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令到美國(圖)



被投毒前的朱令(幫助朱令基金會)

朱令的名字在當今中國已經成了一個符號,一個象徵。

朱令原先是北京清華大學學生,19年前因在學校被兩次投毒而受害,導致終生傷殘。如今,朱令的名字在中國公眾和中國網民心目中已經成為中國黑暗的象徵,成為中國人際關係險惡、政治黑暗的象徵。

19年來,中國司法部門和輿論管制部門對朱令案極盡封鎖、掩蓋、壓制、封殺之能事,導致眾多絕望的中國公眾和網民試圖通過美國的司法來為朱令討公道,導致美國總統歐巴馬一覺醒來成為中國網民所戲稱的中國國家信訪辦主任,歐巴馬的總統官邸白宮成為許多中國人申訴冤情冤案的國家信訪辦公室。

現在還不清楚美國的司法究竟是否能或如何能幫助終生傷殘的中國公民朱令。與此同時,眾多的中國人試圖通過美國來為朱令討公道,從而使朱令案成為中國司法黑暗、黑暗得令公眾絕望的象徵。

*朱令已經載入史冊*

1994年11月,投毒者使用殺傷神經的鹽使朱令第一次中毒,但朱令僥倖倖存了下來。1995年2月或3月,朱令據信再次被下毒,毒劑還是鉈鹽,而且劑量超過致死劑量。朱令再度中毒,再度僥倖生存,但落下嚴重傷殘。

用網路百科全書「維基百科」的話說就是,「由於鉈中毒損傷的不可逆轉性,朱令的智力、視覺、肌體和語言功能都沒有得到恢復,留下永久的嚴重後遺症,朱令的生活根本無法自理,必須由年邁的父母照料生活起居。」

在朱令第二次中毒生命垂危、北京的醫院診治無方,窮於應付之際,北京大學學生、朱令的中學同學貝志城和蔡全清等人通過當時中國還不發達的網際網路向全世界發出求救信息,從而成為中國有史以來第一例通過網際網路向全世界求救並得到響應的案例。

貝志城和蔡全清的求救信息迅速得到來自18個國家的響應。其中,美國學者、博士生Xin Li、John W. Aldis博士和Daniel Valentino博士在加利福尼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的伺服器上一起幫助創建了朱令鉈中毒網際網路遠程診斷網,從而再次成為中國有史以來的第一例。

*跌宕起伏的投毒案*

已故的英國作家阿加莎•克里斯蒂被認為是20世紀的世界偵探小說女王。克里斯蒂寫偵探小說,最喜歡、最擅長使用的情節是投毒殺人案。

然而,朱令被投毒毒害的故事,其情節的起伏跌宕,驚心動魄,一波三折,撲朔迷離,結局難料,恐怕連阿加莎•克里斯蒂再世也要搖頭嘆息,自嘆想像力不足,枉戴偵探小說女王的桂冠。

朱令被確認是受到投毒之害之後,中國司法公安機關所採取的種種怪異措施,讓世人驚嘆,令朱令的家人和中國的公眾深感絕望。

中國當局先是對朱令投毒案的主要嫌疑人輕拿輕放。然後,再動用國家力量禁止公眾和媒體談論、報導、評論這一案件。朱令的名字也被列入了中國網際網路禁忌詞黑名單,讓中國網民無法搜索。

近日來,中國當局再度神神秘秘地給朱令的名字解禁,但又不對公眾解釋為什麼給「朱令」解禁,就像以前不對公眾解釋為什麼要把「朱令」打入不能搜索的網際網路禁忌詞冷宮一樣。

*官媒人物的誤導*

19年來,中國當局這種怪異至極的做法顯然讓中國政府的鐵桿擁護者、中國執政黨共產黨機關報《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也覺得不好意思了。

5月6日,胡錫進通過新浪微博,以他慣有的無視基本邏輯而自信的語言,表示了他的混亂不堪、自以為是的意見:

@胡錫進 :一,同情朱令和她的家人。二,反對對孫維下毒的有罪推定。三,斷言孫維的「家庭背景」阻止了當年調查,這只能是臆測。四,呼籲官方出面回應輿論,介紹當年未能破案的情況,說明重審或不重審的理由。美國萬眾矚目的辛普森案也沒破了,19年前朱令中毒案破不了的可能性完全存在。官方缺公信力是癥結。

(註:孫維,朱令的同學,被中國公眾和朱令家人認為是投毒案的最大嫌疑人。)

在批評者看來,胡錫進的上述微博,除了最後一句「官方缺公信力是癥結」還勉強說得過去之外,其餘不是廢話就是糊塗話,屬於典型的顧左右而言他的插科打諢;而且,胡錫進迴避了最根本的問題,這就是為什麼中國官方要對朱令案採取那種讓阿加莎•克里斯蒂都難以想像的怪異處理做法。

中國古代有一個「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典故,說的是一個腦筋不靈光的人將三百兩銀子埋到地裡儲藏,但怕被人偷走,便在那塊地上寫下「此地無銀三百兩。」

物換星移,時光荏苒。「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典故到了今日中國有了更新版,更現實,而且更離奇:那個腦筋不靈光的人不但在地上寫下「此地無銀三百兩,」而且還阻攔人們向那個方向走,禁止人們向那個方向看,不准許人們議論那個地方;最妙的是,那個腦筋不靈光的人居然有絕對的權力,可以收放自如,任意阻攔、禁止、不准許,任意給人封嘴或解封。

在批評者看來,如此比天方夜譚還天方夜譚的當今中國現實,怎能用胡錫進的一句「官方缺公信力是癥結」了得。

胡錫進長期擔任主編的《環球時報》自創刊以來一直以報導國際新聞為主。但在提到美國的時候,胡錫進好像對美國的情況還遠遠沒有入門。他提到美國美式足球明星辛普森涉嫌殺人案至今沒有破案,並以此來為中國的朱令案遲遲沒有破案做辯護。

然而,胡錫進沒有提到美國政府從來沒有像中國政府一樣、而且也不敢、更不能像中國政府一樣阻止、禁止美國公民或美國媒體去挖掘、瞭解、報導、評論辛普森案。

現在人們還不清楚胡錫進如此片面描述辛普森案是源於他缺乏最基本的美國知識,是屬於無意的疏忽,還是源於他蓄意的誤導。

批評者長久以來抱怨說,胡錫進領導下的《環球時報》吃的就是商業民族主義(即通過煽動民族主義而賺錢)、誤導讀者的飯。

*美國為中國人討公道?*

19年來,朱令的家人悲痛欲絕,不斷要求中國當局對朱令投毒受害案進行認真的調查。然而,在批評者看來,中國當局19年來採取了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段虛應、搪塞、推脫、推諉、拖延、掩蓋、封殺。

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的朱令在中毒受害之後再度受害。她的名字被打入冷宮,然後又莫名其妙地得到解禁。解禁之後再度被打入冷宮,被列入網際網路搜索禁忌詞,讓中國網民無法搜索。

在眾多的中國網民發起向白宮請願行動、呼籲美國政府介入朱令案件、將投毒犯罪嫌疑人孫維遣返中國之後,中國當局日前又神秘地將朱令的名字在網際網路上解禁。

中國著名作家、網路名人李承鵬通過新浪微博發出評論,表達了作為中國人的無奈,和無奈中的微弱希望:

@李承鵬 :一樁在中國發生由中國人向中國人投毒的案子,中國司法無能為力,19年後中國人跑到美國網站請願。它說明,公平從未遠去,只在尋找棲身之所。它還說明,公平就是公平,並不管棲身之所性質。這些年歐巴馬已成為中國信訪辦主任,不知道他是否得意,但我們確實尷尬。打造大國形象,就是打造追求公平的形象。

李承鵬所說的「中國人跑到美國網站請願,」指的是美國總統府白宮有一個網站專門接受來自民眾的請願。截至目前(即2013年5月7日美國東部時間上午12點55分),一通用錯誤百出的英文寫的要求美國政府對孫維進行調查並將她遞解出境的請願書在白宮的請願網站得到131,560個電子簽名。

另外,李承鵬所說的「這些年歐巴馬已成為中國信訪辦主任,」顯然是暗指先前中國山東盲人人權活動家陳光誠及其家人在世界媒體和中國公眾的眾目睽睽之下遭受中國政府雇佣的流氓打手多年的迫害、殘害、毆打,導致陳光誠不得不向國際社會呼救,最後歐巴馬行政當局作出決定,對陳光誠提供人道救援。

李承鵬評論朱令案的微博得到5萬多次轉發,1萬4千多條評論。許多評論跟李承鵬的一樣,表達了對中國政府和中國狀況的絕望,對中國政府和中國司法的絕望和調侃:

@填平湘岸:19年後此案再次受到全社會的關注,南方某報甚至挖出不少內幕。一種無形的力量在推動,白宮的網站已經有超過十二萬人簽名,按常規超過10萬人的簽名,白宮方面也會做出關注回應,繼續期待後續。

@a在那遙遠的地方a:多年前的朱令案真讓我疑惑:中國的神奇探警們,如果找不到疑犯,也會創造出一個凶手,比如趙作海,比如張高平叔侄,在這個案子上居然沒找到一個像樣的疑犯!要不,讓聶海芬來審審?

(註:「a在那遙遠的地方a」在這裡顯然是在玩黑色幽默,諷刺中國無法無天的司法制度;趙作海,張高平叔侄都被公眾認為是當局創造出來頂罪的人;聶海芬,杭州的公訴人,中國當局的勞動模範,但被公眾認為是操縱刑訊逼供的高手。)

@戴天琛:有人稱呼美國為美帝,中國司法不做為,美國能不稱帝嗎?

*中國黎明依然遙遠*

出於中國公眾尚未知曉的原因,中國當局日前將朱令的名字解禁,從而讓中國網民可以討論、評論朱令案。

同樣出於中國公眾尚未知曉的原因,中國官方的權威新聞機構、宣傳機構中央電視臺(通過其「央視新聞」的官方微博)、中國官方權威通訊社新華社、中國執政黨共產黨機關報《人民日報》就朱令問題發言,罕見地對有關當局處理朱令案的做法提出了質疑:

@央視新聞 :【輿論呼籲及時澄清「朱令案」傳聞】1994年,清華女生朱令離奇發病,「鉈中毒」導致全身癱瘓。警方曾鎖定凶手就在朱令「身邊」。面對種種傳言,警方有責任、有義務向公眾澄清:朱令案19年懸而未決,究竟是何原因?當時掌握哪些證據?案子卡在哪裡?當年本案有沒有受到權力的不正當「干涉」?(新華網)

@人民日報 :【清華大學校媒探訪19年前中毒女生朱令】@清華大學清新時報 :每個人都在關注案件,期待真相。我們也同樣如此。走近她,看到她睜著眼,無助地盯著天花板,心痛無以復加。同時,也請別忘記這些一直愛著她,幫助她的人們。這19年,他們一樣不容易。

然而,先前人民日報、新華社也對被誤殺的河北聶樹斌冤案、因抗議官員強姦自己未成年女兒的湖南唐慧被勞教案提出了質疑。截至目前,中國官方這些大牌的新聞宣傳機構的質疑結果是,聶樹斌案依然遲遲不見平反,唐慧依然不能得到應得的賠償。

與此同時,中國成千上萬上億的公眾和網民抱怨說,在當今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凡是對公眾有好處的事情總是姍姍來遲,或乾脆就千呼萬喚不出來。例如,公眾強烈要求立法,規定官員公示財產。中國當局用了20多年的時間還沒有完成立法,也沒有報告有多少立法進展或立法時間表。

與此同時,中國成千上萬上億的公眾和網民抱怨說,在當今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凡是有利於當局損害或剝奪公眾利益和自由的事情,中國當局總是可以雷厲風行。例如,中國當局提出加強網際網路管制,從提出到中國名義上的最高立法機構人代會常委會完成和通過立法只用了10天。

遷延19年的朱令案到底會如何了結?美國政府究竟能給中國公民朱令及其家人什麼幫助?這些問題的答案現在尚不得而知。但毫無疑問的是,朱令的名字已經成為當今中國的象徵。

(原標題:中國網路觀察:朱令到美國)

来源:美國之音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