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酒托自曝業內黑幕 月入近萬元


和女網友在漢口唐家墩「濃情密語」咖啡屋相親,女方狂點紅酒,不到3小時,河南小夥陳俊花了2萬多元。此事昨日經本報獨家披露後,在社會上引起強烈關注。不過,「濃情密語」咖啡屋羅經理依然堅稱該店沒有酒托。但昨日,一名自稱曾在「濃情密語」咖啡屋做過酒托的女子,因良心難安,約見記者自曝業內黑幕。

行規 搞鬼設上限 每單有提成

昨日上午,經過預約,記者與阿花在武漢一家茶館見面。為了證明自己曾在「濃情密語」當過酒托,阿花描述了咖啡屋的準確方位,就連內部設施、相關人員的名字等情況,也與記者此前掌握的分毫不差。「賺這個錢太昧良心了。」阿花表示,她準備「金盆洗手」,想要誠信做人本分做事。

阿花說,其實該咖啡屋有規定,每單只能搞到2萬元,這主要是擔心客人反彈。阿花透露,給該咖啡屋托客,不管客人消費多少,哪怕只消費100元,酒托最終也會按總消費額的25%提成,「不過,有些酒吧提成很高,可達45%。」阿花稱,酒托只有提成沒有底薪,通常隔10天結一次賬。如果做得好的話,一個月可輕鬆進賬萬元。

伎倆 越點越貴「穩單上單」

阿花說,把「獵物」引到咖啡屋後,一般不會猛下狠手。往往是先點點便宜的小吃、飲料等,如果客人心情好,就提出點酒,如果客人還心情好,就點稍貴一點的酒,循序漸進,越點越貴,直到榨干「獵物」為止。每次點酒後刷卡,收銀員都會悄悄查詢卡上餘額,並將信息反饋給酒托,讓酒托做到心中有數。如果卡上餘額不多,酒托就會建議「獵物」隨便點點東西,然後散席。如果卡上餘額多,則會點香檳之類的貴酒,2000多元錢一瓶,一人一瓶一衝就完了,錢也到手了。

阿花介紹,如果「獵物」實在不願點酒,酒托一般不會超過半小時就會藉故離開。但如果遇到像陳俊這樣的「甜心」,第一個酒托、行話稱「穩單」,就會在合適的時候,找理由再叫來一個酒托,行話稱「上單」。兩人上陣,找理由多點酒,一起來榨干顧客。

黑鏈 中間人派活 暗哨來盯梢

阿花還說,其實酒托並不直接與咖啡屋或酒吧發生聯繫,主要由「鍵盤手」(即中間人)分派任務。她介紹,酒托一般都分組行動,每個組成員相互認識,其他組的則不認識。一般而言,一個咖啡屋或酒吧有好幾組酒托;而每個酒托,也可給不同的咖啡屋或酒吧托客。

具體操作流程是:鍵盤手(一般為男的)在相親交友網站、微信上尋找「獵物」。待「獵物」上鉤後,就約見面。約好見面之後,鍵盤手就會分派酒托前去見面,酒托出發前,會將近期與「獵物」聊了什麼話以及「獵物」有什麼特徵相告,每個「獵物」和酒托都是有編號的,對號入座以免酒托見錯了人。

阿花稱,在與顧客整個見面消費的過程,並非酒托一人完成。比如見面地一般選在目標咖啡屋或酒吧附近,附近會有多名暗哨盯梢,以防一些開車的客人,強行將酒托拉走。酒托做完一單生意離開時,也有暗哨暗中相助,以免客人反彈後酒托遭殃。「也就是說,自始自終,酒托是安全的。」阿花說,「而且每單生意都是一次性的,不接回頭客。」

警示 有人上當也因「動機不純」

並不是每一個酒托都長得婷婷玉立。阿花說,相貌好的酒托,成功做單的機率是要大一些,但也有相貌一般的,因為嘴巴甜,很少失手。比如,她認識的一個酒托,相貌一般還很胖,但這名酒托就拿下過萬元大單;還有一個酒托,孩子都很大了,卻冒充未婚少女,出手也屢有收穫。

阿花直言,其實,有的時候,一些比較精的男人,一眼就識穿你是酒托,並提出到別的地方消費,但就是不點破。她認為,酒托之所以能大行其道,主要還是因為一些男人自己「動機不純」。

最後,阿花想提醒一些男同胞:不要輕易見網友,特別是要少玩搖一搖微信交友,否則掉進陷阱後悔都來不及。

涉事店家:堅稱店裡不存在酒托

就酒托帶客人到店裡消費一事,「濃情密語」咖啡屋羅經理前日和昨日均矢口否認。

羅稱,武漢一些咖啡屋或酒吧的確存在酒托帶客現象,他認為,這些酒吧或咖啡屋可能是「不這樣搞就生存不下去」。儘管否認有酒托,但羅稱,現在該店已暫停營業,老闆已讓他「好好反省」。

(本文略有刪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