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明:中共垮臺的一切條件已具備

2012-10-18 04:25 作者: 蘇明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前兩天偶然讀到了一篇小短文章,作者自稱是一位沒心、沒肝、沒肺、我行我素、與憂和愁都無關的人,在一家商場做收銀員的工作。作者寫道:有一天,一位白人的女士在付賬的時候問作者,共產黨還開槍殺人嗎?作者楞了一下,那女人接著又問,你是共產黨嗎?
中國省部級落馬官員貪後仍能獲晉升

作者寫道:我當時嚇得腦袋一片空白,全身似乎都散了架,失去了直覺。那女人見作者一言不發,於是又問,你憑什麼到我們加拿大來?作者此時似乎是冷靜下來了,準備戰鬥。於是問那女人,你剛才問我什麼來的?女人回答說,我問你們共產黨還開槍殺人嗎?作者回答說,殺呀,只要誰敢先向他們開槍,他們就一定會還擊。

女人問,你是共產黨嗎?作者回答,想呢,但是他們不要我。女人說,你為什麼要到我們國家來?那女人走了,作者得到了掌聲和擁抱,並且認為自己很英勇,文章自此結束了。

從整篇文章的主題上看,作者認為加拿大的種族歧視很嚴重,有必要交給中國人如何英勇的與種族歧視做鬥爭。但是從作者的英勇鬥爭之中,其中並沒有種族歧視的跡象,白人女人痛恨的是共黨開槍殺人和共黨,作者是站在了共黨的立場上英勇的回擊。這段對話當中沒有種族的內容,所有的僅僅是人性和獸性的對白。

本人不明白的是,中國人為什麼要心甘情願的背上共黨的罪惡和臭名,還要英勇的去為共黨辯解。俗話說,至親莫若父子,無論是父還是子有一方犯了罪,另一方還要大義滅親,難道共黨對一些中國人來說真的就比爹娘還要親嗎?

六十多年共黨在中國人的心裏播種著仇恨,宣傳鬥爭,其本意就是凡是反共的人和事,中國人就要去仇視去鬥爭;凡是屬於國家的軍隊,軍人們只服從正義的命令,拒絕執行違反憲法的命令。具有濃厚的忠君思想的中國古代的軍人們,也遵循著一條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宗旨。

這就表現出兩個意思,一是將士們受命外出征戰,一切軍事的計畫和行動,最高權力不得干預;二是拒不接受最高權力者發自於喜怒哀樂,以情感為出發點的命令,只接受理性的命令。

據說現在海外的中國人多達五、六千萬,如果說有著上述這位作者心理的中國人僅佔萬分之一的話,就足以解釋了為什麼近十多年來,各移民國家的政府和人民對中國人是越來越冷淡、排斥,甚至出現歧視的原因了。由衷地希望那些近二十年來畢業於所謂名校,又弄了一大堆碩士博士頭銜的同胞們能夠查一下詞典,看一看歸化這個詞的確切的意思是什麼?

在三千多年中國有文字記載的歷史當中,始終貫穿著中國讀書人的天職,那就是替聖人立言,為民代言,甚至不惜文死諫、武死戰,站在了社會道義和良知的立場上直接和當權者、和皇帝犯顏相爭。

幾千萬所謂名校畢業的讀書人們,既然不能在中國大陸推行普世價值,促成民主和法治,那麼來到了民主自由的國家,也至少應該認同所在國的價值觀,不要成為該國中的另類,否則招來排華和種族歧視就是必然的。共黨和法西斯主義、恐怖主義並列,同是全人類的公敵。被共黨奴役了六十多年的中國人難道也要步公敵的後塵,做人類中的另類嗎?

說到歧視,其實中國人是同文同種相互歧視的典範。香港人看不起大陸人;廣東人看不起外省人;上海人把上海以外的人一律叫做鄉下人;大城市的人看不起中小城市的人;中小城市的人又看不起鄉鎮的人;城鎮的人看不起農民;漢族人看不起少數民族;吃飽了飯的人看不起餓肚子的人;口袋裡有了幾塊錢的人看不起窮人;沿海地區的人看不起內地人;經濟較好地區的人看不起落後地區的人;吃皇糧的人看不起干其他工作的人;讀了幾天書的人看不起識字不多的人;買了豆腐渣房屋的人看不起租房住的人;有海外關係的人看不起沒有海外關係的人;做官的看不起老百姓;經商的看不起打工的;白領看不起藍領;甚至還有子女看不起父母。

中國人恨日本人似乎是情有可原,可是打敗日本的中華民國的國軍又得不到大陸人的尊敬。中國人看不起周邊的國家的人,但對於英美等富強國家則是既恨、又愛、又怕被人家看不起歧視。共黨的戶籍制、等級制、特權制,前三十年人與人斗的所謂階級鬥爭和共黨至今仍在宣傳挑動的仇恨心理,以及六十多年國家經濟和人民生活水平發展的極不平衡。

我們也可以認為這是共黨有意造成的這種不平衡,以此來造成和滿足一些中國人整天搜腸刮肚的去尋找各種理由,去表現出自我優越感,從而作為看不起別人的依據。所謂的中國人,一個人是條龍,兩個人是兩條蟲,三個人就打成一鍋粥的說法到了今天,能夠氾濫成災的根源則是共黨有意在毀滅這個民族。一個連自己的同胞都在相互歧視的民族,當然疑神疑鬼,也怕被別人歧視了,所謂五千年的文化所體現的那是民族精神和民族的風範。

如果說中國大陸的中國人今不如昔的話,聽上去像是在侮辱中國人。但是謙卑、寬容、上進、勤勞的傳統又在哪裡呢?中國大陸的經濟依然崩潰了,十年一次黨內的交接班會議能否開的成,連胡錦濤也說不准,從來認為經濟是基礎的共黨把經濟搞垮了,其存在也就沒有了基礎。

古今中外所有的當權者們所力爭的那是民心,是以民意為基礎的。共黨們是把民意給代表走了,於是就把經濟當作了基礎,這是本末倒置,所以說共黨不得民心早已成為了事實。那麼共黨賴以生存的這個經濟的所謂基礎,又被共黨搞崩潰了。共黨繼續當政,或者繼續存在的合法性也就完全的喪失掉了,所以說共黨垮臺的一切條件都已經具備了,而且隨時可能發生。

至於科學發展觀的提出應該是出自於人文主義,也就是產生於人的理性,而不是人的激情和狂妄,共黨堅持不懈的愚化、毒化、奴化和妖魔化國人,鉗制人們的思想和言論,這不僅僅是表現出共黨們的無理性,更是扼殺了國人們的理性,無理性便無科學,無理性的共黨們卻喊出了科學發展觀的口號,即便僅僅就是一個口號,也足以令有識之士們噴飯了。

共黨必將滅亡,許多人絲毫不懷疑這將是個事實,這就好比一個新出生的嬰兒,正在一步一步地走向死亡是一樣的,雖然聽上去殘酷,但卻是個必然的事實。民主國家多黨競爭制,無論是哪個黨獲勝當政都會興奮不已,然而當政一屆、兩屆或者三界以後又必然會被選民們拋棄。

勝選的政黨都想永久的當政,但是這個世界的規律沒有一成不變的永久真理,更沒有永運正確的幫夥,自身不求改變,不求進取,那麼民眾就去改變你,如果對國民犯下的罪,人民還會去清算。

共黨是可以不負責任的任意胡為,但是中國人會認真負責任的去追究和清算共黨們欠下的每一筆債。就以釣魚島為例,胡錦濤發表了個被多次刪改的講話,語言不清的不知站到了什麼樣的立場上,日本政府就花了兩千六百萬美元買下了釣魚島,釣魚島正式歸日本政府管轄。

共黨的外交部發言人是又嚴正了一通,並且說要派出漁政船去釣魚島宣誓主權。二十四小時以後日本政府發表聲明說,在釣魚島的海域沒有發現中國大陸的任何船隻,然而中國大陸一些城市又有人上街抗議日本,並且表示應該對日宣戰。

在東海南海的主權問題上,共黨的那支據說強大了的海軍估計作戰能力始終不如漁政船,所以是從來不露面。做極權政權下的中國人難,不知真相就去愛國,極容易被控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從毛澤東、周恩來到江澤民、胡錦濤,哪一個不賣國呢?

六十多年國家領土領海被賣出去至少四百多萬平方公里,民間發起了保釣行動,亂世之下,共黨們是自顧不暇,民間得到了一些言論的自由的空間,自由思想、自由言論,是基本人權之一,我們可以不同意某個人的觀點,但是我們必須尊重他有自由言論的權利。

目前共黨內部究竟亂到了什麼程度上,事實真相又是什麼?我們並不知道。九月的十一日共黨外交部發言人對記者提問,說習近平是否還活著的時候,回答是:我希望你提嚴肅的問題。答非所問。其實這位發言人也並不知道真相,只能是以這種方式面對媒體和公眾的疑問。

共黨關上門,內部打了個你死我活,又挨著老百姓什麼事了呢?對北京市民的監控反而是更嚴了。自進入這個九月份以來,國家安全部的人是走街串巷,到各個居民委員會,點名要找海內外的異議人士、本人或家屬去談話,因為他們奉命要保衛十八大,於是就去各家各戶警告、騷擾、威脅一番。

為了這個十八大,共黨內部鬧了個雞飛狗跳,又攪得全民不安,那麼十八大開了以後,國家與人民究竟是受益還是受害呢?毋庸置疑,受益的是指爭上了座次的共黨們,而受害的依然是國家和百姓。十八大,顧名思義,類似的黨會已經開過十七次了,我們不妨回想一下,有沒有過一次共黨開完了會以後,國家被禍害的程度稍微有所減輕,人民遭殃的程度稍微有所減少呢?

俗話說,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國家的破敗,民憤的激烈,無一不是與共黨的破壞有著直接的關係。如果十八大能夠開成,無非就是加深了國與民更深重的災難。而目前的情況誰又能說的准,十八大開的成,或者是開不成呢?開的成不過是一個人、一個幫夥的勝利,而開不成也未必是件壞事。

近日有報導說,珠江三角洲的工業已經是倒閉的很嚴重了,高速公路上見不到幾輛貨櫃車在賓士,打工妹們也不見了,跨國公司是紛紛的撤出,東莞市變出了空城。當工廠倒閉,人們大量失業的時候,共黨還能拿出什麼去證明盛世和輝煌呢?同樣的道理,當共產主義被公認是人類公敵的時候,共黨成員們又如何去證明自己不是人民的敵人,而是人民的青天和救世的明主呢?

北京市的公安局宣布,今年上半年有六十萬人離開了北京,而下半年僅七、八兩個月,就又有一百五十萬人離開了北京。儘管下半年是因為十八大騷擾的緣故,強制遣送走了許多上訪告狀的冤民們,但是這兩個數字也證明了工商業的倒閉和大蕭條,人們沒有了謀生之路,只好離開。

這幾年有人是大批中國崩潰論,其實持崩潰觀點的人,指的是中國大陸經濟的崩潰和共黨政權的即將崩潰,沒有一個人說過中國會崩潰。近日有人做個調查,說就在最近這五年的時間裏,中國大陸一共倒塌了三十七座橋,而每座橋的造價都是幾十億元,說明瞭共黨貪腐的瘋狂,說明瞭中國大陸的輝煌是用豆腐渣工程裝飾起來的。

一群匪類們在禍害著國民,居然也能造就出一幫趾高氣揚、自以為是,自以為是來自天朝強國的人的矯情做作、目空一切,實在是令人噁心至極。八月份的一條紐西蘭的新聞報導,紐西蘭政府對中國大陸的留學生檢查,檢查他們的留學簽證,共檢查了二百七十九份簽證,而發現其中的二百三十一份是偽造的簽證,偽造率高達百分之八十。

共黨造假、害國害民,影響著一些人也跟著造假。文革中流傳著林彪的一句話是:不說假話辦不成大事。在當時紅色恐怖的環境之下,人們只能違心的喊幾聲萬歲。本人始終相信,正義的力量是在民間,在毛澤東還活著的一九七六年四月五日,幾十萬民眾聚集在天安門廣場,喊出了打倒現代秦始皇的怒吼。鄧小平搞了六四大屠殺,他在四川老家的祖墳就被當地的農民們給扒了。

胡溫當政的這十年,正是中國民眾公開喊出了打倒共匪的十年,有什麼樣的政府就有什麼樣的人民,這種說法並不對,但是也不是全錯,確實是有一部分人被共產黨愚化毒化的忘乎所以,實在是打算建議一下,那些千方百計尋找自我優越感去和別人攀比的人,不如把看不起的對象定為共黨。

因為本人相信每一位個體的人,無論是在先天形成的自然屬性上,還是在後天造就出來的人性的光彩,道德的力量和對正義的維護上,都有著千百萬倍的優越感去看不起共黨們,去指責、抨擊共黨們。

有人說要想制服共黨那就必須比共黨更流氓,但是我堂堂中華民族不是個流氓民族。我們謙卑,但不會對流氓們謙卑;我們寬容絕對不對流氓們寬容。中華民族是個上進的民族,於是才能創造出民族的文化,共黨們是九十年的時間始終停留在山寨王的盜匪的層次上,對於任何高於他們的精神、心靈、文化、境界的主義和信仰從來是自嘆不如,於是恨之入骨。

共黨不可能滲透中華各民族,中華各民族也恥於與共黨們為伍。中華各民族是中華各民族,共黨那就是共黨,共黨企圖代表一切,只可惜共黨獸性的本質不配混在人的社會當中。為了保持社會的純潔和上進,那就必須清除共黨這群敗類和人渣子們。

謝謝各位聽眾朋友們的收聽,下次的這個節目的時間裏我們再見。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