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1989年後不再相信共產黨


中國著名作家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引發法國輿論的高度關注,法國八九大街網站創始人之一,法國解放報前駐京記者哈斯基曾經多次向法國讀者介紹莫言的新作,並且親自採訪過莫言,哈斯基本月12日就莫言獲獎發表文章標題是: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 ,曾經吃碳灰的作家。

文章開門見山的寫道,中國終於獲得了一個可以張揚的諾貝爾獎 ,中國官方人民日報在稱呼莫言為中國第一個諾貝爾獎得主時顯然是有意遺忘目前依然被關在獄中的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 ,十二年前 ,另一位法籍華人,高行健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時,哈斯基當時還是解放報駐北京記者,中國媒體沒有任何祝賀的聲音,原因是高行健流亡法國多年,他的作品在中國長期被禁 , 而今天的莫言則不同,他的作品,除了《豐乳肥臀》2001年剛出版時曾經遭禁之外,其餘的作品沒有遇到任何麻煩 , 莫言本人還是中國官方組織,中國作家協會的副主席。

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當之無愧

作者評論說,莫言是一個自由人 ,是一個頭腦自由,下筆自由的作家,他的作品是如此的豐富獨特,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當之無愧。2004年時,哈斯基曾經走訪了莫言 ,因為他當時難於理解莫言這樣的一名作家居然是一名中國共產黨黨員,並且還居住在一套發給軍隊退役軍人的居所內 。莫言在訪談中平靜地表示,他是一個農民的孩子,五十年代,大躍進,大飢荒的年代曾經因飢餓難忍而吞食炭灰,這段經歷還為以後的短篇小說集《鐵孩子》提供了素材 ,莫言說,是中國軍隊救了他, 是軍隊教他學會了寫作,也是在軍隊的文藝團裡他逐漸學會了欣賞藝術。作者評論說,這對法國人來說似乎有些不可思議,但這卻是一個真實的中國故事。

莫言是在軍隊開始寫作並且發表的,莫言接受採訪時還表示,他依然是共產黨黨員,儘管他對中國共產黨已經失去了信心,當記者詢問是從何時開始對共產黨失去信心時,莫言回答說,從1989年開始,也就是說,在六四天安門事件之後,莫言表示,他之所以繼續保留著共產黨黨員證,因為他不想增添不必要的麻煩。哈斯基表示,他當時的採訪都錄了音。

哈斯基評論說,莫言是一個自由人,同時也十分忠於這個國家,儘管他在作品中也不斷地對這一國家的政治體制給予尖銳的批評。莫言在作品中經常辛辣地諷刺中國官場的官僚作風, 貪污腐敗以及裙帶關係,那些批評莫言的人們往往譴責莫言只攻擊地方官僚,而從不攻擊中央政府, 批評他依然保留中國農民的傳統封建思想,那就是皇帝是好皇帝,問題出在奸臣身上。

批評莫言的人們還譴責他不僅從未發表任何捍衛遭迫害的中國異議人士的言論, 而且還總是站在政府的一邊,例如2009年在法蘭克福書展上, 莫言就曾經因抗議德國邀請中國異見作家與會而退出書展,也同樣由於上述原因,中國國內許多異議人士都批評諾貝爾獎評委將文學獎頒發給莫言,哈斯基評論說,我們或許應該等待莫言在諾貝爾文學獎頒儀式上將發表什麼樣的演講再做定論 。

莫言的最佳作品之一《酒國》出版於1989年天安門事件之後不久,作品描寫的是共產黨官員如何吞食燒烤嬰兒的故事,作品的象徵意義是顯而易見的,而莫言最近出版的小說《蛙》,更是對中國政府推行的獨身子女政策的一大辛辣的諷刺 .

莫言作品的所謂的魔幻現實主義風格同某些拉美作家的風格頗為相近,法國文學界也將莫言同法國十六世紀文藝復興作家拉伯雷相提並論。要理解今天的中國, 理解這個經濟增長令人目眩的國家中的那些被飛速的車輪無情的碾壓的普通中國百姓,就必須閱讀莫言的作品。

作者最後指出,諾貝爾文學獎使外界能夠更加近距離的傾聽莫言這一來自中國的另一種聲音,這一聲音不同於依然被關在監獄中的劉曉波的吶喊聲,他來自位於中國社會底層的普通老百姓,他們已經不再相信中國共產黨的那一套。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