賄賂選民,以及如此明顯地造票」。選民都心裏有數,46%受訪者已預期會出現選舉舞弊,51%就相信大選只是「模擬競爭」,其實結果早已內定。「我不想再過12年普京掌權的日子。」29歲電腦程式設計師契諾夫沈重的一句話,是愈來愈多俄羅斯人對總理普京預料回鍋當總統的心聲。

「用腳投票」 民眾紛紛出走

俄羅斯今天舉行國會大選,執政黨可望仍保住多數席,為普京明年春天回朝奠基。

這讓民眾對民主改革失望,紛紛出走,用腳投票,據統計迄今至少50萬人外移;網路也掀起移民討論聲浪。比如契諾夫和妻子已決定明年初移民加拿大,他批評:「一個做過8年總統的人,不應再出任總統。他在位太久,會忘記什麼是實際生活,現在還大搞個人崇拜,俄羅斯成年人逾1億人,難道沒別人能統治國家嗎?」。

1991年蘇聯瓦解後,俄國人懷抱改革夢想,普京2000至2008年當總統時,帶領國家重拾秩序,石油帶來商機和就業機會,財富也令不少人能出國旅遊,但見識過西方自由生活,加上網路資訊自由,讓更多人省悟到這個國家沒救了。俄國獨立研究機構勒瓦達中心今年5月民調顯示,22%人民想移民、33%常上網者也想離開這個思想受控制的國家。該中心主任古科夫指民眾不滿指數變高,普京回朝「讓情況停滯或什至惡化,嚇壞普羅大眾,他們想搬去國外,或想提供子女更有未來的生活。」俄羅斯《新聞報》日前報導,莫斯科一處高級住宅區豪宅都空無一人,因屋主都舉家搬到國外。有居民稱:「大家在國內賺錢,但為安全起見都把家人送去國外,在西方另辟基地。」

中國權貴階級攜巨款也「用腳投票」

這情形和中國大陸非常相似,2011年10月,胡潤研究院與中國銀行發布的《中國私人財富管理白皮書》顯示,中國大陸千萬富翁中,有14%已經移民或正在申請中,有46%正考慮移民;其中,南部、東部、北部、西部分別有27%、24%、11%和9%已經移民或正在申請中,分別有46%、46%、50%、41%的正在考慮移民。與該白皮書數據吻合的是,2011年4月,招商銀行與貝恩資本發布《2011年中國私人財富報告》顯示,中國大陸億萬富翁中,約27%的受訪者已經完成移民,有47%的受訪者正在考慮移民。中國大陸富人移民目的地主要是美國、加拿大、新加坡、歐洲、香港、英國等地。從2011全球經濟自由度指數看,上述國家或地區都屬於「自由經濟體系」,美國經濟自由度排名第9,加拿大第6,新加坡第2,香港第1,英國第16,而中國大陸排名第135位,因此中國權貴階級「用腳投票」。目前,中國大陸億萬富翁已達6萬人,千萬富翁達到96萬人,年複合增長率達到9%以上。和俄國移民潮不一樣的是,中國大陸富人群體的誕生,得益於30年來的改革開放政策和市場經濟路線,是中國大陸改革開放既得利益者;鄧小平 「要讓一部分先富起來」,但現在這批先富起來的群體卻半數以上攜巨額財富而去,估計是鄧小平生前未料到的。

恐懼KGB 引發移民潮

而俄國的移民潮,則是因普京靠KGB巧取豪奪接管俄國經濟又轉而走向斯大林主義路線,人們極度失望和恐懼而引發的。普京自擔任總統掌權以後,就把身邊的人放置在高位,完全掌控了俄國的經濟大權。當年這些人在俄國動盪劇變,尚未掌握政經濟大權之前,常常結伴到湖邊森林休憩聚會,位於聖彼得堡北方60里處。這個小集團自稱為「湖泊」,常客中就有一位年輕有為的律師梅德韋傑夫,當年他們談話的主題是圍繞在批評葉利欽的施政。15年後,這個小集團意氣風發,有許多人搖身一變活躍在政壇。2000年普京由於葉利欽的遽然辭職而成為總統,其他「湖泊」集團的其他成員也水漲船高,在俄國政壇與企業界擔任高位。謝勤任俄國國有石油公司Rosneft的總裁,60歲的雅庫寧掌理國營鐵道公司,42歲的梅德韋傑夫原是俄國最大天然氣公司總裁,後被普京「保送」成為俄國總統。這些高官大多有KGB的背景,當年他們掌理國內外的情報組織,讓好幾代的俄國人民聞之喪膽。普京很自負的承認自己在KGB任過職,但有的則不承認,他們履歷上的職務,通常都是KGB人員干情報工作所掩護的頭銜。例如1980年代初,謝勤在安哥拉與莫三鼻克擔任翻議員,雅庫寧有六年的時間在聯合國擔任外交官(梅德韋傑夫倒是個例外,過去顯然沒有KGB工作的背景)。研究俄國菁英份子的社會學家庫留西塔諾夫斯卡婭表示,在政府高層與企業領袖中,超過四分之一的人都在重要部會任過職,其中又以KGB居各部會之首。現在這些人就是俄國的「力量」,掌握著俄國。

異己企業遭掠奪迫害

梅德韋傑夫是普京欽點的繼承人,廣受俄國人的愛戴,許多外國的企業總裁也支持他。俄國在普京與梅德韋傑夫領導下,國內外的投資者都賺了錢,獲利良多。就經濟而言,毫無疑問的,普京執政的這八年,比起前八年成功得多。自2001年以來,經濟成長率每年平均為7%,俄國的股票市場由於外國投資客湧入,獲利多達一兆美元。但是每當論及「普京集團」治理下的繁榮與穩定,在俄國的外國公司會冷不防的緊張起來,尤其以與能源或天然氣相關的公司。大量關於俄國政府強力介入經營權的故事在社會上流傳。

比如布藍德一直是俄國最大的外國有價證券Hermitage資金管理公司的負責人,但是2005年他的簽證突然遭受無故撤銷,就與這一夥企業總裁與政府領袖有整肅異己有關。這些掌權者非畢業於哈佛或史丹佛等名校,而是來自惡名昭彰的諜報與保安機關。在這場掠奪迫害中,受害目標不只是外國人。早在2003年,俄國的Yukos石油公司總裁柯多爾科夫斯基就莫名的遭受逃漏稅與詐欺的起訴,受判在西伯利亞坐牢八年。主導這個案子的就是當時普京的副幕僚長謝勤,他將Yukos並入國營的Rosneft石油公司之後,他自己成為該國營企業的總裁。由於Yukos的並入,原先了無生氣的Rosneft公司也開始生龍活虎起來,而柯多爾科夫斯基命途多舛,遭遇侵吞與洗錢的罪名。

實行斯大林式的「普京主義」

自從俄國實行斯大林式的「普京主義」之後,電視裡就只能有普京,俄羅斯根本沒有新聞自由。每逢國際新聞自由日,很多國際新聞自由組織對全球新聞自由情況作了批評性的總結;除了一些新聞自由歷來很糟糕的國家如伊拉克、菲律賓、緬甸等國之外,俄羅斯國內的新聞自由也每況愈下。國際新聞自由組織記者無疆界將普京列入世界上34位危害新聞自由的黑名單。然而,不論是歡迎各國出版商還是進行國情咨文演說,普京總是要提及俄羅斯國內新聞自由的所謂優良狀態:「俄羅斯登記的出版物數量增加了40%;各類電子媒體數量增加了兩倍半。這一增長主要是由網際網路所帶動的。俄羅斯國內有2500萬經常使用網際網路的網民」等等。這話聽起來不錯,其實俄羅斯新聞的質量則每況日下,差強人意;大多數平面媒體都是廣告類報紙或者是有償新聞,公正客觀報導的報紙只佔極少數。比如被謀殺的俄羅斯記者波裡科夫斯卡婭生前工作的報紙——俄羅斯《新報》每週僅僅能夠出兩期。其他的報紙要麼是歸屬於親克里姆林宮的俄羅斯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下屬的媒體集團,要麼就是歸屬於其他親政府的工業巨頭,工業界收購報社要麼是出自純粹的經濟利益,更多情況下是為了獲得政府向公司在其他業務領域內放綠燈,向俄羅斯政府和普京諂媚。

「俄羅斯根本沒有新聞自由」

在俄羅斯,找不到一個傳統意義上的出版商。那裡沒有商人僅僅從事新聞事業,通過獨立辦報贏得讀者,並且利用自己的名望為編輯部進行獨立調查撐腰。相反,那些鋼鐵巨頭或者石油大亨將新聞業看成是其他商業利益的點綴。而俄羅斯的電子媒體大多是娛樂性質的,也不受國家控制,電台大多隻播放音樂,電視臺都是娛樂頻道。他們不會報導反對派及其領袖人物。俄羅斯最大的廣播電臺公布規定,要求將那些反政府的政治家說成糟糕的混亂分子。根據國家的法律規定,網際網路也受到監控。記者無疆界雖然將普京列入34位危害新聞自由的黑名單,一定程度上就意味著普京是那些謀殺記者的元凶。1991年成立於莫斯科的格拉斯諾夫基金會專門致力於推動俄羅斯與前獨聯體國家新聞自由的狀況。該基金會的主席西莫諾夫說:「俄羅斯的新聞自由處於零狀態。很長時間以來,我一再強調,俄羅斯根本沒有新聞自由,因為新聞自由是一個社會條約,新聞自由基於法律、傳統、習俗以及慣例。談到新聞自由的傳統,俄羅斯從來沒有這一傳統。」

俄羅斯已在造神——普京之神

現在的俄羅斯,已在造神——繼斯大林之後的當代「英雄」——普京之神。個人崇拜直逼當年當年崛起時的希特勒,普京的發言被一次次的被整齊化一的「普……京……」、「普……京……」的呼聲所打斷、當普京用右拳輕擊講臺帶領全場1.1萬與會者有節奏地高喊「拉——西——亞」(「俄羅斯」的俄語發聲)、當普京承諾要建設一個「21世紀的俄羅斯」並警告美歐對俄的圖謀不軌都是「枉費心機」時、當普京激動地說「真理與我們同在,勝利將屬於我們」時、當普京的2012年總統大選候選人提名被全票通過時,盧日尼基體育館一次次地「被沸騰」。

有駐莫斯科的中國大陸記者評說:如果不是在現場親身感受到那種高亢的熱烈氣氛,如果不是在現場親眼看到普京演講時一些觀眾臉上洋溢的激動神情,如果不是在現場親耳聽到全場響起的陣陣「普……京……」聲,也許外人很難理解普京重返克里姆林宮時經常外溢的那股子自信。其實,即便在現場,作為「旁觀者」的一千多名各路記者似乎也很難真正理解現場所有人對眼前發生一切的真實感受——現場那種氣氛很容易讓人「被感染」。

提名普京 統俄黨「全體一致通過、沒人反對、沒人棄權」

2011年11月27日,在距俄羅斯杜馬選舉還剩一週、距俄羅斯總統大選還剩3個多月之際,作為政權黨的統一俄羅斯黨在莫斯科河畔的盧日尼基體育館內隆重舉行了第十二次黨代會的第二階段會議,而會議的核心議題就是正式提名普京為統俄黨在2012年總統大選中的唯一候選人。正向所有人預想的那樣,會議的所有議題的表決結果都是「全體一致通過、沒人反對、沒人棄權」。會議還就普京的「提名問題」做了投票表決,大會組織者在20分鐘之內就對614張紙質選票進行了精準統計,得出最終計票結果是:「614人讚同、無反對票、無棄權票」。作為統俄黨9月23-24日黨代會的「續集」,該黨領導層對27日會議的日程安排是煞費苦心的。會議有鋪墊、有高潮、有結尾、起承轉合拿捏得十分到位。大會正式開始之前,統俄黨駐俄各聯邦地區的代表和各界人士紛紛被邀發言,為普京和普京領導下的統俄黨加油、打氣。會場正前方的大屏幕上不斷播放各種宣傳片,為大會暖場。

大會正式開始後,首先由導演斯坦尼斯拉夫•戈沃魯欣、「實業俄羅斯」前主席鮑里斯•季托夫、俄聯邦安邦局上校亞歷山大•羅曼諾夫、來自下塔吉爾的退休工人瓦列裡•亞庫舍夫、來自斯塔羅波利耶的一位生了19個孩子的「英雄母親」納塔利婭•科哈諾夫斯卡婭5人依次發言,他們發言的核心內容就是通過現身說法來簡述為什麼只有普京能領導當前的俄羅斯。戈沃魯欣導演說,「我記得,索爾仁尼琴在20年前就說過,年輕的民主恰恰需要能把國家帶上明確發展道路的強勢政權!」戈沃魯欣說,「為了國家穩定發展,我們需要一個勇敢、堅強、聰明的人,而我們現在擁有這個人,此人就是弗拉基米爾•弗拉基米爾洛維奇•普京」。隨後,季托夫在發言中說,「按著自己的右翼自由觀點,普京一個具有極強操控能力的CEO。我們‘實業俄羅斯’長時間討論會決定支持弗拉基米爾•弗拉基米爾洛維奇(即普京)參加總統大選。」在這5位發言者的一系列激情鋪墊之後,梅德韋傑夫走上臺發言,他歷數了統俄黨、普京個人在這麼多年來取得的豐碩成績並強調,「普京是當代俄羅斯最受民眾喜愛、最有經驗、最成功的政治家。」最後,梅德韋傑夫再次呼籲民眾支持普京參加2012年總統大選和統一俄羅斯黨。

仿似當年希特勒和納粹黨及其黨衛軍的表現與表演

在「俄羅斯!梅德韋傑夫!普京!」的歡呼聲中,普京走上講臺。他發言的語氣時而舒緩、時而激揚,激動時還偶爾緊握拳頭,而普京的語氣也自如動調動著全場的氣氛。他說,「當你們喊‘梅德韋傑夫,普京’時,我說好了。但當喊‘俄羅斯’時——應該是全場一起!怎麼樣,再來一次!」就這樣,普京用右拳輕擊講臺,指揮著全場有節奏地喊起「俄羅斯」。……

這一切,和當年希特勒和納粹黨及其黨衛軍的表現和表演,幾乎完全相同!

普京的發言讓會場高潮迭起,有人歡呼、有人不時揮舞著俄羅斯國旗和統一俄羅斯黨的黨旗,全場的氣氛被調動到極致。只不過,希特勒的誘惑在於「國家社會主義」,而普京還打著民主的旗幟,但相同字眼都是「我們國家和偉大民族」,相同格言也是:「只能向前」!

為和列寧並列 普京開始了「維穩」

根據俄總統選舉法,由於有了黨派支持,普京無需再徵集2百萬個支持簽名就可被正式註冊了2012年總統候選人,而普京成為首位正式明確參加2012年俄羅斯總統大選的候選人。這種「先發制人」式的「再出發」舉動讓俄羅斯2012年總統大選變得毫無懸念。

而且,普京可能直到2024年才下臺。而且,普京屆時更可能不會下臺,會成為金日成那樣的「永遠國家主席」,或許死了的時候,也要躺進水晶棺裡,和列寧並列。

為了這個目標,普京現在就開始對他得臣民們「維穩」,諄諄教導他們:「我們的民主還年輕,我們需要一個不僅能有效服務於今天,還能服務於子孫的政治體制。俄羅斯需要一個穩定的政治機制,以確保俄羅斯在未來數十年內保持長期穩定的發展。對於曾經歷過歷史動盪和變革失敗的俄羅斯來說,任何政治改革都必須是漸進、穩定、連貫的。」;……。

斯大林政權卻是蘇聯人和平解體的

只不過,雖然俄羅斯的精英們開始陸續「用腳投票」走了,但畢竟絕大部分俄羅斯人走不了,他們會長期忍耐這種「穩定」嗎?畢竟俄羅斯人既參加過希特勒政權的覆滅,也參加過斯大林政權的解體,對這兩種模式都有著深刻的認識。

希特勒政權是國際社會用武力推翻的,已經而斯大林政權卻是蘇聯人和平解體的,普京也許認識不深。不過,卡扎菲的例子才過兩個月,普京的記憶力就那麼差勁麼。

(原標題:俄羅斯人厭倦和抵制普京的是什麼?)

(看中國編輯加註小標)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