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位「老朋友」在搖晃(圖)

2011-12-14 03:40 作者: 野火

手機版 简体 17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國家主席胡錦濤和俄國總統普京
10月12日胡錦濤在京會見了俄羅斯總理普京。胡錦濤:你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資料圖/看中國配圖)

今年最後一個月——12月6日爆出的「莫斯科反政府示威」的新聞事件,彷彿在提醒世人,「阿拉伯之春」像神秘的尼羅河水一樣轉而已在俄羅斯悄悄醞釀,明年三月的俄羅斯大地也許會因此而吹皺一池變革歷史進程的春水。

正如中國網民所讚嘆的,俄羅斯人還是有血性,也有公民意識的,所以普京想開歷史的倒車是不會長久的。在這次國家杜馬選舉中,由普京擔任主席的執政黨——統一俄羅斯黨得票率未過50%,表面上看僅能保住過半數議席。但示威者指出,若不是當局舞弊,耍出預先將選票放入票箱、甚至對選民採取威迫利誘等骯髒招數,這個由普京一手遮天的獨裁黨取得的議席必定更少。知情者憤怒地譴責此次國家杜馬(國會下議院)選舉是「後蘇聯時代最骯髒」的選舉。以至於此前從未公開抨擊過普京的前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也忍不住站出來發出質疑,指選舉「存在大量弄虛作假和舞弊現象」,其結果「沒有反映人民意願」。 網上也流傳著很多「為選票做手腳」的視頻。

1993年以來最大規模的群眾抗議

普京自以為2008年12月4日意在為自己鋪路的修憲成功後,就可以堂而皇之地通過跟梅德韋傑夫調換職位,從而達到明年三月強勢回歸總統寳座的目的,但他「機關算盡太聰明」,豈料今日的俄羅斯人已經今非昔比,畢竟在梅德韋傑夫當政這三年裡,多少已感受到相對寬鬆的政治氣候,民眾已體會到自由的可貴,故而不願再回到普京的「後蘇聯時代」,忍受未來12年的准專制統治。加上今年「阿拉伯之春」先後令突尼西亞、埃及、利比亞和葉門的獨裁者次第下臺,這都對俄羅斯人起到了「潤物細無聲」的鼓舞作用。因此這才終於爆發出俄羅斯自1993年以來最大規模的群眾抗議。幾天來莫斯科有多達六萬人不顧雨雪交加的惡劣天氣參加了這次聲勢浩大的反普京示威遊行。

示威者拉起橫額,抗議選舉舞弊。高呼「把誠實的選舉歸還給我們」、「統一俄羅斯黨是騙子和盜賊政黨」、「俄羅斯不要普京!」等口號。警方大舉拘捕了一千多人,其中包括自由主義政治家涅姆佐夫在內的多名著名異見人士。雖然當局掌控的國營電視臺等官媒都沒有報導莫斯科的這次示威,但示威者無懼鎮壓,將示威片段上載facebook流傳全國。反普京的更大「革命」一觸即發。7日,當局驚慌失措地緊急調集11,500名內政部(相當於中國的武警)士兵進駐莫斯科,氣氛肅殺。此舉顯示當局準備要用武力對付反普京示威了。內政部發言人聲言要「保障公眾安全」。所有未經批准的示威者都會被捕。這樣的情景,這樣的對峙,頗有中國「八九民運」時期的前兆。

實行斯大林式的「普京主義」 扼殺新聞自由

俄羅斯民眾雖然近幾年來生活狀況有所改善,但在政治自由等方面均顯露出不進反退的徵兆。自從俄羅斯實行斯大林式的「普京主義」之後,電視裡就只能有普京,俄羅斯變得根本沒有新聞自由了。根據國家的法律規定,網際網路也受到監控。儘管監控得還不至於像今日中國這樣堅壁清野。除了一些新聞自由歷來很糟糕的國家如伊拉克、菲律賓、緬甸等國之外,俄羅斯國內的新聞自由也每況愈下。大多數平面媒體都是廣告類報紙或者是有償新聞,公正客觀報導的報紙只佔極少數。比如被謀殺的俄羅斯記者波裡科夫斯卡婭生前工作的報紙——俄羅斯《新報》每週僅僅能夠出兩期。其它的報紙要麼歸屬於親克里姆林宮的俄羅斯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下屬的媒體集團,要麼就歸屬於普京諂媚的工業巨頭。而且現在的俄羅斯,已找不到一個傳統意義上的出版商。因此,國際新聞自由組織——記者無疆界已將普京列入世界上34位危害新聞自由的黑名單。如果用西莫諾夫(一家專門致力於推動俄羅斯與前獨聯體國家新聞自由的基金會)主席的話說就是:「俄羅斯的新聞自由處於零狀態。」這在一定程度上就意味著普京是那些謀殺記者的元凶。

以斯大林式手段剷除異己

今天的俄羅斯人在「阿拉伯之春」的積極影響之下,已對普京的政治遊戲感到厭倦,尤其對普京常常蔑視民眾言論的行為極為反感。睿智的俄羅斯人很清楚,強人統治極易變成一個國家的噩夢。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普京的歷史任務已經完成,他必須隨歷史而去。民主、自由是人類共同的追求。「後蘇聯」時代那種東方專制體制必須從今天的俄羅斯政治中徹底清除。

然而普京畢竟以前是一個有著專制文化基因的蘇共黨員,從心底深處還是牴觸民主自由的。如普京曾公開表示,西方現代文明不適合俄羅斯,俄羅斯有自己的傳統價值觀。可見普京是想把俄羅斯帶到東正教專制的傳統裡去。在他擔任總統或總理期間,都是以鐵腕手段治國,對威脅到他管治權威的勢力,不管是富豪大亨還是知識份子,均毫不留情地採取追殺和暗殺的斯大林式手段予以剷除。這顯示出他總是脫離不了那種KGB手腕的惡習。如2005年以逃稅為藉口把公開指責他的首富霍多爾科夫斯基投入監牢;2006年又下令把43歲的前克格勃特工利特維年科毒殺在倫敦。而這隻因利特維年科生前曾是普京政權的強烈批評者。

中共對此次示威深懷憂慮

中共稱普京為「老朋友」,並不惜把政治賭注押在他重返克里姆林宮上。這在海外已是一個公開的秘密。中國需要普京重當總統,因為中國現在已然面臨四面封堵的局面。北京束手無措地被動應對,在各條戰線上防不勝防。從地緣戰略上來講,中共急需尋找到一側作為安全的戰略後方,以期使自己「鐵打的江山萬年長」。但此美意必將證明是一廂情願。

毫無疑問,中共對此次被稱為「俄羅斯之冬」的罕見示威肯定深懷憂慮。中共之所以不高興,乃是因為憂心今後少了一個獨裁者的同盟。未來在俄羅斯人民的強勢反彈之下,普京意欲強勢回歸總統寳座的夢想終將破滅。儘管普京個人企圖模仿彼得大帝,但畢竟時代不同了,俄羅斯已不再是沙皇俄國,普京也不具備彼得大帝君權神授的條件。何況俄羅斯的民智已開這麼久,他還想玩這手,只能讓他在不斷的抗議浪潮聲中枉費心機。

供專制者生存的空間已越來越少

不過,權利的魔力真是太具誘惑力了!它就像海洛因使人成癮一樣,讓人欲罷不能。北朝鮮的金家父子,古巴的卡斯特羅就是權力世襲的樣板。普京,也自然未能免俗地如此眷戀權力:當了8年總統,4年總理,依然戀戀不捨,還要再當8年總統。企圖玩「公權私授」的「二人轉」遊戲,簡直把俄羅斯當成他一個人的國家。這當然令俄羅斯人大有受辱之感。然而這次「阿拉伯之春」的效應和莫斯科的大遊行便足以證明,今天這個世界上,供專制者生存的空間已是越來越少了。

網上流傳著一則與此相關的笑話:金胖子與查韋斯在一片幽靜的湖邊散步,這時查韋斯轉過身來淡淡的望著金胖子,緩緩的舉起了左手擺出了V字型手勢,金胖子激動的說:我們勝利了是麼?查韋斯:「傻瓜!,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就剩咱倆啦!」

有道是,帝國都是從內部瓦解的。不論是素有悠久封建傳統的中華帝國還是具有東正教專制傳統的俄羅斯,都必將最後被民主政治的世界潮流所消融,所解構。因為民主政治是今天的大勢所趨。普世價值是人類文明的產物,也是人類文明的象徵。而權欲只能讓人變得越來越狂妄和淺薄。那些無論曾經看起來多麼不可一世的鐵腕人物,無論怎麼強勢的政黨,事實證明都不可能做到千載萬世。卡扎菲、薩達姆及穆巴拉克之流無疑都想讓自己和後代永遠掌權,奴役人民,但當今世界已是一個開放的世界,他們無法屏蔽人民的視線,肆意強壓的結果只能是使自己加速滅亡。唯有永不停息的改革,讓政治越來越來民主,讓社會越來越公平,才能獲得人民的支持。

「俄羅斯之冬」的希望對比中國的八九之殤

從這次預示著改變歷史的「俄羅斯之冬」的希望之光中,我們不妨對比中國的八九之殤,看看其中有何值得借鑒和反省之處?

首先,我們看到俄羅斯人雖和我國同屬被愚民幾十年的政治恐怖之國,但蘇共垮臺後,俄羅斯言論、信仰、集會的自由已比我國好得多,這是俄羅斯人之幸。就像在國民黨時期是自由多與少,而共產黨則是有與無的問題一樣,今天的中共相對於俄羅斯而言,也是有與無,而不是多與少的區別。其次,要歸功於今天這個時代網際網路的普及能夠讓俄羅斯人獲得更多的資訊。本月5日第一天的示威遊行之後,示威者就將現場的最新片段上載到facebook等社交網站、博客上面,因此個別私營傳媒報導時不無痛快地形容此次示威是一次「facebook革命」。6日早上,又有俄羅斯人上載片段到網際網路,人們看見一輛又一輛裝甲車載滿穿迷彩服的內政部部隊士兵駛進莫斯科市中心。在這種現代電子信息傳播的輔助條件下,當局若一意孤行地進行血腥鎮壓,則會隨時可能引起更大的強烈反彈。這是並不遲鈍的普京也不得不徒嘆奈何的事。再則,俄羅斯的知識份子在表達意見、發表演講的時候,並不自命清高,而是廣泛地與各界聯合成一個整體;而「八九」時期,以學生為主的知識份子群體卻把自己與外界人為地割裂開來,以示幼稚的純潔。這樣,在自成一體的純秀才隊伍中,就失去了本來早期就可以聯合社會各界作為堅強後盾的有力支撐。

回顧過往,開啟80年代末整個紅色世界鐵幕變革的應該說是中國人。但現在只能說,二十年多前,是中國的「八九」改變了東歐和世界,到頭來卻遺憾地沒有改變中國自身。「六四」屠城之後,當時的政治強人鄧小平在四面楚歌的國際形勢下,匆匆忙忙指定江澤民,若干年後又隔代指定接班人胡錦濤,其深意就是擔心他之後的領導人會改變他定下的統治基調進而危害到依附在他那條路線上的、盤根錯節的既得利益階層。

鄧式的隔代指定接班人,實質上與俄羅斯梅普玩的「二人轉」遊戲大同小異。只是中國人善於明哲保身,血性不如俄羅斯人。當然十年前俄羅斯高層所採取的改革舉措和客觀條件也與中國後來改革的「跛腳式前行」不可同日而語。不過,中國民間的進步其實很大。十年前宣揚民主的基本是自由主義者,而且還帶有民族主義情緒。普通老百姓尚在當局的反覆洗腦中也擔心西方式的民主會導致社會不穩定。但這三五年來,民間的認識和維權狀況已開始悄然改變。越來越多的底層包括體制內的有識之士傾向並支持民主憲政。良知尚存的知識份子都認定現在的體制無法實現他們的強國夢,而老百姓更認定現在的體制讓他們無法分享國家發展的成果。

中國的老朋友——普京一手導演的欺詐式選舉,終於讓俄羅斯人忍無可忍地陸續開始「用腳投票」了,我想,未來中國人「用腳投票」的日子當不會太遠。只要這種封殺和高壓繼續施行不止。

薩達姆政權是國際社會用武力推翻的,而斯大林政權卻是蘇聯人和平解體的。普京和他氣味相投的老朋友也許對此都認識不深。然而卡扎菲的例子才過兩個月,我想,受過職業間諜訓練的普京的記憶力應該不會太差,如果他執意要讓明年三月發生「埃及模式」那樣的革命效應的話。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