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嶠猜謎成佳婿(圖)


溫嶠是晉代的才子,二十三歲那年進京趕考,只顧趕路,錯過了宿頭,來到一個前不歸村後不歸店的人家投宿。這家只有母女二人,女兒穿的粗布衣裙,卻長得十分美麗。老媽媽問過溫嶠的來意後,便命女兒收拾出一個房間讓客人安歇。溫嶠進了這個房間,見牆上掛著幾幅字畫,倒也清雅,他掌燈細看,發現在一個條幅上用秀麗的字體寫的竟是一條字謎:

一間大廈空又空,裡面倒吊齊桓公。

溫嶠想了好長時間也沒有猜出來,不由得自嘆:在家人都叫我才子,可來到這深山腳下,卻連這字謎都猜不出,真是天外有天啊!不覺又順口吟道:

天無涯學亦無涯,書到用時方恨少。

他在反覆吟詠著想下聯的時候,那位姑娘給他送茶來了,她聽了溫嶠念著這句上聯,便在轉身走出去時假裝不經心地說了一句:

細無度精亦無度,事非經過不知難。

溫嶠一聽,這不正是對著他吟的那句上聯說的嗎?不禁對這位女子更加傾慕起來。

第二天早上,溫嶠要算帳向母女告別,老媽媽不但不收他的錢,反而為他置備了一桌可口的家常飯來招待他。飯後,又拿出女兒寫好的那副對聯下句,下面署名「玉香」,遞給溫嶠說:「公子願意寫出上聯嗎?」溫嶠喜出望外地拜說:「晚生恭心奉命。」便在玉香早已備好的紙上寫下了他昨晚吟的上聯。老媽媽把這一副對聯掛起來,便說:「我看你們是天生的一對,公子如果願意,我就收你做我的女婿了。」溫嶠心裏又高興又不好意思,便說:「媽媽,我還沒有猜出那個字謎呢!」玉香一聽,便含羞地說:「那是一個'原’字。」溫嶠又問:「為什麼要單出這個字謎呢?」

玉香說:「'原’為人倫之本,萬福之源,齊桓公名小白,齊桓公的名字倒過來寫,便是'原’字的下邊了。」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