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對朝鮮還能柔軟多久?

2013-04-08 14:20 作者: 歐陽斌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很多觀察者都對中共的對朝政策提出了尖銳的批評和嘲諷,但有必要在「訴求」和「方法」這兩個不同的層面作出區分。

中共的政策制定者們的戰略訴求一直都很清晰,而且這些訴求也一直是從自身利益出發的。首先,中共對朝政策是自身地緣政治策略的一部分。無論決策者們是把朝鮮看成盟友、戰略緩衝還是「麻煩製造者」,他們都對美國在自己家門口的力量存在感到不舒服,都不希望美國借朝鮮問題提升自己在東亞的影響力。其二,對朝政策也是「外交服務於經濟建設」這一鄧小平外交原則的一部分,即維持區域穩定,防止國際上出亂子打破國內經濟發展的主題。

在這樣的總體訴求下,對於朝鮮這一所謂「傳統盟友」,最自然的選項當然會是柔性的。更何況在朝核問題於1988年第一次成為國際事件的時候,當時中朝兩國最高領導人鄧小平和金日成之間長期且通暢的個人關係也自然而然使得柔性對朝態度是可行的。

但問題是,當柔性政策被證明失敗之後,中共卻一直沒有進行實質性的調整。而現在,這種訴求與方法的跑偏已經成為越套越緊的悖論。

首先,柔性政策早就為朝鮮所用,成為其持續發展核計畫的供血泵和保護傘。現在回看此前數次朝核危機,平壤幾乎一直在演同一個劇本:悶頭髮展核計畫,出其不意或者是我行我素地進行核試驗或者發射試驗,當國際社會要進行制裁的時候總能獲得中共的「呵護」,經濟吃緊之後會有最高領袖秘密或者不秘密的訪華。然後這個怪圈週而復始。

這使得中共不得不一次又一次替朝鮮揹負國際上的指責,而且作為地區性大國,也無法展示出應有的責任感。在中共國際聲譽愈加下滑的今天,這更成了一個負面因素。更重要的是,柔性政策甚至沒能贏得來自朝鮮的一絲感謝或者配合,反倒是中朝關係不斷降溫。比如2006年,朝鮮進行核試驗,國際社會紛紛責問中共為何不提前進行預警,但事實上平壤僅僅提前了20分鐘通知北京。2009年10月溫家寶出訪朝鮮慶祝中朝建交60週年,而朝鮮的朝中社發出來的圖片中,金正日幾乎沒有一張微笑,這在深諳圖片宣傳學的中朝兩國來說,背後的含義也不難理解。

更大的悖論在於,柔性政策所帶來的客觀後果,已經完全背離中共的政策訴求。今年二月,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正式向美國總統歐巴馬提出,他將提升日本的軍事能力以應對朝鮮的威脅。而在去年冬天的競選中,他還承諾要重新解讀日本和平憲法,以便軍方有更大的活動空間。三月,面對朝鮮不斷升級的威脅言論,美國史無前例地派遣了兩架B-2隱形轟炸機飛赴朝鮮半島進行力量展示。四月,韓國政府要求美國允許韓國自行生產核燃料,而美國媒體稱這將使韓國獲得核武器的關鍵性技術。

這對那些「反遏制論」者和「戰略緩衝論」者們來說,簡直就是尷尬的諷刺。在朝鮮幾次三番血洗首爾東京華盛頓的表態之後,它不僅沒能幫中共「拒敵於國門之外」,反倒是為美日韓同盟關係的強化提供了最好的動力。此外,它也為美國在這一地區的力量存在提供了最好的註腳。不難想像,在當下這種狀況下,如果美國今天撤出在整個東北亞地區的軍事力量,日本、韓國明天就會迅速擴充自己的軍事力量,包括核力量,來回應朝鮮的威脅。那個時候東北亞將會成為核武國家最密集的地區——所有五個國家,朝鮮、韓國、日本、俄羅斯,包括中共自己,將都是核國家。且這些國家之間都有著理不清、剪不斷的恩恩怨怨,這對於中共又是好是壞呢?

還有一種對中共保持對朝柔性政策的解讀是中國的影響力。外界常常猜測中共其實對朝鮮並沒有足夠的約束力,中共也時不時透露出自己「斡旋到最後一分鐘」的無奈,但這怎麼聽都像是個假命題。中共是朝鮮最主要的獻血者和保護者,而朝鮮又幾乎無法實現基本的經濟自立,在這種情況下,說中共沒有實質性的影響力難以服眾,恐怕關鍵還是中共的決策者們還沒有想清楚要不要「玩真的」。十幾年間,中共除了偶爾的字面抨擊外,外界所知的最實質性的壓力,就是配合(或者說默認)了國際社會對朝鮮一些資金鏈的查封,並在2003年掐斷了對朝鮮的石油供應長達三天。而這些,顯然並不能被看成是對中共約束力的真正測試。

現在中共決策者們要回答的問題是,這種柔軟的對朝政策還要維繫多久,以及還能維繫多久。從朝鮮方面來看,十幾年下來,朝鮮的核能力已經從「有沒有」變成了「有多少」和「能投射多遠」。《華爾街日報》在對比了朝鮮和伊朗的核能力之後發現,在「製造核彈頭」、「進行爆破試驗」等六項核武能力指標中,朝鮮具備全部六項,而伊朗只有兩項。年輕的金正恩大將並沒有展示出任何改變其父核政策的跡象,反而在言辭和實際舉措上更加冒險。從中共方面,六方會談、經濟援助、經濟改革勸說、國際政治上的奧援等柔性政策如果不是破產,也基本上支離破碎了。反倒是在國際社會面前,頻頻遭受朝鮮的公開羞辱。

也許新的中共領導人會尋求一些改變,比如國內門戶網站上關於朝鮮的新聞大多開放了評論,央視主持人也可以不無憤慨地說「朝鮮一手捧起了糧食,一手按下了核按鈕」;但另一方面 ,《學習時報》副編審鄧聿文也因為發表對朝強硬言論而被撤職。這說明新的領導人或許還在考量拿捏,雖然我們不知道最後結果會怎樣,但時間肯定不站在中共這一邊。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紐約時報中文網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