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投資移民詐騙案:受騙者不願配合維權


東方早報:年初曝光的芝加哥會議中心EB-5詐騙案給有投資移民美國夢的人潑了盆涼水,但即便在這盆涼水後,是否能對國內混亂的移民中介進行一輪洗牌仍是未知數。更值得關注的是,眼下不少芝加哥會議中心EB-5詐騙案的受害者並不願意站出來與移民中介據理力爭。

近日,早報記者見到了正在籌劃為這群受害者打集體訴訟官司的美國卓和律師事務所(Brilliant Amity Law LLC)中國首席代表李家成。「在與投資者和中介見過面後,反而讓我有些猶豫,投資者在維護自身權利上比較消極,中介更是牴觸甚至不希望我們為投資者維權。」李家成說。

李家成表示,參與芝加哥會議中心的投資者普遍埋怨中介,但又不敢和中介直接對抗,擔心一旦撕破臉皮,拿不回投資款。

所謂EB-5,全稱為Employment-Based Immigration:Fifth Preference(基於就業的第五類優先移民),其最早始於1990年,是當時美國國會為了吸引外國投資者、刺激經濟而設立的。1992年,EB-5增設了區域中心(Regional Center)計畫,並在去年9月獲得了三年延期。其中,區域中心項目頗受國人青睞,在美國移民局指定區域(高失業率或者農村地區)中投資50萬美元,兩年時間內必須間接或直接創造出10個就業崗位,就能獲得永久綠卡,投資本金在投資期滿5年後返還。

蛇年春節前夕,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對美國投資移民EB-5項目芝加哥會議中心的管理方提出訴訟,指其涉嫌詐騙。大約260名投資人牽涉其中,而其中大多數為中國人。目前每位投資人50萬美元的投資款已確保不會損失,但是數萬美元的手續費可能已無法追回。

EB-5都是私人團體操作

如同海外留學,大部分國內的移民服務均由移民中介提供,原本應當作為一個投資移民顧問的中介,卻逐漸演變成一個銷售項目的中介。

李家成介紹稱,通常EB-5的美國項目方想尋求海外融資,先向美國移民局提交申請,然後再聯繫一些中國或者發展中國家的移民中介推介項目,而中介通常粗略看看項目文件後,覺得差不多就開始賣項目。

「據我所知,沒有中國移民中介在美國對項目進行謹慎客觀的盡職調查,如果去問中介怎麼篩選項目,沒有一個中介說得上來。」李家成說,這些中介非常懂得中國投資者的心理,在拿到項目後,就會舉辦各類推介會,印刷精美的材料,包下好的酒店做宣傳活動,請一些「老外面孔」來做講座,做足表面功夫來吸引客戶,卻不花時間在研究項目上,一個投資顧問變成了銷售經理。

隨便上百度搜索一些目前正在推銷的EB-5項目,可以找到不少被中介描述為與當地政府有關聯的項目,有著「政府擔保」的字眼,而這些恰恰都是針對國人心理設置的。

「中介和美國項目方都非常瞭解中國人的思維,只要和政府掛鉤的都感覺像是買了保險一樣,但實際上,EB-5從來沒有政府項目,都是私人團體在操作,當地政府最多是間接管理,不對項目負責。」李家成說。

除了宣傳所謂的「政府項目」外,中介還傾向於推銷類似於芝加哥會議中心這種參與人數眾多的EB-5項目,而非小而精的項目,因為推廣一個項目的成本很高,所以做大項目更划算。接納人數小的項目很容易在短時間內被潛在客戶訂購一空,可能宣傳成本都收不回。

李家成指出,如果只能容納8-9人的小項目被市場接受,就會樹立一個市場標桿,客戶再也不會去考慮上百人規模但是質量平庸的項目,而且這種小項目必須要進行篩選,容易產生空窗期,而大項目已經被項目方包裝了一番。

另有一點就是高收益率,「芝加哥會議中心項目當初宣傳有超過10%的收益率,怎麼可能?很多做EB-5的公司就是衝著融資成本低去的。」李家成表示,當初美國伊利諾伊州有家農產品企業,做過一次EB-5融資,但之後再也沒有涉獵,因為手續太麻煩太複雜,「我們參與的大部分是不足10人、低收益率的項目,EB-5主要是為了移民,不是投資。270多個官方列出的區域中心中經過我們的篩選可以操作的不到10%。」

「對於芝加哥會議中心這個項目,很多中介說做過認真調查,我不這麼認為。」李家成指出,問題在於這種調查如果只是聽一聽項目方怎麼說的,或者到項目實地看看樣子,那麼這種調查根本沒有意義,以後還會有類似芝加哥會議中心的事件出現。

李家成進一步稱,就拿芝加哥會議中心這個項目舉例,對於項目方虛報自己的土地價值,中介有沒有代表投資者發詢證函給土地評估機構確認報告的真實性及準確性?對於最關鍵的項目動工問題,中介有沒有在芝加哥建設許可資料庫親手去查有沒有動工記錄?「這些都是基本的調查手段,你什麼都不做,就是和項目方吃吃喝喝,聽他們胡說,根本不能算對項目進行了盡職調查,又何談對投資者負責?」

「責任被切割」阻礙索賠

不禁要問的是,在這場芝加哥會議中心的欺詐案中,為何參與的律所和中介能夠「全身而退」,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只是起訴了項目方,並未替投資者追討賠償,雖然目前這些人投資的50萬美元資金是安全的,只是損失了上萬美元的管理費而已。

這就是因為目前採用的移民模式導致了責任真空區,「責任被切割,主體太多,律師和中介會相互推諉。」李家成表示,當投資者質疑律師時,律師會解釋只是幫投資者做了移民材料的申請,但項目的選擇是投資者和中介確定;而當投資者問責中屆時,中介會表示,事先已經告知了任何項目都有風險,而且最終是投資者自己做的選擇,無關中介。

「這個行業最大的含金量,就是篩選項目和律師的申請。」李家成說。

按照目前SEC起訴項目方的進度看,可能要到明年才有希望拿回投資本金,但投資者還可以向項目方追討賠償,甚至如果中介在材料中作假的話,同時還能向中介索賠。

如果這些投資者集體向中介維權,中國這些移民中介機構將躲不過一場「血雨腥風」。

但在接觸了三四十位投資者和多家參與芝加哥會議中心項目的中介後,李家成發現,哪怕是替這些投資者向項目方追討索賠,都不是件易事。

「集體訴訟需要有30個人,但現在只有幾個人願意,不少人都不願意去爭取權益。」李家成透露,甚至有些投資者都不願接觸媒體。

反觀中介,因為投資者的「集體沉默」,仍然「穩坐釣魚臺」,不出任何表態和聲音,先等待SEC的判決結束,當然也有一些聰明的中介採用公關方式,主動攬責,營造良好形象。

現在投資者和中介在等什麼?一個爆發的臨界點,如果有投資者集體主動站出去,向中介討要說法,那中介機構必會有一輪洗牌,但如果是選擇大事化小的方式,中介依然過著舒服的日子,投資者則拿50萬美元委託中介去尋找新的「靠譜項目」。

李家成坦言,投資移民行業是一個靠知識和鑒別眼光生存的市場,而不是依靠包裝和各類銷售模式生存的市場,目前整個行業的操作模式都是錯誤的,以銷售代替顧問,包裝宣傳作為第一要點。目前,美國已經開始出現一些獨立的第三方調查公司來為投資者進行項目鑒別和調查,出具有關項目的獨立第三方報告,卓和律師事務所已經和這其中的一家簽訂了技術支持協議。

「市場中終有一天會改變,優質的小型項目會走俏。」李家成說道。

顯見的是,中國移民的市場仍在壯大。李家成表示,隨著中國富人群體的增加,EB-5對於中國富人來說是個剛性需求項目。

據《福布斯》中文版昨日發布調研結果顯示,在中國,以70後為中堅力量的這一群體規模正在迅速壯大,2012年末達到了1026萬人,這一群體有超過20%的人有移民傾向,其中北美與大洋洲成為近60%的潛在移民的理想移民地。這項調查針對所謂的大眾富裕階層,即個人可投資資產在10萬美元至100萬美元之間的中國中產階層群體,他們的學歷普遍較高,本科佔比重超過一半,可以概括為「一群有文化的中青年人」。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