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雲村民盜鐵礦日採數百噸

1年能在北京買套房

2013-09-09 12:26 作者: 易方興 申志民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09月09日訊】自上世紀90年代初期開始,為保護首都民眾飲用水水源不受污染,密雲縣陸續關閉境內60多家選礦廠和2800多處採礦點,私人開設的選礦廠和採礦點被關閉。

9月上旬,新京報記者前往密雲調查發現,儘管政府部門稱將加大打擊力度,但在密雲縣穆家峪鎮達岩村,個人租用大型機械非法開採運輸鐵礦,仍禁而不絕。

禁而不絕的原因是盜採暴利,盜採者一天的利潤,就等同於農戶一年的種植收入。

採礦、盯梢、運輸、販賣,各有專人負責,已形成一條黑色產業鏈。

暴利背後,是達岩村周邊生態的破壞,噪音擾民、粉塵四散、道路坑窪、植被瘡疤。

突突,突突……

大型機械的鐵杵,在密雲縣穆家峪鎮達岩村北側的山上掘進。

這座20多米高的山已被挖去一半,黃色的岩層剝落,黑色的礦石露了出來。

「可算挖到鐵了!」挖掘機旁,達岩村村民楊正珍忍不住興奮。

在這個以種植板栗為主的山村,部分村民把注意力集中在山中蘊藏的鐵礦裡。一名知情人說,村後山的鐵礦埋藏淺、儲量高,「拿著磁鐵吸一下,就能確定鐵礦石的位置。」

雖然5個月前,密雲縣政府發出《關於進一步依法嚴厲打擊盜採盜運礦產資源行為的通知》,稱要加大依法打擊力度。但禁令顯然威懾不住利益的誘惑。

「偷偷摸摸」地挖

楊正珍也知道現在管得嚴,「不讓採礦,我都是偷偷摸摸地挖。」

但事實上,甫一進達岩村,就能隱約聽到挖掘機的鑿山聲。

在村北方圓1公里的山區內,可找到4處「礦區」,有兩處正在開採。45歲的楊正珍是其中一處的開採者。

他挖鐵礦靠磁鐵和運氣。磁鐵算是探測器,但不能完全確定礦的含鐵量。「有時挖了幾鏟子裡面就沒了,還有時挖平一個山頭也不見鐵礦的影子,那就虧大了。」

而眼前這塊約20米高的山體側面,他挖出的黑色鐵礦部分約有8米高、5米寬。記者帶的磁鐵一下就吸在這些礦石上。

緊挨著楊正珍「礦區」的另一個山頭,另一名採礦者老楊也在忙碌著。他說他和楊正珍是親戚,「我們這都是達岩村的自己人挖。」

老楊抱怨他不走運,「之前挖錯了方向,挖了好幾天,全是普通石頭,倒霉。」

多位村民稱,開採鐵礦在達岩村,有著30多年的歷史。經歷了從鐵鎬、鎯頭到挖掘機的現代化進程。

一名接近達岩村村委會的村民回憶,上世紀80年代初,村子是正規的集體開採鐵礦;到了90年代初,村裡用抓鬮的方式將村頭的山地承包給村民,村民開始拿著鐵鎬,鎯頭等小規模開採,與此同時,由於採礦「嚴重破壞密雲水庫的水源和生態環境」,密雲縣陸續關閉所有個體私營選礦廠和採礦點。

「即便國家下了禁令,村中的盜採也一直沒有停止過,規模反而越來越大。」 達岩村村民王厚才(化名)說。

盜採「一年能買套房」

屢禁不止,是因為有利可圖。

達岩村位於燕山山脈南側,一名板栗種植戶說,種板栗一年能賺6000多元。

這僅相當於盜採鐵礦者一天的收益。

採礦村民楊正珍租了輛挖掘機,每天挖8小時,每小時租金200元,「每天挖200噸左右,樂觀估計,這礦能挖一個月,每噸賣70元,刨去各種成本,平均每天能賺5000(元)。」

楊正珍說,有時他每天能挖四五百噸。「如果幹得好,一年能在北京城區買套房。」

楊正珍採出了礦,會有村裡的二道販子來收,他們負責裝車、運輸。

對於二道販子來說,無論挖下的是鐵礦還是廢石,他們都不愁銷路。

如果挖下的是鐵礦石,他們會以每噸160元左右的價格賣給選礦廠,如果是廢石,將會被廉價賣給砂石場。

村民表示,運礦的時間通常集中在凌晨2點到6點。

9月3日晚11點,記者盯住老楊的礦區。9月4日早6點,挖掘機開始把挖出的石頭裝車。

運礦的卡車共有4輛,記者跟蹤一輛車尾號為11的卡車。幾十分鐘後,這輛車開進了密雲縣羊山橋北側約3公里的一座砂石場。

該砂石場不見廠名,面積約有4個足球場大小,粉碎後的砂堆約有4層樓高。一名工作人員表示,達岩村山上採集的廢礦和山石,很多會運到這裡,廢礦石將被粉碎,製成穩定土,每噸賣80元,用來修路。

盜採者的防範網路

個別盜採者將鐵礦石變成豐厚的利潤,達岩村環境的瘡疤也日益明顯。

衛星定點陣圖裡的村莊,一片綠色的山林之間,有五六處已呈現塊狀的黃褐色。那是達岩村村北多個山頭被開採後,形成的裸露山體。

一條寬約5米的水泥路是這個村子的主路,如今已被過往礦車碾軋得坑坑窪窪,部分路面的車轍有一寸多深。村民稱,礦車深夜穿村而過,沿路遺撒鐵礦礦渣,四散的粉塵使靠近公路的住家夏天都不敢開窗。

每逢雨季,很多村民更有隱憂,山體滑坡、泥石流,或許有一天就會降臨。

多位村民承認,「為討好路邊的住戶,盜採者往往給受影響的村民買米買油。」

9月1日下午,村口,一條懸掛的「礦產資源屬國家所有」的紅色橫幅,已有多處破洞,很多地方爛成了布條。

9月初,在新京報記者暗訪的4天裡,未見到村委會阻止過不絕於耳的鑿山聲。甚至兩輛運礦的卡車,每天就停在村委會附近的空地上。

村民王厚才說,出於「安全」考慮,盜採者會僱人在村周邊的路口盯梢。「陌生人一進村,對方立刻察覺。」

王厚才的說法得到了證實。暗訪的5天裡,新京報記者未向任何人透露過身份,9月5日下午,記者所乘車被一輛白色麵包車跟蹤約40分鐘。緊接著,新京報五六名記者收到信息,一自稱是記者的人士與新京報記者聯繫,稱有人已通過車牌號查到了車輛所屬單位,對方稱「你們有記者在密雲暗訪,希望能通過錢來解決此事。」

密雲追查盜採行為

9月6日,接到新京報記者的舉報後,北京市國土資源局密雲分局執法隊證實,達岩村內沒有政府批准的合法採礦點,採礦者屬於盜採。

執法隊一名值班人員表示,「我們在密雲水庫北側和南側均有巡查隊,目前,執法隊婁隊長已前往現場調查,並找到相關負責人詢問,目前正在追查盜採者,調查結束後會給予反饋。」

北京市國土資源局的資料顯示,由於長年亂採亂挖,密雲水庫周邊大小礦坑密佈,使得保護區內的自然景觀和植被遭到嚴重破壞;採礦廢料亂堆亂放,造成保護區內水土流失、環境污染嚴重,使水庫中懸浮物增多,水質下降。

就在今年4月份,密雲縣政府發出了《關於進一步依法嚴厲打擊盜採盜運礦產資源行為的通知》,稱「近一段時期以來,隨著國內鐵礦石價格逐步回升,沉寂兩年多的盜採盜運礦產資源行為有所抬頭,極個別人以開發荒山為名盜採盜運礦產資源,破壞密雲縣生態環境。」

針對這種情況,密雲縣政府稱要「加大執法檢查力度,層層簽訂責任書,確保責任落實到村、到戶、到人。」

【法律法規】

《北京市礦產資源管理條例》規定,未取得《採礦許可證》擅自開採的,責令停止開採,沒收違法開採的礦產品和違法所得,並處以10萬元以下罰款;對拒不停止開採,造成礦產資源破壞的,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343條規定,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並處或者單處罰金;造成礦產資源嚴重破壞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来源:新京報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