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留學生的生活親身感受


我在三峰日本語學校讀書的這段時間,和世界各地的學生在一起學習日語,課餘時間也和不少日本人打過交道,我不由感慨:中國經過三十多年的改革開放,基礎設施已經相當發達,許多方面可以和西方媲美。但缺乏的是文明和秩序,以及日本式的紀律。在日本生活的這幾天,日本人的紀律全世界有名,他們認為遵守規定是天經地義的事,久而久之就習慣成自然了。我在日本時看過一個報導:在去東京機場的公路上,進城方向堵得一塌糊塗,而出城方向卻很暢通,路中間並沒有隔離帶,想超過別人是很容易的一件事,但日本的駕車者就是那麼耐心地排著長隊,不會去借道超車。

我居留東京時住在市中心的赤阪一帶,那裡的街道十分狹窄,根本比不上北京,有的只能容下一輛車通過,所以有許多單行線,坡度還很大,上上下下,卻沒有北京那樣堵車,車速還挺快。這就是因為日本人行車規矩,該加速時加速,應慢行時慢行,還不會亂停車堵塞要道。

有一個笑話生動地說明瞭中日駕車者的區別:在一個有100個車位的停車場中,如果美國人停車只能停80輛,因為他們的車太大;日本人卻能停110輛,因為他們會利用空間;換了中國人只能停兩輛,一個堵在進口,一個堵在出口!

在北京,我只憑遠遠一望,就能判斷出那些正在過馬路的旅行者是哪國人。同樣是亞洲人,被導遊領著過馬路,如果像羊羔般一個挨一個整齊走的肯定是日本人,而東一個西一個散兵游勇式的不用說就知道是中國人。再作一個非常簡單的測試:在一個設有交通信號燈的路口,即使當時一輛車都沒有,還耐心地等待綠燈亮起才通過的,一定是日本人。

行人遵守交通秩序,執法者更應該起表率作用,日本人就是這樣。在東京,我看到的是騎自行車巡邏的警察,在紅燈前規規矩矩停下來。而那裡的汽車也是讓行人先行的,這是文明社會不成文的規矩。而在北京,警察卻可以開著警車,公然在天安門旁邊國家大劇院的人行道上與觀眾爭路。面對擠上來的警車,人們紛紛側身列隊為其留出開過去的空間。我儘管很氣憤,但也只能乖乖地讓警察大人先行。

我聽三峰的講師說:"日本人講規矩還鬧出過笑話。在京都,有一個被追急了的小偷跑進附近一所民宅,三個警察追到屋門口,為了嚴守入室的規矩,脫下鞋後才進屋,結果耽誤了時間,讓小偷跑掉了"。中國人會覺得這事過於荒唐,然而在日本人看來,卻是值得的,理由是:不能讓社會沒了規矩。

遵守紀律、照章辦事已滲透到了日本人的骨子裡,成為他們的行為準則。即便押送國家要犯,當執法車隊經過高速公路收費站時,開道的摩托車、警車、囚車在收費站口一樣會緩緩停下,依次辦理交費手續。

無論何時,只要去做同一件事情,日本人肯定會規規矩矩地排起隊,絕不會有人上前插隊,因為那會令人不恥;乘上下滾輪電梯時,前面的人肯定都會靠左邊站立,留出右側供他人行走,絕不會並排站立,因為這是禮貌;交通擁堵時,看不到駕駛者搶道並線,或者按喇叭,因為這是公德;訂好的約會,無論是政界要人社會名流,還是普通市民,肯定都會準時到達,不會遲到,因為他們不想浪費對方的時間。

在公共場合,日本人會觀察周圍環境,不是僅僅想到自己,還會想到別人,不做妨礙別人只舒服了自己的事,那真是值得國人學習的地方。

乘飛機時,如果左右兩邊都是中國男人,儘管他們不胖,你可能也會覺得座位很擠。因為他們會把兩邊的扶手都佔著,再把雙腿叉開甚至越過你座位的邊界,頓時使空間變得狹小。

假如兩邊是日本人的話,同樣的空間就會變得很大,因為他們會雙腿雙臂併攏坐在那裡。一位中國的老人在下了飛機的時候,不由的感嘆被我聽到,"一個注重社會公德的民族是值得尊敬的"。

事實上,日本政府和相關機構相當重視國民的公德培養。東京地下鐵路公司為此會在車廂內張貼大量"不准使用行動電話"以及"不准以背部阻塞通道"的告示,他們還會寫出有意義的海報,如"讓座給更需要的人士"、"向人微笑以示謝意"、"站直身子保持眼神接觸"等等。日本的公德熏陶是潛移默化的,既有必須遵守毋庸置疑的規定,又有鼓勵性的提示,而不需要中國式五講四美大規模的宣傳運動。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