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鳳文苑】走進神韻之場

2013-05-17 07:20 作者: 宋紫鳳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凡有幸觀瞻過神韻演出的人,想必都有這樣的感受,便是大幕一開,即見佛面!滿臺光明瑞麗,包羅萬有:目遇之為五色,耳接之為八音,心會之為氣血,神遊之得宇宙,更有不可得而形容者,人言難述,強名之曰「神韻之場」!

身臨神韻之場,觀者不論民族、國籍、年齡、文化,無不傾倒,身心俱化於五千文明神光之下,大凡只要是人類之一,誰又能無動於此大善大美之境呢。而在4月20日晚的紐約林肯中心,神韻演出的觀眾席上卻出現一行形色異樣之人,乃中共所派二十餘人之藝術專家團,欲偷學神韻,以期山寨之。蓋因要務在身,而舉動難免乖張,譬之演出中滿場肅然時,此一行人耳語竊議指點比劃,觀眾開懷而笑或慨然淚下時,此一行人卻埋首做起筆記,幕起幕落間掌聲雷動時,此一行人惕然斂容坐如泥胎,演出結束觀眾鼓掌再四,此一行人匆匆離場惟恐鼠竄不及。

中共覬覦神韻,賊眼相窺久矣。早在2008年時,中共便效仿神韻天幕,於春晚中開始增加屏幕背景運用,只是偷藝不精,幾年下來,春晚鼓噪擾攘幾如魯提轄拳打鎮關西──色彩上大紅大紫之運用,便似「開了個彩帛鋪:紅的,黑的,紫的,都綻將出來」;內容上庸俗,低俗,惡俗之煽情,便似「開了個油醬鋪︰咸的,酸的,辣的,一發都滾出來」;節目之七拼八湊雜燴而成夾以大噪之音,便似「做了一全堂水陸的道場:磐兒,鈸兒,鐃兒,一齊響」。而春晚向來為邪共所倚重,以為黨文化洗腦粉飾太平之前沿,故而不惜花費巨萬,資金不可謂不足也,又彙集一線明星,實力不可謂不厚也,更有政府之關照,氣焰不可謂不張也,卻終不得脫彼三俗之氣。

於是中共盜仿神韻,由之初的閉門造車改為臨場偷學,欲求速成。數月間在中國西安、吉林等地已組成模仿神韻的山寨版藝術團,而在海外街頭也開始零星出現貌似神韻的海報,譬如所印舞者動作與神韻海報分毫無差,想來不僅啞然失笑,中共也算是「偷」有所成,無奈為假惡鬥審美意識所限,每每畫虎成犬。而我所見識過的一份山寨海報,背景亦效神韻海報採用紫色。且無論其餘,只說此背景色即已相去天壤。神韻之紫,清、透、明、亮,望之如紫氣之東來,而山寨海報卻是紫中帶灰,灰中帶黑,暗淡陰鬱。想來神韻天成,豈是中共宵小可得而偷之,只是種種山寨藝術團,必竟有礙觀瞻,惑亂世間,誤人不淺矣。

中共兩會間,政協委員徐沛東論及神韻票房成功、中共外派演出團慘敗之原因,頗有分析,可惜皆不中的。其要在於正邪之不兩立,而邪不勝正,道魔之不同流,而道高一丈。於是中共之小雷音寺,哪怕障眼法化出五百羅漢,三千揭諦,卻掩不住妖氣衝天,亦逃不過孫悟空之金睛火眼。

說起中共之偷學神韻,殊覺可笑可恥可恨,而受中共所指使之孔乙己輩,亦不可不謂可悲可憐可嘆。且不論其它,只觀者每每掌聲雷動,便已令孔乙己們坐立難安,以為此立場鮮明與黨性堅定之考驗關頭,當鼓掌乎,不當鼓掌乎?鼓掌者,是為黨性之不堅,如何向組織交待。不鼓掌者,無異坦承自己為人中異類,而中共於人性之扭曲,精神之凌遲,於此亦可見一斑。

想來天有好生之德,恩及九幽鬼類。譬如《畫皮》中之聶小倩,殆為老妖所迫使,殺人做惡,而良知未泯,一旦得遇救星,只要改過自新,終有重見天日之時。而一意孤行者,便如《畫皮》中諸小妖,當老妖撐不住的時候,倒要先吸了小妖們的鬼氣來續命。何況中共魔教之殺人作惡,斷尾求生,哪一處不比老妖更甚,故而余每聞有與中共為伍者,心下總希望其庶幾能效聶小倩之棄暗投明。

《釋厄傳》有言「人身難得,中土難生,正法難遇」,所以,無論你是何種身份,執行何種任務,只要有幸走「近」神韻,便是一段機緣。不妨趁此難得之機緣,以此難得之人身,真正走「進」神韻之場──用空洞的眼去看,用乾淨的耳去聽,用無垢的心去感受,用平和的呼吸與宇宙至正之氣吐納不息。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