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浪子弟遇夜叉


魏藻,浮浪子弟,輕佻好色,喜歡調戲美眉。一天,他在郊外玩,遇見一個少女,似曾相識,但不知道她的名字和住址。魏藻上前調戲,少女沒答話卻好像有點意思,逕直往西走了。魏藻覺得有戲,見那女子還回頭顧盼,就趕緊衝上前去。少女臉紅,說道:「剛才人多,不好意思,你也太猴急了吧。你待會悄悄跟著我吧,別太近了引人生疑,我倆相隔半里地你遠遠看著我就行了,待會我到家,就躲進牆外的車屋裡等你,你可要看清了,我家門外有棵棗樹,樹下繫著一頭牛,旁邊有碾盤。」魏藻高興地不行,連連答應,就這麼跟在她身後,漸行漸遠。

直到傍晚時分,來到李家窪,已經離自己家三十多里了。昨晚剛剛下了雨,道路泥濘不堪即將淹沒小腿,走得太遠腳指頭都腫了。魏藻遠遠看見那女子進了車屋,心中不勝竊喜,連忙快步進去。進了屋子,見女子背對著他,忽然轉過身來,已經變成了夜叉,牙齒像鋸一樣閃著寒光,手指甲很長屈伸如鷹爪,面色黑青,目光閃亮如火炬。魏藻嚇得夠嗆,趕緊奪門而逃,夜叉哪裡肯放了他,步步緊逼。魏藻逃命要緊,一路狂奔二十餘裡,來到相國莊,已是亥時初刻(也就是晚上九點多)了。見到了岳父家,趕緊去敲門。門剛開,魏藻就闖進去,把開門的丫鬟都撞倒了,門裡的女人們不知情況,都拿起捶衣服的木棒打他,魏藻驚嚇過度,一時結巴口不能言,只是支支吾吾說「我我我」,老太太拿燈過來一看,才知道是自己的女婿,見他如此狼狽,大家都笑了起來。

第二天,被岳父岳母用牛車送回家中,臥床休養了幾個月才好。

當日,有人看見魏藻一路狂奔,卻沒見到有夜叉追趕,也沒見到什么女子。看來是心術不正招來鬼怪,沒侮辱成美女反被妖怪欺侮。

我的兄長紀晴湖曾經說過:「魏藻後來再也不敢亂玩了,路上看見女人,都不敢看低著腦袋。看來是神明對他的懲罰啊!

来源:閱微草堂筆記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