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曾經考慮從美國進口麻雀

2012-02-16 15:20 作者: 鐘波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北京300萬人總攻麻雀

1958年消滅19.6億只麻雀,那可不是簡單的事情,真正是驚天動地、勞民傷財、禍國殃民的大事。請看《中華人民共和國風雲實錄》第538和541頁的部分內容:

[北京300萬人總攻麻雀

4月19日,首都圍剿麻雀總指揮部發布總攻令,從今天起,近300萬人苦戰3天,全面圍剿麻雀。

圍剿麻雀的作戰方針,是根據麻雀的習性和弱點決定的。主要採用轟、毒、打、掏兼施並用的綜合戰術,在3天的作戰中,每天早5時至8時半,下午4時至7時半,組織人力轟趕,上午8時至下午4時進行搜捕,晚8時至10時進行掏窩。據不完全統計,全市劃分了大小500個戰區,設置了近1000處施放毒餌的誘捕區和近500處火槍殲滅區。全市集中了約8000支火槍,供應70萬顆爆竹和近2000斤毒餌。

19日清晨4時左右,首都數百萬剿雀大軍拿起鑼鼓響器、竹竿彩旗,開始走向指定的戰鬥崗位。830多個投藥區撒下了毒餌,200多個射擊區埋伏了大批神槍手。5時正,圍剿麻雀總指揮王崑崙副市長一聲令下,全市8700多平方公里的廣大地區裡,立刻鑼鼓喧天,鞭炮齊鳴,槍聲轟響,彩旗搖動,房上、樹上、街上、院裡到處是人,千萬雙眼睛監視著天空。假人、草人隨風搖擺。無論白髮老人或幾歲的小孩;無論是工人、農民、幹部、學生、戰士,人人手持武器,各盡所能。被轟趕的麻雀在天羅地網中到處亂飛,找不著棲息之所。一些疲於奔命的麻雀被轟入施放毒餌的誘捕區和火槍殲滅區。有的吃了毒米中毒喪命;有的在火槍聲裡中彈死亡。

為了摸清「敵情」,圍剿麻雀總指揮部派出數十輛摩托車四處偵察。解放軍的神槍手也馳赴八寳山等處支援殲滅麻雀。市、區總指揮、副指揮等乘車分別指揮作戰。中央新聞記錄電影製片廠派出14個攝影隊,拍攝首都人民大戰麻雀的情景。

21日晚10時,圍剿麻雀總指揮王崑崙在廣播中宣布:首都全民動員,一致行動圍剿麻雀的戰役勝利結束。據北京市圍剿麻雀總指揮部截至晚12時為止的不完全統計:從19日至21日3天共消滅麻雀401160只。很多地區已經看不到麻雀。]

在《人民日報》1958年4月22日第一版《首都人民除四害戰鬥一大勝利 三天殲滅麻雀四十萬隻》的報導中,特別提到:

[中國科學院有兩千多科學家和工作人員參加了戰鬥。鳥類學家鄭作新一面指揮一面轟趕。科學家華羅庚、錢學森等今天早晨不到五點就帶著「武器」進入了「戰區」。]

眾多科學家,包括公開反對除麻雀的頂尖級鳥類學家鄭作新,以及從美國回來的頂尖級科學家華羅庚、錢學森,也必須花費時間、精力參加這種缺乏理智害鳥害人害己的活動,這種毛澤東獨裁地做主一切領域的社會主義社會之可惡,於此可見一斑。

《北京晚報》2007年12月9日第28版蔡良的文章《回憶全民斗麻雀》說:

[喜鵲、鴿子、烏鴉是人們不願意消滅的鳥類。但是,在1958年,它們也在驚慌之中,部分地成為麻雀的陪葬品。

……某政治家說,假若科學研究證明麻雀有益。那時,我們可以從美國進口麻雀。]

蔡良文中透露發出「我們可以從美國進口麻雀」聲音的某政治家,舍毛澤東其誰?

(原文以毛主席稱呼毛澤東)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