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裁者朱厚照:從宋徽宗北狩亡國談起

2013-03-24 13:00 作者: 墨黑紙白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導語:最近風聲有點緊,再加上昨晚夢見N頭大蟒蛇追著我咬,看來不宜時評,但又經不起文字在心裏的撓痒,罷了,就拿明朝傳說中「專制、獨裁」的朱厚照皇帝開開刀吧。不過要談朱厚照的一些趣事,還是得從宋徽宗這個亡國之君談起,或許能從中窺得些許文字。

首先我們要先弄清楚題目中的「北狩」是什麼意思。這個徽宗北狩與慈禧西狩其實都一個鳥意思,赤裸裸的說就是逃跑,但是皇家老大能逃跑嗎?不能,所以得扯上一塊遮羞布,於是乎這北狩、西狩等遮羞名詞就出來了。不過我一念起當時流行的北狩一詞,總能想起現在流行的南巡一詞,不過把這倆名字聯繫在一塊,我估計我是活得不耐煩了,所以特別聲明下我只是腦子抽了一下把這倆詞混淆在一起了,絕非別有用心。

簡而言之宋徽宗去北方打獵有個專業名字叫北狩,其實質是被金國俘虜,做了亡國之君。刪減版的介紹完北狩的意思後,我們就該進入正題了。明朝正德年間,朱厚照在王守仁擊退寧王造反後,依然堅持要南下,因為以前幾次想出去玩玩,都被該死的大臣們攔住了,這次說什麼都得去一趟。當然還是要打著平叛的牌坊,其實幹的是南巡的勾當。皇帝遊玩嘛,本來也無所謂的事,畢竟天下都是人家的家事,所以玩玩無可厚非,但「專制、獨裁」的朱厚照南巡比較有趣,所以就值得嘮叨嘮叨。

朱厚照到了揚州以後,又幹起了他的老本行,釣魚。釣出來的魚喜歡開玩笑逗樂官員們,敲上一筆,嘗以此為樂。這次朱厚照又釣到一條大魚,於是開玩笑道:「這條魚,得值500金啊!」江彬這太監(陪朱厚照玩混出來的權姦)一瞅有機可乘,於是就對他看不過眼的一位忠臣揚州知府蔣瑤說:「要麼蔣知府你就買了吧!」朱厚照也饒有興趣的看著蔣瑤。蔣瑤一拍胸口就說:「行,沒問題。」說著轉身就回家說去拿錢。等著看笑話的江彬這下傻眼了。不一會,蔣瑤拿來自家的破首飾、破衣服跟皇上說:「國庫沒錢,我就這些東西,跟皇上換魚玩。」江彬一看就嚇傻了,朱厚照瞅著蔣瑤嘆口氣說:「哥們你別扯了,這魚啊,送你得了。」

要說蔣瑤這哥們真不是蓋的,一些人老吹噓康乾盛世,其實有點扯淡,康熙那哥們開疆擴土這個自不必說,有點盛世的樣子,但對中華主體民族的打壓也不是吹的,這必須也要認識清楚的。而乾隆這哥們就更扯了,連續玩了六次南巡,周圍一大堆拍馬溜須的官員們,動輒就是上萬人的排場,上百萬的花銷,如果清朝不滅亡,還真沒地方說理了。蔣瑤這哥們為什麼牛呢?在朱厚照下揚州的時候,這哥們可不像清朝那群敗類官員們一樣溜須拍馬,變著法的逢迎乾隆,而是直接就給朱厚照來了個下馬威,並立誓就算死,也得把朱厚照趕出揚州。

於是朱厚照一次賣魚不成,沒幾天乾脆派人就開始索要,說:「蔣瑤啊,你看我大老遠的,你不給我弄點瓊花玩玩?」蔣瑤一聽那個氣呀,直接甩出一句:「這個瓊花呀,俺們這以前確實有,不過自宋徽宗那哥們去北方打獵,也不知道這花怎麼回事就絕種了,所以你問我要也沒有。」傳話的人一聽傻眼了,蔣瑤就說:「你就這麼說,有事我頂著。」朱厚照一聽來人的回話,鼻子都快氣歪了,打人還不扇臉呢,你竟然直接拿宋徽宗被俘虜寒磣我?不過朱厚照也不方便發作,但心裏暗暗較勁,必須得讓蔣瑤出點血,不然多丟人啊?傳出去一個皇帝干不過一個小小的知府?上哪說理去?

當然朱厚照也知道人家不歡迎自己,所以也決心拍屁股走人了,臨走前給蔣瑤叫過來:「哥們我不能白來啊?無論如何,你給哥們整點當地的稀罕東西。」大家看到沒?太「專制」了這朱厚照,太「黑暗」了這大明王朝的皇帝,你怎麼能這麼低三下四的跟一個官員說話?你怎麼能夠用商量的口氣問人家要你自家的東西?你還是皇帝嗎?你還是獨裁者嗎?你讓勒哥、林哥、東哥的面子往哪擱?有你這麼黑專制體制的皇帝嗎?你不被清朝無恥史官們黑,你被誰黑?是不是?

所以蔣瑤最後想想不出點血是不行滴,於是給了朱厚照幾百匹布,不過估計朱厚照這哥們也用不大上來。最後歡送宴上,這位「專制、獨裁」的皇帝再一次發飆了:「你們這群當官的,整這麼多大魚大肉,浪費國家糧食,糟蹋百姓心血,你們什麼意思?誠心讓哥們當昏君呢?我不吃了!」蔣瑤一群官們一聽,都狠狠的掐自己大腿一下,自己這不是在做夢吧?朱厚照這哥們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民主了?什麼時候變得這個大義凜然了?什麼時候變得像內褲外穿那傢伙了?不過這是我心裏這麼想的,估計蔣瑤這群官們是怕的很的,想著估計是自己折騰皇帝太狠了,皇帝要是要藉機找茬啊?絕不是玩民主大帝啊?不過蔣瑤這群官們還沒顫抖呢,朱厚照就又一副嬉皮笑臉說:「不如折現得了!」這回蔣瑤他們是徹底暈菜了,這個皇帝有點怪。

但歸根結底來說「專制、獨裁」的朱厚照比起那個不靠譜,亂搞文字獄的乾隆小子還是算明君的,因為無論從哪個方面來說,文明即便死亡也不會落後於野蠻。所以我聽到很多人說明朝怎麼怎麼專制,清朝多麼多麼賢明,我就想抽丫一耳光,你腦子秀逗了?明朝哪個皇帝沒挨過罵?清朝哪個官員不是狗奴才?所以從挨罵的皇帝到滿地狗奴才的對比你就能看出來到底什麼是專制嘛!別以為拍了幾部腦殘的辮子戲,歷史就能隨意被篡改,你當歷史是你家丫頭呢?雖然你一直這麼認為……

所以再有人跟我談起民國專制時,我就想一巴掌胡他臉上,你給我找個學術自由的、思想獨立、私人可辦報、保護私有財產的專制國度了?你要能找出來,我就把去年買了個表送給你!所以生活在狗奴才遍地都是的時代,我不得不思索,中國人為什麼走不出這個圈?是文化落伍嗎?就像有人質問我,你既然說明朝不專制,那它為什麼滅亡?當然包括民國也會有這樣的質問。

我們就談明朝,明朝的滅亡是因為黨爭,這是不爭的事實,很多人罵明朝東林黨,什麼什麼黨的,可你知道這種黨派的分立是文明的進步嗎?你分不清這些,所以你就只能念一個黨好的弱智觀念。明朝那時候出現的黨爭和西方的政黨分立其實沒啥區別,只是玩的太激烈了,不夠成熟,淪為了相互打小報告的低等黨爭而已,就現在的社會而言,那些發達國家,哪一個是一檔獨大的呢?

所以對於一檔獨大的王國,金大元帥就只能開著小破船去征服米國了,果真威武的不得了!當然不得不說明朝的滅亡有天災,有人禍,但總歸是有點民主的味道的,這清朝一來再給你倒退個幾百年,民國進個幾十年,我們再倒退個幾百年,走不出這個圈也就正常了。進進退退,我們已經走到了最關鍵的時期,再亡可就不是亡國這個簡單的事了,而是亡中華主體民族的事了。諸君當謹慎,當加速覺醒,中國不屬於任何一個組織,它屬於每一個中國人!

結語:不管是鞋子也好,還是夫人也罷,我們都該明白,北狩或者南巡其實無非都是一個名詞而已,沒有實質性的改變,沒有徹底放下利益的決心,一切輪迴都是早晚的問題,就算和尚們說沒有XXX就沒有釋迦牟尼也白搭,無非是溜須拍馬,誰又能躲得過歷史的車轍呢?或許多年前的「北狩」僥倖成功值得敬佩,但像乾隆一樣的「南巡」必定早晚滅亡!當痛定思痛,放棄權力的傲慢,給中華民族一個成功過度當民主社會的機會,否則必定挫骨揚灰,此歷史定律,屢試不爽!我億萬國人更當自省,鶯歌燕舞,太平景色只是表象,你真的能夠在各種元素週期表中坐享太平?還是從被製造的虛擬世界中醒來吧!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天涯博客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