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新一代超生游擊隊投奔海外(圖)



為逃避中共計畫生育政策而赴美生子的中國媽媽劉太太 (攝影:劉菲)

隨著中國社會各階層不安全感普遍增強,越來越多寄希望於下一代的中國父母們開始挑戰中共的計畫生育政策。然而在中共「政治、經濟(資源)、責任」三捆綁的強行措施下,很多懷上計畫外人口的父母發現他們陷於無處藏身的境地,只有拋家舍業踏上赴美生子的不歸路。
  
劉太太是山東某大學後勤部門職員,36歲,育有一子。因夫妻雙方都在國家事業單位工作,超生對他們來說不僅意味著罰款,還意味著開除公職,這也是為什麼夫婦二人在2004年發現意外懷孕時決定做人工流產的原因。但是今年春天,當劉太太再次發現自己懷孕以後,抱著一線能躲過的希望,她決定將孩子生下。然而隨之而來的領導步步緊逼、一切生計都面臨被剝奪的局面卻是他們始料不及的。
  
「不親臨不知道,你是逃不掉的。」劉太太今年9月來美,已經順利產下第二胎,回憶國內躲避計生辦的經歷,還心有餘悸。她說剛懷孕時曾打算藉口外出進修躲進娘家,這樣開學後就可以不去上班,單位同事也就不會發現,但沒料到會被人舉報。
  
「在中國,除了帶黑箍(黑紗)的管不著你,誰都能管你。」劉太太把大陸描述成人斗人、人管人的社會,出了「問題」從上到下的負責人都受牽連:「現在大陸各省的計畫生育都與官員政績掛鉤,領導在他管轄的一片內出了問題就甭想升遷。加上‘一票否決制’,我的事成了領導之間權力鬥爭的工具,所以才被舉報。」根據當地市政府發表的「計畫生育有獎舉報兌獎公告」,舉報人可「持有獎舉報兌獎密碼及舉報內容到市人口計生委發展規劃處領取獎金」,和中彩無異。
  
由於牽涉到單位六、七位領導的仕途,正副校長、計生辦主任等領導多次找她開會,軟硬兼施試圖說服她流產。 「就在我出國前一天,領導還到娘家來查我,我只好扎腰帶會見。他們讓我簽協議書,保證沒懷孕,如果懷孕後果自負,」劉太太說,決定要下孩子之前已經預料到要罰款,大不了就下崗,但是當家裡水電暖氣被停,停車位被沒收,眼見不討價還價就會被沒收到傾家蕩產為止時,劉太太才體驗到中國之大卻無容身之處的感覺,於是她趁著給大兒子陪讀的機會攜子逃到美國。
  
「給一個罰款數量交完算了,不能沒完沒了折騰人,」她氣憤地說,即便在出國以後,校領導們仍不罷休,「他們甚至還想派這裡的人來找我攤牌,聽說這一套在美國行不通才作罷。」
  
工作丟了,老公的收入成了全家賴以生存的飯碗,為了保住老公的工作,夫妻倆計畫萬不得已就辦理離婚手續,「總得有吃飯的來源,」看著自己多年辛勞付之東流,劉太太嘆息說,如果房子被沒收,「一輩子積蓄也買不起,相當於前十幾年全白幹了。」
  
劉太太說她已做好了在美國打拼的準備:「吃點苦受點累不算什麼,只要能走在陽光底下,能實話實說,而不是像做賊一樣就行。」
  
很難統計中國到底有多少超生人口,但是據中國人民大學社會與人口學院教授翟振武估計,中國每年1,600萬新生兒中有不到百分之一是計畫外人口。雖然這個群體數量很少,但他們代表了一種已經變化的思維,過去那種「獨生子女光榮」的生育觀正在被「生孩子是個人權利,政府無權干涉」的觀念而取代,超生游擊隊不再像以前宋丹丹小品中所描繪的那樣,是受傳統觀念主宰、一味要生兒子的農村人組成,而是更多像劉太太這樣的70後。
  
來自大連、現居洛杉磯的宋太太也是意外懷孕後決定保住孩子。她說自己年過四十,剛開始懷孕還以為是更年期反應,而且體型本來較胖,同事都沒有注意,也未引起單位的懷疑,懷孕後搬入新校區,鄰居互不相識,也沒人舉報,但是出門仍免不了「後面總有眼睛瞪著」的感覺。「那時候我出門手裡總抱點東西擋著,或者弓腰,大氣不敢喘,生怕被人發現。」宋太太學醫出身,發現懷孕一個月後即聯繫到出國學習機會,於是遠走他鄉來到美國。「生孩子本來是一件快樂的事情……臨走前我卻處於崩潰邊緣,差點想放棄。」
  
對於那些在國內已經事業有成的人來說,到異國他鄉重新開始的確不是一個輕鬆的決定。方先生原是山西一家大型企業的高管,月薪近2萬人民幣,超過一般小康家庭,但是得知「非法」生第二胎要罰款53萬多人民幣、還要結紮後,他權衡利弊,又從網上得知可以到美國生孩子,於是決定帶著全家出走。「人痛苦,經濟上受損失,不如到美國來。」對比前後,如今已在洛杉磯安家落戶的方先生說,國內有房有車,生活不錯,卻免不了行屍走肉的感覺,出國後,語言、習慣都不適應,需要時間磨合,但是「這邊空氣新鮮、教育發達,孩子能健康城成長,我很欣慰。」
  
方先生和太太小崔第一個孩子曾因未及時申請到准生證被罰款6萬,後交2萬私了,和超生處罰費相比大巫見小巫,中國各省超生費可高達一家人年收入的4-9倍,方先生說自己雖然收入高,除去買房、買車、日常開銷後所剩無幾,50多萬罰不起。政府規定不服90天內可以上訴,但是方先生表示「沒有贏的機會」。他還說超生罰款也成了各地計生辦的創收手段。
  
除了美國,香港也是逃避計畫生育的一個避風港,據美聯社報導,去年去香港生孩子的人達到了4萬人,使港內的公立醫院床位出現緊張。無論是赴美生子還是赴港生子,都有中介公司提供交通住宿和醫療一條龍服務,有錢的大陸準媽媽寧願把超生罰款支付給月子中心。
  
12月2日,劉太太在洛杉磯嘉惠爾醫院順利生下了老二,「早產了一個月。星期五生,三天後我就自己開車到醫院看他,」懷抱熟睡的嬰兒,劉太太轉憂為喜:「看到孩子以後,感覺什麼都可以放棄。」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