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人:中共硬蓋小南海大壩的政經盤算(組圖)


小南海
小南海原名小瀛海,位於重慶城東黔江土家族苗族自治縣黔江區境內,面積約30平方千米,是一個融山、水、島、峽等風光於一體的高山淡水湮塞湖泊景區。

【看中國2013年09月22日訊】中共不計環境代價執意斥資52億美元在重慶建造小南海大壩。專家列舉了大壩的許多不利因素:蓋在195米的緩坡上,會讓水流緩慢,不是一個理想的水力發電工程。水庫淹沒區所在地土壤肥沃,是中國盛產稻米的富庶地區。小南海大壩的發電量僅達其下游三峽大壩的1/10,可能摧毀稀有魚類的棲息地,威脅長江上游189種稀有魚種。

《經濟學人》雜誌報導,儘管不利因素這麼多,但都敵不過中共興建小南海大壩的政經利益。批評者稱這大壩工業是「水力工業園區」(hydro-industrial complex):中共擁有一大群水利工程師和300吉瓦(GW)未被開發的潛在水力發電資源。在2012年,中國總髮電量是1,145吉瓦,其中758吉瓦來自煤電場。

諷刺的是,中共追求水力發電的一個重要動機竟是環保訴求。中共在擴充其能源供應的同時迫切需要降低對炭能源(特別是煤炭)的依賴。當局計畫在2020年前讓15%的電能消耗來自潔淨或再生能源,較目前的9%提升。水力發電對達成此一目標與核能發電同樣重要。紐約州中國水力專家達林•馬吉(Darrin Magee)說:「水力,包含大型水力發電,在中國都被視為綠色能源。」

興建大壩還有政治的理由。大壩建造者和地方政府擁有計畫和核准項目的無限權力,反觀環保官員則幾乎無權叫停。

問題開始於河川規劃,它已被興建大壩的國營電廠所瓜分。儘管北京水資源部門的官員知道大壩對環境會造成衝擊,他們也無能為力。馬吉表示:「除了水資源部以外,任何人都是大型水力項目的設計和核准者。」

此外,地方政府視水壩為刺激經濟發展的項目。有借款特權的水壩建造商會去融資。多出來的電力可支持工業擴張並帶來營業額。地方官員會因為達成經濟績效目標而被拔擢,有的官員則與建造商勾結牟利。由於水壩工業的地方分權屬性,地方官員試圖將水壩納入其計畫中。一旦他們這麼做了,他們將可預期隨之而來的環境衝擊評估只會是個形式,水力發電公司會付錢給環評顧問。

環保官員在這場大壩經濟中會發現自己就像是那些要被保護的珍稀魚類。環保活動家可按照法律請求取得公共記錄並要求舉行公聽會。但他們說,這些管道在他們最需要的時候都被堵住了,導致沒有任何爭議的項目面臨口誅筆伐。

如果環保官員和活動家希望項目暫停,他們必須繞過官僚體系,或者遊說政治局委員或訴諸全國媒體。2004年,時任中共總理溫家寳下令暫停了13個怒江大壩的興建案。即使如此,部分工程那時還在進行。小型項目則不受規範地向前衝刺。在建造商和地方政府的推動下,怒江地區就在不需許可的情況下興建了近100個小型水力發電項目。

近幾個月來,中共新領導們拋出了他們想要更多水壩的信號,核准了好幾個新的野心項目,其中包含了在大渡河興建全世界最高海拔的大壩。此外,在溫家寳卸任後,先前被擋下的怒江大壩項目又再度復活了。

幾千年來,中國的先祖們一直想馴服境內的各大名川,拯救受河川豐盈、飢荒和洪水週期威脅的無數生靈。自1949年中共建政以來,中共在中國土地上興建了數千座大壩,堪稱千古以來絕無僅有的環境大浩劫,並將其模式輸出海外。呼籲停止興建大壩的非營利組織「國際河流」(International Rivers)稱,中企公司和中國銀行涉及了在66個國家約300個的大壩興建項目。

中國最具有爭議性的水力發電場是三峽大壩,其發電量達22.5吉瓦,是全球最大的水力發電場。相比之下,美國的胡佛水壩(Hoover Dam)僅有其1/10的發電量。但三峽大壩蓋太大且太危險了。專家預測,三峽水庫的淤沙將威脅大壩的穩定性,並降低其發電的能力。他們警告說,大壩的巨大水庫將淹沒超過100萬人的家園,它會被污染,並改變長江的流量和生態環境。他們還擔心,大壩可能導致地震,因為它坐落在兩個主要斷層線上。

政治力量終究壓倒了科學論證。1992年,近1/3的中共人代在興建三峽大壩上棄權或投反對票,時任中共總理的李鵬決定興建大壩(其女兒李小琳2008年出任國營企業中國電力國際董事長)。

今天,中共當局承認當初反對三峽大壩的預言非危言聳聽,因而提出緩合衝擊的策略應對,其中包括在其上游建造小南海大壩等來緩和其流量。

更諷刺的是,薄熙來在2012年下臺前幾天還主持了小南海大壩的破土儀式。負責長江該河段的中國長江三峽集團公司,已開始稍微籌辦水壩的準備工作,居民也被告知安置的事宜。去年,重慶官員已將小南海大壩列為2013年的一個「重大項目」,不管環評報告如何,其興建已成定局。

美國環保團體「大自然保護協會」(The Nature Conservancy)郭巧玉(音譯)認為,重慶大可改善現存的大壩項目來提升發電量。計畫在金沙江附近建造的12個大壩的發電量可達小南海大壩的近30倍。該地區計畫興建的大壩有90多個。

四川地質專家方曉(音譯)稱,小南海大壩也可能沖毀餵養重慶3,200萬人口的農田。他在2011年寫信給國家領導人說,小南海大壩附近地區土地「最富庶……是長江兩岸可耕種土地的彙集地。」

的確如此。在當地長江沿岸種植番茄、黃瓜和辣椒的農人廖仁剛(音譯)說,他去年賺了13萬人民幣(合美金2.1萬元)。但他無奈地說,「如果他們想拿走土地,他們就能做到,因為他們是國家,那是他們的決定。」

小南海
小南海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