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其實是一個巨大的戲棚(圖)


大型話劇《天朝1900》
大型話劇《天朝1900》劇照(看中國配圖)

7月21日北京暴雨成災,交通癱瘓,市民死傷慘重,引起海內外廣泛關注。今天的中國觀察,要為大家介紹有關北京暴雨成災的分析評論。

香港《蘋果日報》署名張華的評論稱:「中國其實是一個巨大的戲棚,一切都只是佈景板,短時間內用完就算了。在風平浪靜的日子,那些世界最長大橋、最高大樓、最快高鐵、最大劇院等,光彩奪目。但大地震、暴雨等過後,豆腐渣學校、豆腐渣大堤、豆腐渣公路就原形畢露,還有舟曲泥石流、湖南鳳凰大橋,以及樓倒倒、樓歪歪,而北京、濟南、廣州、武漢、長沙、南京、成都、重慶等到處是水浸,這些都是被強行‘卸妝’後露出可怕真面目的代價。」

香港《東方日報》「神州觀察」的評論稱:「說到北京城市建設,無論規模還是投入,均為神州之冠,光打造奧運城市就花了近千億元。然而,這些用真金白銀堆起來的形象工程,只為官員帶來光彩,卻解決不了老天爺出的難題。一場暴雨令城市排水系統的千瘡百孔暴露無遺,這些年北京修的道路蓋的高樓,難計其數,但排水管鋪了多少,水泵站又建了多少呢?」「法國文豪雨果說過:‘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當今中國城市最脆弱、最無濟於事的就是下水道。城市沒有良心,是因為官員沒有良心,他們愛做表面文章,為了拚政績陞官,寧可在公路上貼金鋪銀,寧可將衙門建得媲美白宮,也不肯對下水道加大投入,因為下水道建得再好也看不見。」

香港《明報》署名潘小濤的評論稱﹕「‘中國模式’的最大特色就是‘黨國體制’。在此體制下,中共以黨代政、以黨領政,從省委書記到鎮委書記,各級黨委‘一把手’對政府財政支出有很大支配權,一個人就可決定公共工程的數量、類別等。由於缺乏監督制衡,他們必然更多的考慮個人利益,優先開展那些看得見的公共工程,以此作為升職本錢。在此情況下,各級‘一把手’必然拍板興建最長大橋、最高大樓、最先進地鐵、最新穎劇院等,甚至不惜代價拆毀舊城區,務求短時間內建好新城,讓外界看到他們治下的舊城換新貌亮麗政績。相反,對於看不見的供水和排水系統,雖然是很重要的民生工程,甚至人命攸關,但各級官僚絕不願意主動投入更多公帑去加以改善,只要排水系統能滿足起碼的需求。」

香港《蘋果日報》署名李平的評論稱:「對於公布天災人禍中的遇難者名單,內地當局一直持排斥態度。就算2008年四川大地震,當局第一次為在自然災害中死亡的平民在全國降半旗致哀,一樣未公布遇難者名單。尤其甚者,多名調查遇難者名單的維權人士還被拘捕、判囚。」「每逢發生重大的天災人禍,內地傳媒首先出現的名單仍然是官員的姓名,要麼是發出指示的領導人名單,要麼是陪同領導人到現場的官員的名單,其中顯示的是官本位觀念,顯示的是對遇難者的不尊重、對生命的輕蔑。」

新加坡《聯合早報》署名易憲容的評論稱:「面對如此嚴重的災難(不管是天災還是人禍),政府卻不讓社會來反思與分析,不讓媒體來報導。事件後,已有的公開信息僅是些所謂的正面報導。既沒有政府組織機構對暴雨災害損失寫出的詳細報告,也沒有看到有份量的反思文章。官方與公共媒體都對這次重大災害事件,採取了冷處理的辦法。其實,暴雨之後,整個社會所關注的不是出現的問題有多大,生命與財產損失有多少(當然這些東西也重要),而是關注這些問題的根源在哪裡?」

香港《太陽報》「華夏透視」的評論稱:「如果將強國興邦的夢想建立在多災多難的基礎上,建基於老百姓的生命與眼淚之上,這樣的強國夢是否太殘忍了?遺憾的是,從四川地震到舟曲泥石流,從山西礦難到京城洪災,從食品危機到重金屬污染,中國老百姓遭受的災難一個接一個,但有誰從中吸取了教訓?國家又是否在災難中獲得新生呢?每次喊出‘多難興邦’之後,又是新一輪的災難降臨,更多的民眾倒在血泊之中,這到底興的是哪門子邦!」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