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慧告勞教委敗訴痛哭 將上訴省高院(組圖)



湖南上訪媽媽唐慧起訴永州市勞教委敗訴,在法院門口蹲下痛哭。(微博/看中國配圖)

湖南永州「上訪媽媽」唐慧訴永州市勞動教養管理委員會一案週五開庭審理,被判敗訴,法院駁回唐慧要求永州市勞教委賠償的請求,唐慧表示將提出上訴。而分析認為,在現行體制下,法院要服從政府,因此民告官,政府不會輸。

曾為自己女兒伸冤而一度被判勞教的「上訪媽媽」唐慧訴湖南永州勞教委一案週五在永州中級人民法院開庭,案件引起各方關注,許多民眾前往法院要求旁聽不果,眾多媒體也被拒絕入場採訪。

在庭上,代理律師向法院提出兩點訴訟請求:

一是判決永州勞教委賠償給原告侵犯人身自由的賠償金1463.85元;

二是判決永州勞教委向原告唐慧進行書面賠禮道歉,並支付精神損害撫慰金1000元。

經過一天的審理,法院判決唐慧敗訴,駁回全部請求。雖然永州勞教委在庭審中承認對唐慧的勞教決定明顯不當,卻拒絕賠償。


湖南上訪媽媽唐慧起訴永州市勞教委敗訴,在法院門口蹲下痛哭。(微博/看中國配圖)

唐慧的代理律師徐利平在得知判決結果後對記者說:「(輸了)不意外,很正常,這個案子關注度太高了,被干預的可能性很大,這個案子敏感,肯定沒有依法判決,這是毫無疑問的。唐慧這個案子從去年以來就是一個標誌性的案子,大家都同情她,而且唐慧在法律上站得住腳的,不是說胡攪蠻纏。」

記者:「法院判她敗訴的原因是什麼?」

徐利平:「雖然湖南省勞教委把她的勞教決定撤銷掉,但還認為她是違法的,也不知道違了什麼法,就是擾亂社會秩序。當時說可以不予勞教是考慮她家庭的特殊原因。」

記者:「唐慧在您身邊嗎?」

徐利平:「她現在不太方便接電話,因為她情緒不太好,得知結果後她在法庭哭了。」

徐利平還告訴記者,開庭前法院門前一度失控,省外媒體均不得進入,只允許新華社等中央媒體進入。上訪群眾在與保安人員的拉扯中倒地、暈厥。

「親戚進去的只有5個,其他的都沒拿到旁聽證,估計這個也是限制旁聽。法院說其他的群眾很踴躍,旁聽證都被別人拿去了。收到判決書後我們會上訴,理由就是連他們(永州勞教委)自己都承認勞教決定明顯不當,這肯定是要賠的,這是毫無疑問的事情。」

唐慧的未成年女兒2006年遭人強暴及被迫賣淫,唐慧認為在立案和審理過程中,當地公安部門涉嫌瀆職,多年堅持上訪申訴,被稱為「永州上訪媽媽」。去年8月2日,永州市勞教委以唐慧擾亂社會秩序為由,決定對其勞動教養一年半。唐慧不服勞動教養決定,於8月7日向湖南省勞教委申請復議。引起輿論關注,當局最後撤銷勞教決定。被解除勞動教養後,唐慧提出國家賠償申請。

袁裕來律師週五對記者說:「判決結果從法律上來說當然出乎我的意料,但是從我們現在行政訴訟的司法環境來說也是在預料之中的事。實際上有成文的規定,法院要服從地方黨委的領導,也就是說要服從政府的領導。法院的審理對象是人民政府的時候,政府說你這個案件不能判政府輸,那就不能判政府輸。」

在社會各界要求當局廢除勞教制度的呼聲越來越高的時候,判決結果令不少民眾感到失望,不少網友發帖表達不滿。

「夢迴巴黎-升華」發微博稱:「絲毫沒有人權的政府,再上訴結果還不是一樣,官官相護!」

另一網友「樂淳律師」稱:「剛看電視說該省高院還派了指導組到法庭指導,而唐慧如上訴,也是要到省高院的!真是可笑又無恥的‘指導’。」

北京《京華時報》週五引述北大法院學教授王錫鋅稱,此案「具有標桿意義,對勞教制度是一種具體拷問」,但是袁裕來律師認為期待著本案成為廢止勞教的里程碑,是不瞭解國情。中國沒有一個司法案件會成里程碑,立法和司法從來就沒有及時互動。

「在中國大陸這樣一個司法制度下,沒有一個案件能成標桿,這個不像法治國家例如美國有里程碑式的判決,我們中國法院的司法個案判決影響不到法律的廢止。另外,說勞教制度的‘廢止’,嚴格的說不是‘廢止’可能是‘改革’,經過改頭換名的制度肯定會出來。這樣一個用來替代的或者說是改革之後的制度,會和勞教有什麼區別,這個就難說,我個人比較悲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