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政府通過造城賣地拿走農民30萬億(圖)



圖片: 拆遷隊人員準備拆毀居民的房屋。 (法新社資料圖片)

中國經濟學家吳敬璉表示,近年來一些中國政府機構通過徵購土地,從農民手中至少拿走30萬億元人民幣。

中國湖南「瀟湘晨報」日前報導,中國經濟學家、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吳敬璉在北京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13年年會」上稱,中國舊型的城

鎮化是由賺取土地差價推動的。這些年來,一些政府機構大概從這個差價得到的收入,最低估計有30萬億元。

旅美經濟學者何清漣女士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電話採訪時表示,這個數據即使超過30萬億,她也不覺得奇怪。她說:

「中國政府這些年來一身兩任,一方面從農民手裡強行征地、付一點點錢;另一方面,把土地平整一下出賣,這中間的差價非常巨大,政府的土地財政,拿得就是這部分增值。」

吳敬璉還指出,未來中國的新城鎮化,應該改革土地產權制度。目前分割的產權制度造成農民不願意把土地讓出來,深圳已經在做一些改革試驗,譬如讓一種共營的公司開發城中村,建設成為住宅區。

何清漣認為,吳敬璉提出的改革土地產權制度,即使在深圳能成功,在中國別的地方也沒有可操作性。何清漣說,深圳城中村的蔡屋圍、羅浮區等地佈滿了農民自建的小樓房。近年來,深圳政府一直想從農民手中收回這些土地,但由於農民的強烈抗議,沒有一任深圳市長、市委書記成功過。何清漣說,最後深圳政府和地方農民在一定程度上達成了妥協,但這種妥協卻是別的地方無法效仿的,第一、別的地方的農民沒有那麼強勢;第二、別的地方的政府沒有那麼斯文:

「政府除了用軍隊去把人給殺了,否則是弄不到的,政府現在以不美觀要他們拆,農民就說自己來找(開放商),不要政府當中間商,從中扒掉一塊。而且,農民還可以住在城中心,這種經驗是不可能推廣到別的地方去的。」

報導說,中國土地管理法規定,土地補償費和安置補助費的總和,不得超過土地被徵收前3年平均年產值的30倍。以一畝農地每年產出2000元人民幣計,最高也不過每畝6萬元。但隨著房地產市場的快速膨脹、一些土地的拍賣價格可達到每畝數十萬元,乃至數百萬元人民幣,農民拿到的還不到十分之一。
廣州維權律師唐荊陵對此表示,中國目前的政治體制,決定了權貴階層幾乎獨佔了土地增值部分的財富。他說:

「政治學上有個術語,就是一個國家政治制度的本質公用是什麼,我們國家如果來回答這個問題,就是權貴階層在他們喜歡的時間和地點,幾乎可以取得他們想要取得的任何東西。」

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鄭永年則在會上建議中國推進土地所有制改革,讓農民工放棄土地,成為城市居民,實現居者有其屋,從而釋放中國勞動生產率,以達到高收入國家的水平。

唐荊陵認為,要實現這一點,首先應該廢除目前中國存在的類似種族隔離的「戶籍隔離制度」:

「如果要解決這個問題必須在政治和經濟領域同時進行比較大的改變。在政治上要提高類似農奴階層的農民工地位;在經濟上,像社會保障的均衡化都必須做很多改變,不然像這種城市化就意味著在城市裡面集聚了大量的收入很低的平民,一旦遇到經濟危機,這些人沒有出路的情況下,就必須起來革命。」

中國近年來征地糾紛不斷。就在前兩天,河南鹿邑還發生了當地政府欲徵用該村近500畝耕地,在未與村民達成任何征地協議的情況下,剷去數十畝麥田,以至村民持鐮刀抗爭的事件。

来源:自由亞洲電臺記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