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串大案速審速決 習近平為何這麼著急(圖)

震懾互聞網未果 張家川、高院、習近平火了


【看中國2013年09月25日訊】連串大案速審速決 習近平為何這麼著急 / 蘋果日報

大陸司法界本週高潮迭起,週日是薄熙來案一審宣判,週一是甘肅「造謠」少年楊輝獲釋,週二是前鐵道部長劉志軍的女金主丁書苗案開庭、陝西「房姐」龔愛愛案開庭,週四是李天一(圖)涉嫌輪姦案宣判,週五是王書金姦殺案宣判,連串備受網民關注的大案、要案,為甚麼擠在一塊了結?
下週二就是中共建政64週年,當局過往有洗太平地的傳統,即在長假期前展開一輪嚴打嚴判,以收殺雞儆猴、維護假期平安之效。不過,本週結案的只有楊輝被行政拘留涉及當局維穩需要,但他由刑事拘留改行政拘留並獲釋、免於牢獄之災,則是民間輿論替他打抱不平的結果。

看 深一層,當局對連串大案、要案速審速決,與整肅網路大V是一脈相承的,是為了控制網路輿論。網路輿論的影響力早已超出報紙、電視、電臺等官方控制的傳媒媒 體。當局今次為控制網路輿論導向而雙管齊下,一是整肅大V,不讓他們製造熱門話題;二是加快冷卻網路熱門話題,經上週重慶淫官案、陝西「表哥」案審判及今周連串大案審判,近期網路熱點基本上已清理完。

可預見的是,當局風急火燎地清理網路關注的大案要案後,將展開新一輪正面宣傳,以慶祝建政64週年,並為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鳴鑼開道。但在官員貪腐、官民衝突此伏彼起的背景下,當局如此整肅網民、清理積案只不過是揚湯止沸,主導不了網路輿論。


震懾互聞網未果 張家川、高院、習近平火了 / 美國之音

僅僅在一個星期之前,中國甘肅張家川還是一個絕大多數中國人從未聽說過也沒去過的地方。

然而,一夜之間,張家川一舉成為中國網民萬眾一心、念茲在茲的關注焦點所在,成為世界媒體當中成為一個熱詞,一個熱地名;張家川發生的事情也成為一個童話,一個寓言,一個道德教訓,一個法律訓誡,一個政治警告。

當局色厲內荏

一切起因於一個張家川的中學生。

9月17日,張家川警方在以習近平為總書記的中共最高當局發動的整治網民言論的運動中一馬當先。

張家川當局對一個在網際網路上對政府作為發出質疑的青少年初中生痛下毒手,予以刑事拘留,從而創造了一個驚人的中國第一,世界第一,並以一種最富有戲劇性的方式向全中國和全世界宣告中共及其政府的強大、強硬、強力、強勢。

然而,不到一個星期,中國的網際網路形勢陡變。

2013/09/24/20130924195521691.jpg

中國公眾、中國網民、被投入冤獄的楊姓少年家人沒有像當局顯然所預期、所期望、所預計的那樣被嚇倒。

在世界媒體的圍觀下,在中國網民滿腔憤怒的譴責和聲援中,張家川當局和中共北京當局的御用媒體出爾反爾,自相矛盾,進退失據,節節敗退。

最後,世人在9月23日(星期一)凌晨時分看到了一幕通過微博實況轉播的令人哭笑不得的滑稽劇:張家川警方在被迫無條件釋放楊姓少年時由於過於慌張和倉皇,導致兩輛警車相撞(顯然輕微碰撞,無人受傷,警車損傷情況不詳)。

張家川當局及其後盾北京當局如此色厲內荏,在中國網民中引起鬨笑,嘲笑,開懷大笑,在網際網路上形成了潮水般的「喜大普奔」(中國網民用於諷刺中共宣傳陳詞濫調的網路縮略語,「喜訊傳來,大快人心,普天同慶,奔走相告」)。

順便說一句,「喜大普奔」是一個縮略語,有言簡意賅的優點,也有不夠準確的缺點。例如,張家川警方中國網民的齊聲喝叱聲中被迫無條件釋放無辜被濫抓的楊姓少年,雖然引起眾多公眾和網民的歡唿雀躍,高聲歡慶,但也引起許多人的痛心疾首,如喪考妣。

雖然這種挑戰人類基本良知的痛心疾首、如喪考妣之聲顯然在中國公眾當中不得人心,但也足以顯示「喜大普奔」當中「普天同慶」的說法是不準確的。

張家川、高院、習近平火了

用當今中國大陸流行語說,尤其是用當今中國的網民流行語說,由於張家川當局對青少年痛下毒手,張家川火了,給中國警察以言治罪、隨便抓人提供法律依據的中國最高法院火了,策動、發動、推動整治中國網民言論運動的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火了。

中外觀察家們普遍認為,張家川當局以及中國各地警方近來大打出手,狂抓批評者,並不是因為他們不約而同的發了瘋,而是他們響應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最高當局的號令。

也就算是說,觀察家們普遍認為,中國各地警方,以及中國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動用或創造各種奇妙的罪名鎮壓中國公眾言論自由,頻繁作出大動作,其鎮壓打擊的範圍包括未成年人,這種看似驚人和離譜的做法,其實是奉旨行事,是執行習近平的指令。

中國一位網民發出的評論,很是言簡意賅、生動形象、曲盡其妙、諧謔嘲諷地表達了上述的看法:

「對大大負責,從娃娃抓起」

(註:「大大」,中國北方省份一些地區對長輩的稱唿,意思可以是「爹爹」或「伯伯」,習近平的一些支持者稱他為「習大大」;「從娃娃抓起」本來的意思是,孩子的培養教育或訓練要從小時候開始,然而,中共當局別出心裁,將孩子抓起來,用手銬和牢房培養教育或訓練孩子,從而創造出舉世無雙的關愛未成年人的做法。)

少年為何下獄

中共當局通過逮捕甘肅張家川楊姓初中三年級學生來震懾膽敢對中共及其政府發出質疑也批評意見的網民,結果招致中國網民萬眾一心的強力反擊,當局被迫至少是暫時敗退。這一事件大有可能載入中國和世界網際網路和社交媒體發展史的史冊。

作為歷史的初稿,在這裡不妨首先陳述這一事件的新聞脈絡:

9月中旬,張家川發生一起非正常死亡案件。楊姓少年與許多當地人一樣,對政府當局處理那起案件的做法有有異議和批評,楊姓少年將自己的意見發表在網際網路上;9月17日,張家川公安局派人到學校裡將楊姓少年抓走並刑事拘留,理由是這孩子通過網際網路散佈謠言,其謠言被轉發超過500次,符合最高法院新發布的打擊網路異議的司法解釋。

中共警方將打擊網路批評意見的打擊範圍擴大到未成年人的更大、更宏觀的背景則是:

---8月19日,中共最高領袖習近平在中共宣傳部門幹部會議上高調表示要打擊在網際網路上對中共及其提出批評的網民,尤其是要打擊網際網路上對中共持批評態度的意見領袖;習近平甚至動用中共已經廢棄了30多年的陳舊語言,聲言要嚴肅打擊對中共及其制度提出批評意見的「一小撮反動知識份子;」

---習近平及中共當局一直沒有給「一小撮」和「反動」提出任何定義,從而中國各地警方隨意抓人提供了廣闊天地大有作為的用武之地;中國各地警方聞風而動,四面出擊,以各種新奇甚至是滑稽的罪名(如嫖娼、聚眾淫亂、呆在自己家裡擾亂社會秩序、污蔑中共烈士「狼牙山五壯士」,等等等等不一而足)抓捕批評者,從而將現在已經被判刑的中共原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開創的高調打擊批評者的做法由重慶普及到了全中國;

---在眾多批評者批評在習近平當局濫捕濫抓批評者、肆意踐踏法律、導致中國法治倒退不止30年之際,以習總為首的中共掌控的中國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兩高)適時發出新奇甚至是滑稽的司法解釋,規定網際網路網路空間可以視同為三維空間、網路言論可以視同為實際煽動行動;兩高司法解釋之荒唐離譜給中共當局肆意抓人提供了極大的方便,也讓全中國和全世界目瞪口呆;

---中共警方根據習近平的最高指示和兩高蔑視基本法律原則和正義原則的司法解釋,展開了一種抓人比賽;一時間,中國網際網路上一片肅殺之氣,千百萬網民因害怕動輒得咎而噤若寒蟬;在抓人比賽中,甘肅張家川當局奮勇爭先,在9月中旬大顯身手,到學校裡把正在上學的16歲未成年人、初中三年級學生楊輝(楊姓學生的藝名),從而一舉創造了歷史,創造了世界史。

於是,張家川火了,中國最高法院火了,策動、發動、推動整治中國網民言論行動的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火了。

說到這裡,需要一點語文說明。

在當今中國大陸,這種所謂的「火」有兩個基本含義:

1)紅火、人氣旺、吸引眼球的火;

2)火燒眉毛、火燒屁股、令人如坐針氈、如熱鍋上的螞蟻的火。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所崇拜的中共已故領導人毛澤東生前曾經發出大聲抱怨和警告說,其老戰友轉變成陰謀家的林彪元帥及其朋黨試圖讓他如此火起來,好烤死他;幸好他有自知之明,躲過了那種表面看似擁戴他、實際則可能是毀掉他的所謂的「火」。

顯然,同一種「火」正在考驗和烤驗習近平。

截至目前,來自中國的各種跡象顯示,至少是在張家川回合的考驗中,習近平當局及其御用喉舌被烤得很難看。

灼熱的圍觀

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中共當局打擊異議、鉗製表達自由連未成年人也不放過,這種滑稽可笑又恐怖可怕的奇特治國術引起世界震撼。

從世界媒體報導中隨便抓一把標題,便足以展示中共當局如何武功蓋世,威武強大,震懾力十足,顯示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如何跟當今世界文明如何格格不入,顯得怪異,可笑、可鄙、可憐、可嘆,成為全世界恥笑、嗤笑的笑柄:

「中國:因在網上說遊行便被認定是煽動,初中三年級學生被拘捕」(日本時事社)

「中學三年級在網上說一句‘遊行’便被拘捕中共警察當局表示該生‘對社會安定造成深刻影響’」(日本共同社)

「中國青少年被捕,有爭議的罪名是在網上散佈謠言」(美國《洛杉磯時報》)

「中國反謠言誹謗法規新出臺,第一位被捕者是一個16歲的男孩」(英文《國際工商時報》)

「根據中國新的言論管製法,中國一位學童成為被拘捕的第一人」(印度英文《印度時報》)

順便說一句,中共當局鎮壓青少年的做法顯然把《印度時報》那位記者給震懾昏了頭,讓他把男學童schoolboy錯寫成女學童schoolgirl。

過癮痛快的評論

有這樣的世界媒體的圍觀,有這樣的新聞標題聳人聽聞,猶如天方夜譚、堪比中世紀黑暗,但又絕對貨真價實,完全是中國的實況,因此,張家川、中國兩高和習近平要想不火也可謂難上難。

然而,公平地說,由於語言、文化和歷史的隔閡,世界媒體對中國畢竟是隔岸觀火。上述的這些世界媒體的新聞標題雖然對外國讀者足夠刺激,足夠狗血,但還是難免讓普通的中國大陸公眾感覺雖然大致正確,但不到位不過癮,有些隔靴搔痒。

對中國公眾來說,要想讀過癮到位、痛快淋漓的評論,還是要找同文同種的人。

於是乎,來自臺灣的反對黨民主進步黨立法委員洪智坤不負眾望,提供了一條對中共當局具有極大殺傷力的評論:

「這兩天在臺灣最熱門的大陸新聞,就是15歲的初中生傳謠被刑拘的消息。臺灣的小屁孩們既羨慕又嚇尿,心情複雜啊!誰會想到初中生一夕之間爆紅?更想不到一個初中生成了殺雞儆猴的對象?對岸當局這次算是成功嚇壞了臺灣年輕人。」

洪智坤上述這則微博貼中大玩黑色幽默。然而,大致瞭解中臺關係的人很容易聽出洪智坤黑色幽默的弦外之音,言外之意。

眾所周知,臺灣民進黨是一個多年來主張並追求臺灣獨立的政黨。民進黨主張臺灣必須獨立的一個最重要的理由是,臺灣人民流血流汗,好不容易打拼才爭取到民主制度,因此絕對沒有理由走回頭路自己找二茬罪受,沒有理由接受堅持一黨獨裁的中共的統治。

換句話說就是,洪智坤說臺灣海峽對岸當局「這次算是成功嚇壞了臺灣年輕人」是半真半假死無對證,但海峽對岸北京當局對青少年使毒手的壯舉可說是毫無疑問再次極大地幫助了臺灣民進黨宣傳了台獨主張的必要性和正確性。

與此同時,就黑色幽默和給網民提供鼓舞和娛樂而言,中國大陸的網上高手也大有人在,如下面這樣一則讓習近平當局哭笑不得的犀利評論:

「史書一定會這麼說的:為了讓自己看上去更加正確,他們選擇了世上最孤獨的活法:一種思想、一種聲音、一種溝通方式——抓人。為了進一步烘托強大的形象,他們派出幾十個全副武裝的警力,英勇合圍,成功抓走一個‘造謠’的初三學生。」

民心與眾怒

一個星期前,習近平當局整治網路言論的運動似乎取得了相當大的、甚至是決定性的成就,中國的網際網路上,尤其是微博上,當局所不喜歡的言論或批評性意見大幅度減少。

然而,不到一個星期過後,隨著甘肅張家川楊姓少年被抓捕,形勢陡然一變。

成千上萬的中國網民顯然在那個楊姓少年身上看到了自己的身影,自己的命運。網民於是選擇推開恐懼,不再沉默,為那素不相識的楊姓少年、為了他們自己發出了震耳欲聾的憤怒吶喊:

「今天的微博基本上全是為被刑拘初中生吶喊,這實在是近來一連串違憲濫法的荒唐言行激起了民憤。改革開放最大的功跡是打開了鐵幕,而鐵幕一旦打開,民智一旦啟蒙,是再無法倒行逆施了的,哪怕刀光劍影寒徹入骨。」

「你其實不是在為甘肅張家川16歲孩子唿吁,是在為你自己該有權利唿吁;你不是在為甘肅張家川16歲孩子吶喊,是在為你的應有未來吶喊:你不是在為甘肅張家川16歲孩子努力,是在為你擁有自由言論努力。孩子就是你鏡子,就在觸手可及的身邊,今天你沉默了,下次你就響不起來;今天你不站出來,下次,必癱!!」

包括學者、作家、律師、和普通學生、工人、農民、打工族的中國網民齊聲斥責中共張家川當局的暴政,斥責中國兩高推出鉗制公民言論自由的惡法。

中共官方的喉舌新華社多次發表所謂的新聞報導,對楊姓少年落井下石以坐實張家川警方所謂楊興少年造謠惑眾、聚眾滋事咎遭受懲罰、實為由自取之說。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則在一邊敲邊鼓,聲言楊姓少年遭打擊,並非證明兩高那新奇甚至是滑稽的司法解釋有什麼問題。

然而,新華社和《環球時報》只是淪為中國網民的笑柄。

與此同時,中國網民萬眾一心,攻勢凌厲,有勇有謀,相互支援,相互激勵,配合默契,飛快調查出讓張家川當局和北京當局難以直面、難以承認、又難以否認的一系列事實,其中包括:

1)新華社在其報導中將楊姓少年發表的「看來必須得遊行了」的說法,改成「必須得遊行了」,將一個價值判斷移花接木修改成一個號召,大有替張家川地方當局羅織楊姓少年罪名的嫌疑;

2)張家川警方說楊姓少年發帖煽動了抗議政府處理那起非正常死亡事件的遊行;然而,中國網民的調查發現,實際情況是遊行在先,楊姓少年的言論在後;警方顯然是造謠誣陷少年;

3)張家川是中國貧困縣之一,其許多普通民眾的生活水平屬於第三世界的貧困水平;但張家川政府建築之豪華氣派則是大大超過任何第一世界國家的任何同級政府;

4)最要命的是,主持抓楊姓少年的張家川公安局局長白勇強是一個奇妙的漏網行賄罪犯嫌疑人,有法院判決書為證,白勇強當年為了陞官而行賄5萬元。

當局節節慌亂敗退

上述事實在全中國、全世界曝光,形勢隨之發生轉變或逆轉,使中共當局、習近平當局難以招架。

面對中國公眾、中國網民洶湧如潮的憤慨和譴責,張家川當局和習近平當局面臨一個比一個壞的選擇。

本來,中共當局動用警察的力量對一個未成年人實行以言治罪已經足夠震驚世界,如今再爆出實際主持治罪的那位公安局局長是一個行賄犯罪嫌疑人。

假如中共當局選擇對那楊姓少年繼續迫害打擊以震懾不聽話的中國網民,那麼,批評者對習近平當局的所謂「清網」即收緊網路言論自由行動的批評就得到了徹底的、戲劇性的坐實,使習近平當局難以招架。

批評者發出的批評是:習近平發動鎮壓網路表達自由的運動之所以能夠得到中共各地各級政府的積極響應,主要是因為在無官不貪的中共體制下,各地的貪官都非常樂意趁機清除批評者。

面對全國網民的瞭解事實之後的憤怒,中共當局開始節節敗退。

張家川警方首先悄悄撤銷了根據兩高公認的荒謬可笑的司法解釋而來的楊姓少年娃網上發帖被轉500次因而構成犯罪的罪名;代之以尋釁滋事的罪名。

中共喉舌新華社為張家川當局幫腔,試圖坐實楊姓少年的罪名,於是,新華社跟張家川當局一道受到中國網民的痛斥。

在遭到如此痛斥和抨擊之後,張家川當局和新華社再次倉惶敗退。

然而,新華社在9月22日還是發出一則成為笑柄的敗退還要裝勝利的新聞:

「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從甘肅公安廳獲悉,經甘肅警方聯合工作組對張家川縣初中生楊某涉嫌尋釁滋事案調查核實,鑒於楊某系未成年人以及歸案後的悔罪表現,決定撤銷刑案,對其行政拘留7日。記者姜偉超王艷明」

新華社和甘肅當局此舉再次受到中國網民的痛斥:

「1、少年不構成犯罪已是公認事實,但豈能轉行政拘留?當地政府部門豈會不懂法律規定?為何再次公然違法?2、(張家川公安局)局長行賄事實,已涉嫌觸犯刑法,法院判決已確認,豈能僅免職處理?3、中國法律尊嚴何在?」

與此同時,楊姓少年的父親則堅決表示:不接受警方的行政拘留;警方糾錯只有一個方法,這就是撤銷對楊姓少年的指控,立即放人。

在楊姓少年父親作出上述表示幾個小時之後,在中國網民的強大壓力之下,在世界媒體眾目睽睽的圍觀和嘲笑中,甘肅張家川警方像甩掉手中的燙手山芋一樣慌忙、倉惶、倉促釋放楊姓少年,從而出現了上述的兩輛警車相撞的一幕滑稽劇。

少年與強權

甘肅楊姓少年在中國全國網民的支援下與張家川強權、北京強權的對決、並取得至少是暫時性的勝利。

楊姓少年的故事由此成為一個童話,一個寓言,一個道德教訓,一個法律訓誡,一個政治警告。

楊姓少年的故事是使許多觀察家不禁想起基督教聖經所說的少年大衛與巨人歌利亞的對決。

聖經上的大衛當年面對的是力大無比的巨人歌利亞。當今中國的楊姓少年面對的是力大無比的國家機器。

聖經上的大衛在上帝的護佑關照下擊殺不可一世的歌利亞。當今中國的楊姓少年在中國公眾的護佑關照下逼退了不可一世的強權。中國網民由此獲得一次難得的勝利,從而一掃過去幾個月中國網際網路上的陰霾氣氛。

有熟悉中國歷史和政治的觀察家注意到,將楊姓少年跟大衛相提並論,將上帝與中國公眾、中國人民相提並論,這種說法從某種意義上說也非常符合習近平所崇拜的毛澤東的說法。

在1945年發表的《愚公移山》一文中,毛澤東特意聲明,共產黨的上帝就是人民,共產黨要想獲得勝利必須感動人民,得到人民的支持。

批評者指出,毛澤東生前對人民只是操縱和利用。現在還不清楚習近平如何看中國人民。

詩性正義能否成現實?

與此同時,在另一些觀察家看來,甘肅張家川楊姓少年敢於並樂於行使自己批評政府的公民權利,得道多助,甘肅張家川當局以及北京當局打壓批評者失道寡助,也是一種「詩性正義」的實現。

所謂的「詩性正義」(poeticjustice),是源自西方文學批評的一個概念,大意相當於中文的公理不可違,民心向背不可違,公義公道自在人心;壞人可以得逞於一時,但不會永遠得逞、最終必將受懲罰之類的意思。

「詩性正義」的另一解是「理想狀態的如詩一般美妙的正義」,即惡必有惡報,善必有善報、絕對不會有差錯的正義。

然而,中國公眾,中國網民顯然很清楚自己並非生活在詩情畫意中,可以安享詩性正義。中國網民顯然很清楚當今中國的現實,尤其是清楚甘肅張家川楊姓少年的故事所反映出的現實:

「最高法、最高檢、公安部等部門規定,非有法定事由,不得公開未成年人的行政處罰記錄和被刑事立案、採取刑事強制措施、不起訴或因輕微犯罪被判處刑罰的記錄。但甘肅警方在通報#張家川初中生網路尋釁滋事案#處理情況時,卻散佈該生盜竊摩托車的信息。這比編造謠言尋釁滋事還惡劣!」

「張家川初中生楊同學已於今天(9月23日)凌晨重獲自由。雖然當地政府還想用改‘行拘七日’當台階遮面子,但畢竟大勢所趨,敗局已定。這不是‘開恩’,也不是法治的勝利,僅僅是輿論的重壓,民憤的力量,是它們臉面丟盡、醜態百出下的無奈讓步,而且瘋狂報復或許就在明天,善良的人們不必天真,更無須慶祝!」

在另外一方面,在張家川無罪楊姓少年獲得中國眾網民所認為的應得釋放、中國眾網民為之「喜大普奔」的同時,中國也有人如喪考妣,為楊姓少年逃脫了當權者的懲罰而扼腕嘆息:

「張家川少年被釋放,捕頭被免職。好多人歡唿是公眾又一次迫使強權退讓,將民主法治又推進一步。個人覺得這開始有點民意綁架公益的味道了。既然那少年已滿十六週歲,根據罪行法定,刑法面前人人平等原則,加之新司法解釋已生效。對其刑拘我覺得沒有法律上的問題,後期再依據其是未成年人從輕處理就是了。」

張家川楊姓少年的故事無疑已經成為一個童話,一個寓言,一個道德教訓,一個法律訓誡,一個政治警告。

然而,此處童話寓言的寓意、道德法律的訓誡或政治的警告的意義現在顯然依然是懸而未決。所謂的網際網路震懾在當今中國到底是誰震懾誰還難下定論。畢竟,中共當局在中國依然是執掌著生殺予奪的絕對權力。

中國民眾和當局的博弈在繼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