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斯對中國的忠告


【看中國2013年09月11日訊】102歲的羅納德•科斯9月3日在美國去世,在經濟學家的隊伍中,科斯的長壽顯得鶴立雞群,然而,比其長壽的生命來,他的學說和思想更為長久。

中國而言,科斯的去世使中國失去了一位友善的,對中國能夠施以同情並深刻理解中國發展走向的偉大學者。

科斯出生於英國,經歷了20世紀幾乎所有發生的重大事件。這使得科斯注重對事物的觀察,並具有非凡的洞察力。作為新制度經濟學和產權經濟學的創始人之一,科斯對經濟學的主要貢獻,是將交易費用引入了經濟學分析。今天在經濟學科中作為常識的「科斯定理」——儘管他本人並不認可——來源於他早期兩篇論文——1937年的《企業的本質》和1960年的《社會成本問題,科斯也因此而在1991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其時已是一個81歲的老人了。

關於「科斯定理」,比較流行的說法是:只要產權是明確的,並且交易成本為零或者很小,那麼,無論初始產權界定給誰,市場都能夠實現資源配置的帕雷托最優。這裡的假定是交易成本為零,但真實世界的交易費用不可能為零,「科斯定理」也就變成為:不同的權利界定和分配,會帶來不同效益的資源配置,所以產權制度的設置,或用科斯自己的話講「生產的制度結構」,在生產過程中就不是一個像過去認為的無關緊要的東西,恰恰相反,它是經濟活動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

儘管科斯有關產權和交易費用的概念提出了幾十年,但直到上世紀80年代末,它才吸引中國學者的注意。從計畫經濟向市場經濟轉型的中國,缺乏指導改革的思想資源,科斯的理論和思想,很快被如飢似渴的中國學者大規模介紹到中國,致使科斯在遙遠的東方有了大量知音。不誇張地說,在中國的經濟學界,少有學者沒受科斯的影響,目前活躍於中國社會的很多知名經濟學者,都是科斯的忠實「粉絲」。

確實,從某種意義上講,科斯的理論在轉型的中國,比其生活的西方,具有更高的適用價值。因為他所闡明的產權和交易,或者推而廣之,西方經濟學所關注的生產關係、制度、道德等,已作為經濟活動的內在約束條件存在幾百年了,不像在中國,這一切都是不確定的,因此,選擇何種產權和經濟制度,對經濟的績效不一樣。經濟學家們應用科斯的理論解釋中國,一方面指明了中國市場經濟改革的方向是明確產權,降低交易成本;另一方面,它並不假定市場一定最優,而認為制度本身就是交易成本的重要原因,改革不僅要權衡不同制度的優劣,同時還必須考慮向新制度過渡的成本。

科斯的中國弟子,知名經濟學者周其仁在其紀念科斯百歲壽辰的文章中曾說,中國改革的出發點,是如何解決國民經濟的決策權力過於集中,計畫命令的信息成本過於高昂,以及個人、家庭、單位和地方的工作積極性過低。鄧小平的分權改革戰略,通過對重新界定權利的合法認定,激發了個人、家庭、基層組織和地方的積極性,還同時把企業家協調和價格機制協調一併請回到中國經濟的舞臺。這就是中國經濟增長的奧妙。其另一位中國弟子、制度經濟學者盛洪甚至認為,中國經濟奇蹟的原因很簡單,就是產權和市場。在農村,家庭有了土地承包權;在產業領域,人們有了創辦企業的權利。

這與科斯自己對中國經濟轉型的解釋是一致的。在他101歲時撰寫的有關中國的文章中,科斯認為中國的經濟轉型是由兩個性質迥然不同的改革共同推動完成,即政府推動的改革和「邊緣革命」。在他看來,將私人企業家和市場力量帶回中國,從而促使中國經濟崛起的是後者:飢荒中的農民發明瞭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鄉鎮企業引進了農村工業化;個體戶打開了城市私營經濟之門;經濟特區吸納外商直接投資,開啟勞動力市場。與國有企業相比,這些都是中國社會主義經濟中的「邊緣力量」,但正是它們,為中國市場轉型鋪平了道路——科斯用寥寥幾筆,就將整個中國的經濟轉型解釋得很清楚。

可以說,科斯是中國改革和轉型的一個「不在場」的參與者,用中國老資格的經濟學家吳敬璉的「電唁」講,科斯學說是中國改革的一盞明燈,中國改革取得的成就,也有科斯一份至關重要的貢獻。但科斯在中國的影響,不是官方直接用其理論指導改革的實踐,而是像香港科大教授許成鋼所說,主要源於中國經濟學人在觀念和思想上對科斯的認同和學習。由於在過去30多年的改革中,經濟學家曾長期佔據學界中心位置,所以,科斯的理論或多或少會通過經濟學家們的努力而變成決策者的政策。

現在,斯人已逝,對於中國的轉型和未來發展,需要中國的學者運用他們從現實中觀察得來的理論和學識去解釋,並提出應對方略,以使中國少走彎路,造福於人民。在這一方面,科斯依然是值得中國學者學習的。

科斯雖然沒來過中國,但他對中國的感情卻很深,對中國的觀察和認識也非常獨到。在其和助手合著的《變革中國》一書中,科斯指出過去30多年中國市場轉型只是起步,未來中國要轉型成功,必須締造一個自由和開放的思想市場。在科斯看來,中國的工業化速度和規模雖然讓人印象深刻,但在創新方面卻乏善可陳,根源就在於缺乏一個開放的思想市場,這是今日中國經濟面臨的嚴重缺陷。他認為,一個充滿活力的思想市場不僅是學術卓越的一個先決條件,也是開放社會和自由經濟不可缺少的道德基礎和知識基礎。假以時日,中國要成為商品生產和思想創造的全球中心,前提必須是有這樣一個思想市場。擁有這個思想市場,中國的經濟學家們不僅能解釋中國市場經濟的運作,而且還能改變經濟學。

這是這位百歲老人對中國學者的殷切希望,也是他以自己的睿智,對中國發出的敦敦告誡。它確實觸到了中國的痛處,但也見證了這位偉大學者對中國的一片關愛。科斯從小深受馬可•波羅遊記的影響,而對中國產生好奇。然現在只能如他在2010年時說過的,「我將長眠,祝福中國!」

讓我們也祝福科斯,在天國和其深愛的夫人團聚。

来源:和訊網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