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教練猝死 領導追悼會致詞不忘「奪金」(圖)



國家舉重隊教練梁小冬因過度勞累引發心源性猝死,享年52歲。

金牌教練猝死令人痛心 追悼會悼詞仍不離金牌

2012是奧運年,倫敦奧運在即,很多運動隊都壓縮了春節假期的時間忙備戰,尤其是中國的傳統優勢項目壓力更大。過年期間卻傳來了一個讓人心痛的消息,國家舉重隊教練梁小冬因過度勞累引發心源性猝死,享年52歲。28日,梁小冬的遺體在北京火化。

據相關媒體公布的情況,除夕夜,梁小冬忙活到了凌晨三四點才睡下,年初一上午10點40分左右,組裡教練如往常去敲他的房門,要跟他商量訓練計畫,卻發現他已經不行了……知情人透露,梁小冬患有先天性心臟病,在2011年體檢中心臟也查出了點問題。「年前三天,他曾說心臟疼,但那段時間太忙了,很多事情要處理,壓力很大啊。」

梁小冬2008年11月份擔任湖南省體育局舉重中心主任,2011年11月20日擔任國家男子舉重隊第三訓練組組長。自2011年底起,他一直堅守在工作崗位上,春節期間仍帶隊訓練,而倫敦奧運會是梁小冬第一次參與備戰。「從來到國家隊起,他就一直堅守在工作崗位上,他真的是累死的……」國家舉重隊教練賀益成悲痛地說。目前,國家舉重隊已經恢復了訓練,但隊裡氣氛頗為沈重。

28日中午,國家體育總局舉摔柔運動管理中心主任馬文廣、湖南省體育局副局長熊倪以及舉重隊20餘名隊員前往八寳山殯儀館,參加梁小冬遺體告別儀式。簡短但隆重的告別儀式讓眾隊員淚流滿面, 李萍、龍清泉等數名湖南籍隊員更是泣不成聲。紅腫著眼圈的馬文廣同梁小冬教練家屬致意時幾乎心痛到無話可說,「節哀」之後仍是「節哀」,最終留下「鼓舞我們為備戰倫敦奧運會繼續努力,完成梁小冬同志未競的事業,展示中國力量為國爭光」的悼詞。隊員們也表示「要化悲痛為力量。」

質疑

金牌至上已根深蒂固 過年加練慣例遭到質疑

身患先天性心臟病的中國舉重隊教練梁小冬在大年初一的猝死,確實是個令人心痛的意外。如果他不是國字號教練,沒有「一舉定奧運」的壓力,不用在辭舊迎新的除夕還忙活到凌晨,如果他像普通人一樣過著朝九晚五的生活,52歲應該不會是他生命的終點。

一個中年人的猝死,哪怕是因為工作操勞、太過辛苦,本也沒有被放大的必要,但因為發生在本該闔家團圓的中國新年期間,難免會讓人道出「生命高於金牌、高於一切」的基本事實。更何況「回家過年」這個再樸實不過的願望,對許多國家隊的運動員、教練員來說,的確是只能想想而已的奢侈品。

「過年也訓練」、「過節不回家」,常年來一直是媒體渲染國家隊頑強拚搏、刻苦訓練的最好例證。舉重隊的新人伍超年僅20歲,居然已有10年沒有回過重慶老家。運動員、教練員為備戰奧運主動放棄回家過年本無可厚非,但多年來,過年堅持訓練已然成為國家隊雷打不動的鐵律,以彰顯運動員異於常人的刻苦和頑強,就有些讓人難以接受了。看著無數國家隊運動員在微博上傾訴思鄉之苦,表達無法與父母、孩子共度新年的難熬,不能不讓人感慨,國家隊的中國新年在缺少「年味」的同時,似乎還少了點「人情味」。

而這和中國競技體育圈多年不變的「金牌高於一切」的價值觀是密不可分的。

北京奧運會上,中國體育代表團歷史性地登上金牌榜首位。在那之後,國家體育總局也表現出從體育大國向體育強國轉型的渴望,並在全民健身領域作出不少切實可行的努力。但這顯然不足以扭轉「金牌至上」在競技體育圈內的根深蒂固。不久前結束的全國冬運會上,男子1000米短道速滑決賽中驚現「保送冠軍」一幕,便是對錦標主義氾濫最好的佐證。

在這樣的氛圍裡,「放棄過年與家人團聚」,儼然成了運動員走向巔峰必須的付出。儘管人人都清楚勞逸結合的道理,都知道給幾天假期、回家看看家人,非但不會影響冬訓的完整,說不定還能激發出更多的動力。只是在把奧運冠軍視作終極奮鬥目標的價值體系裡,沒有幾支國家隊願意作出「放假」的嘗試。

中國人過年的方式正在隨著時代的發展而改變,但對團圓的渴望卻一如既往。而金牌在國人心目中的地位亦在悄然改變,其振奮民族精神的作用正在被運動員個人價值的體現所替代,國人更喜愛那些個性鮮明的優秀運動員而非只會爭金奪銀的運動機器,但遺憾的是,觀念的改變並不能動搖體育圈的「唯金牌論」,國家隊的運動員每到過年依然需要忍受「倍思親」的苦楚。

無需給一次意外的猝死上綱上線,但中國體育早就該給「金牌」鬆綁卻是不爭的事實。讓運動員、教練員過上一個更有「人情味」的中國新年,或許可以視為鬆綁的第一步。

現狀

應付領導視察 運動隊過年「不放假」

記者前兩年的除夕都是在運動隊度過,雖然人多、熱鬧,晚會也很精彩,但一個隊員的話讓人難免傷感,「隊裡再熱鬧、人再多,也比不上回家陪爸爸媽媽包餃子看晚會開心。很多年過年沒在家過了。」過年期間為什麼不放假呢?

體育總局局長劉鵬大年初一到擊劍隊視察,副局長段世傑初四到射擊隊慰問,上海體育局領導初一到男排女排探班……運動隊接到通知後不敢放假。排球隊員A說:「本來說好初一初二放假,領導一來,兩天假變成一天了。」某奧運項目國家隊運動員說:「今年是奧運年,可能領導在家過年也不踏實。就算他本意只是想來看看大家,但到隊裡總不能見不到人吧,肯定要做做樣子訓練。」另一項目的隊員感嘆道:「領導也不容易,大過年還得往外跑。其實大可以年前探望,或者初六初七再來,這樣大家都能好好過年。」

另外,對於狀態的保持,運動員也有擔憂。一位奧運冠軍對記者說:「一根線斷了,再接上也有結。」他的意思是,如在系統訓練中放假幾天,自然會影響狀態,不過老隊員調控能力比較強,影響會少。「像體操、跳水這種技巧性項目,放假半個月,可能連跳都不敢跳了。但我們沒有太多要求,過年放5天還是比較合理吧。」某國家隊隊員C表示。一位已退役的隊員表示,自己就是受不了管理,去年離隊另尋出路的。「有時初一雖然不練,但會讓我們打籃球保持運動量。有一次實在憋得不行,我就撒謊跑了,回來後狀態比之前好多了。每年過年都不讓回家,在那兒浪費時間,心情很差。「他說。

不僅是運動員,運動員的家人也是一肚子苦水。一位前跆拳道國家隊隊員的妻子告訴記者:「他在國家隊時基本每年過年一天半的假期,3年左右見一次家人,今年是他在家住得最久的一次。好在他已脫離了這個行當。我很尊重運動員、教練,但厭惡很多制度。過年訓練,我老公覺得根本不必急於這幾天,只不過是做表面工作。」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