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的數字詩 趣味無窮(組圖)


【看中國2013年09月14日訊】詩歌創作的技巧很多,數字入詩乃技巧之一。據統計,一部《唐詩三百首》,嵌入數字的詩就有一百三十首。其實,何止是唐詩,歷代詩歌數字入詩隨處可見。如:「一將功成萬骨枯」、「二十四橋明月夜」、「三千寵愛在一身」、「四時可愛唯春日」、「五嶽尋仙不辭遠」、「六朝如夢鳥空啼」、「七八個星猶在天」、「八千里路雲和月」、「九曲黃河萬里沙」、「十年辛苦不尋常」、「百年世事不勝悲」、「千呼萬喚始出來」、「萬里歸心對明月」等等。但是,數字入詩與數字詩並不是一回事。要稱為數字詩,至少要有四分之三的句子嵌入數字才算「達標」。


秋江獨釣圖

清人王士禎作過一首《題秋江獨釣圖》,是有名的數字詩:

一蓑一笠一扁舟,一丈絲綸一寸鉤;
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獨釣一江秋。


文徵明秋江獨釣扇面

這首詩連用九個「一」,把漁人一邊歌唱、一邊喝酒、一邊釣魚的瀟灑之態刻劃得活靈活現,如在眼前。


卓文君像(清人繪)

據說,卓文君與司馬相如婚後不久,司馬相如即赴長安做了官,五年不歸。文君十分想念。有一天,她突然收到丈夫寄來的一封信,自然喜不自禁。不料拆開一看,只寫著「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萬」十三個數字。聰明過人的卓文君立即明白了丈夫的意思:數字無「億」即無「意」啊!於是,她滿含悲憤,寫了一首數字詩:

一別之後,二地相懸,說的是三四月,卻誰知五六年!
七弦琴無心彈,八行書無可傳,九連環從中斷,十里長亭望眼欲穿。
百般想,千般念,萬般無奈把郎怨。

萬語千言道不盡,百無聊賴十憑欄,重九登高看孤雁,八月中秋月圓人不圓。
七月半,燒香秉燭問蒼天,六月伏天人人搖扇我心寒;
五月榴花如火偏遇陣陣冷雨澆,四月枇杷未黃我欲對鏡心欲亂;
三月桃花隨流水,二月風箏線兒斷。
噫!郎呀郎,巴不得下一世你為女來我為男。


司馬江漢-卓文君像(日本江戶時代)

你看,這首數字詩寫得多好。難怪司馬相如讀後越想越慚愧,終於用駟馬高車,把卓文君接到了長安。

宋代女詩人朱淑貞有一首《斷腸謎》:

下樓來,金錢卜落;
問蒼天,人在何方;
恨王孫,一直去了;
詈冤家,言去難留;
悔當初,吾錯失口;
有上交,無下交;
皂白何須問;
分開不用刀;
從今莫把仇人靠;
千里相思一撇消。

這著詩每一句都是一個字謎,全起來就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朱淑貞

少年時聽一位同學講過類似的一首詩,他沒有說作者是誰。那詩曰:

好元宵,兀坐燈光下;
叫聲天,人在誰家?!
恨玉郎,無一點直心話;
事臨頭,欲罷不能罷。
從今後,吾當絕口不言他;
論交情,也不差。
染成皂,說不得清白話;
要分開,除非刀割下。
到如今,拋得我才空力又差;
細思量,口與心兒都是假。

這一首比起朱淑貞的那一首,也並不遜色,尤其是「染成皂,說不得清白話」,「細思量,口與心兒都是假」,實在令人叫絕。

有一首古詩,舊時,常為兒童啟蒙誦讀,流傳頗廣。詩云:

一去二三里,煙村四五家;
門前六七樹,八九十枝花。

此詩妙在順序嵌進十個基數,寥寥數語,描繪出一幅恬靜淡雅的田園景色,勾起人們不盡的情思和神往。

清道光時,官員腐敗,皆嗜鴉片,衙門盡設煙館,一片烏煙瘴氣。有人套改此詩嘲之:

一進二三堂,床鋪四五張;
煙燈六七盞,八九十支槍。

抗日戰爭時的「陪都」重慶,公共汽車常常中途拋錨,乘客徒喚奈何,只好信口打油:

一去二三里,拋錨四五回;
修理六七次,八九十人推。

相傳,古時有位教書先生,學識淵博,其七個弟子都中了進士。為了給兩個女兒大喬和小喬選擇佳婿,他出了一個上聯:

一大喬,二小喬,三寸金蓮四寸腰,五厘六盒七彩粉,八分九分十倍嬌。

要求七個學生應對招親,條件是下聯倒序嵌入十個基數。眾人冥思苦想,從上午直到月出,終未成對,其中六位先後悒悒而歸。最末一位百思不解,正欲離去,忽聞更鼓聲聲,頓時觸景生情,悟出下聯:

十九月,八分圓,七個進士六個還,五更四鼓三聲響,二喬大喬一人選。

終於成就了一樁文字姻緣,師生皆大歡喜。

傳說在古時太原郊外有個飯店的掌櫃,為了吸引客人,曾在門前挂個牌子,上寫:「明天吃飯不要錢。」牌子挂出後不久,來了三位顧客,土醫生、窮秀才、和乞丐。

三人酒足飯飽之後剛想走,卻被店主攔住說:「我明明白白寫的是明天吃飯不要錢,今天還得照付。」然而三個窮鬼囊中如洗,店掌櫃想了想便說:「這樣吧,我出十一個字:上、下、左、右、前、後、天、地、三、五、心。誰能用它們對首詩,就放誰走。」

土醫生三句話不離本行,便道:

上有天王補心丹,下有六味地黃丸,左歸丸,右虧丸,
可治掌櫃你的前羅鍋後背彎。
三片鮮姜五個紅棗,空心送服。

店主聽後覺得果然不錯,放他先行了。緊接著窮秀才又對詩曰:

上懂天文,下通地理。讀過左傳右傳,看過前漢後漢。
三十而立,五十而知天命,隨心所欲。

也被放走。

最後,輪到這位大字不識的乞丐,這可就難了。一急之下,他深嘆一口氣說:

唉!這可如何是好。真叫我上不能登天,下不能入地。
左不能投河,右不能跳井。前不著村,後不著店。
本是三人喝了五壺酒,掌櫃的你攔我一人良心何在!

真是出乎意料,這位窮要飯的,還能一字不差地巧對成詩,掌櫃的便無可奈何地說:「請便吧。」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