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相思莫上樓,樓上多風雨

2013-09-25 12:00 作者: 李克強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09月25日訊】講愛恨情愁,「相思」是很重要的一部分。許多人因為愛而相思,因相思而幽恨,因相思而動情,因動情而惹出種種閑愁,這其實已經是愛情生活的一大部分。詞人常是多情人,寫「相思」之生動,自不待言。在討論詞作裡的「相思」之前,必須先提兩個因相思太深而病死的故事。
 
明初的才子林鴻娶了才女張紅橋,兩人吟詩作對,過著神仙般的生活。婚後一年,林鴻從福建到當時的京城南京當官,夫妻相惜相別,林鴻作了一首「念奴嬌」: 

鍾情太甚,任笑吾、到老也無休歇。月露煙雲都是恨,況與玉人離別?軟語叮嚀,柔情婉轉,熔盡肝腸鐵。歧亭把酒,水流花謝時節。
應念翠袖籠香,玉壺溫酒,夜夜銀屏月。蓄喜含嗔多少態,海岳誓盟都設。此去何之?碧雨春樹,晚翠千千疊,圖作羈思,歸來細與伊說。  

「圖說羈思,歸來細與伊說」,正是宋朝柳永「願低幃昵枕,輕輕細說與,江鄉夜夜,數寒更思憶」的款款深情。這情,林鴻自己也講「鍾情太甚」,別人嘲笑,他「到老也無休歇」。而這種種,也源自太太的「軟語叮嚀,柔情婉轉」,也才「熔盡肝腸鐵」。
 
張紅橋也同以「念奴嬌」回了丈夫一首: 

鳳凰山下,恨聲聲玉漏,今宵易歇。三疊陽關歌未竟,城上棲鳥催別,一縷情絲,兩行清淚,漬透千重鐵。重來休問,尊前已是愁絕。
還憶浴罷描眉,夢迴攜手,踏碎花間月。漫道胸前懷豆蔻,今日總成虛設。桃葉津頭,莫愁湖畔,遠樹雲煙疊。剪燈帘幕,相思誰與同說?  

「豆蔻」又稱「含胎花」,聽說婦人配帶身上也可以生子。張紅橋此處已是談起夫妻情事,本想甜甜蜜蜜為丈夫生個孩子,一家人和樂生活,一切都因丈夫要遠離而「虛設」,呼應林鴻的「海岳誓盟都設」,也因此而「一縷情絲,兩行清淚,漬透千重鐵」。

什麼東西可以「熔盡肝腸鐵」?又是什麼東西可以「漬透千重鐵」?這世間除了情愛,恐怕沒有其他更奇妙的力量,只是這情愛有時也沒有好結局。 

這兩首「念奴嬌」,情意纏綿,文字也美,本來就已是佳作,而林鴻夫婦的遭遇,更是感人。 

林鴻到了南京也常寫些情詩、情詞寄回給張紅橋,但是紅橋自從丈夫出門以後,常獨坐小樓,「相思誰與同說」?很是憂傷,接到丈夫的作品更傷心。就這樣深切思念,張紅橋沒幾個月就病死了。林鴻接到消息,大哭好幾場,以後只要經過紅色的橋,就會想起張紅橋,總是要不開心好幾天。
 
清初的大詞人朱彞尊有一首作品,寫的是另一個關於「橋」的淒美故事:    

高陽臺

橋影流虹,湖光映雪,翠帘不卷春深。一寸橫波,斷腸人在樓陰。游絲不系羊車住,倩何人、傳語青禽?最難禁。倚遍雕闌,夢遍羅衾。
重來已是朝雲散,悵明珠佩冷,紫玉煙沉。前度桃花,依然開滿江潯。鍾情怕到相思路,盼長堤、草盡紅心。動愁吟。碧落黃昏,兩處誰尋?  

作品的上闋是講佳人在橋邊樓頭望見心儀之人,既無法用游絲留住他,也請不動青鳥去傳訊,幽然斷腸。下闋是寫這男子重遊舊地,佳人已如朝雲逝去。「明珠佩冷」是講鄭交甫遇上兩位江妃的故事,她們解佩相贈,卻一下子人、佩都不見了;「紫玉煙沉」是吳王夫差女兒紫玉的故事,她愛慕韓重,無法嫁他,竟然就死了,她母親曾看到她靈魂歸來,抱之成煙。「悵明珠佩冷,紫玉煙沉」就是講這橋畔樓頭的痴情女子已死。而「草盡紅心」是關於古人夢到葬西施「滿地紅心草」的故事,也暗示了死亡。「碧落黃昏,兩處誰尋」是化自白居易「長恨歌」中的「上窮碧落下黃泉,兩處茫茫皆不見」,講唐明皇在楊貴妃死後的情態。
 
「鍾情怕到相思路」。朱彞尊這首「高陽臺」,是紀念當時一段故事。男主角葉元禮有一天經過「流虹橋」,有女郎在樓上看見他而且愛上他,居然在葉元禮不知道的情況下,因思念過重而死亡。這女郎剛死,葉元禮也剛好再路過其門,女郎的母親攔住葉元禮,告訴他這女郎臨終講的一些話,葉元禮深受感動,進她家痛哭失聲,這女郎才瞑目。朱彞尊的友人做傳記載此事,他則寫下這首淒美異常的作品。
 
張紅橋因思念丈夫林鴻而死,林鴻自此每過紅色的橋就傷心。流虹橋邊的樓頭女子因愛慕葉元禮,思念至死,死還不能瞑目。這都是感人的故事,而且是真實發生的。就連吳王夫差的女兒紫玉,不也是為相思而死的痴情女?
 
思念可以傷人如此之深,恐怕是一般人無法想像的。不過,只要有情有愛的人,必然有過想念的經驗;這想念,其實就是相思,只是一般人的相思不必至死。

詩詞中,關於「相思」的作品非常多,除了一部分是文人彼此間相惜相別之後的相思,大部分談的還是男女情愛的相思。雖然有些道學家喜歡把詞人的作品戴帽子,解釋「相思」是憶君王、懷故國;但是,從多數詞作中,還是可以體會男女相思的各種苦楚。有些詞人乾脆就把每一句都鑲上「相思」二字,看看道學家還如何解釋這「相思」。
 
蝶戀花

別後相思無限憶,欲說相思,相思終無計。擬寫相思持送似,如何盡得相思意。

眼底相思心裏事,縱把相思、寫盡憑誰寄?多少相思都做淚,一齊淚損相思字。

這是宋朝石孝友的作品。相思原來是說不得、寫不得,再多情意也只有相思一語帶過,詞人通篇儘是相思,也算奇作。詞裡的曲牌很多,其中就有「長相思」,宋朝另一詞人向滈也曾以「長相思」寫盡相思:

長相思

行相思、坐相思,兩處相思各自知,相思更為誰?

朝相思、暮相思,一日相思十二時,相思無盡期。

古時一天十二時辰,「一日相思十二時」,那當然是「鎮日相思」。而相思必有兩人,也必有情愛,互相也知道對方一定在相思,所以才有「兩處相思各自知」這樣的佳句。向滈的「長相思」和石孝友的「蝶戀花」都是通篇每句相思,情深意重,不能視為遊戲之作。  

長相思

折花枝,恨花枝,準擬花開人共卮,開時人去時。

怕相思,已相思,輪到相思沒處辭,眉間露一絲。 
 
「卮」讀知,是酒杯。這是明朝詞人俞仲茅的作品。為什麼要折花枝、恨花枝呢?原來是準備花開時候與心上人對花共飲,沒想到花真開的時候,心上人也走了。而人最怕的是相思之苦,沒想到自己也落入相思之中,無處可迴避。

「輪到相思沒處辭,眉間露一絲」是名句。清朝王士禎批評這是盜自宋朝女詞人李清照的「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而李詞也脫胎於宋朝范仲淹的「都來此事,眉間心上,無計相迴避」。其實,這三人這三句都是講相思,沒有什麼盜用的意思,也沒有高下之別。相思之苦,展露在臉上的就是皺眉,所以「輪到相思沒處辭,眉間露一絲」。而眉毛不能長皺,偶爾一舒展,這相思又爬上心底,就是「才下眉頭,卻上心頭」。這相思不管在眉間、心上,都是揮不去的,也才有「眉間心上,無計相迴避」。范仲淹、李清照、俞仲茅都是描寫相思的高手,由此可見。

宋朝末年有一宮人袁正真也曾以「長相思」這曲牌寫過很美的作品:

南高峰、北高峰,南北高峰雲淡濃,湖山圖畫中。

採芙蓉、賞芙蓉,小小紅船西復東,相思無路通。

芙蓉有木芙蓉、草芙蓉,是很淒美的花,有些地方把蓮花、荷花稱為芙蓉,可能就是草芙蓉,這裡應該是指荷花,所以有「小小紅船西復東」。小船被困於大片荷花當中,左也出不去、右也出不去,相思就是這個樣子,始終在一番情意中打轉,卻無路可通。反過來,如果相思有路可通,那也不必長相思了,反正對方已知道我在相思,我又何必相思?而這「相思無路通」是一種苦楚和無奈,有時真想就不要相思了。   

卜運算元

我向河南來,伊向河西去,客裡相逢只片刻,無計留伊住。

去住總由伊,莫把眉頭聚,安得并州快剪刀,割斷相思路。 

這是南宋詞人汪元量的作品。「住」就是「留」的意思,宋詞中常見,應該是當時的口語。并州的剪刀在唐宋就很有名,很鋒利,詩詞中常見,如唐杜甫「焉得并州快剪刀,剪取吳松半江水」,宋姜白石「算空有並刀,難剪離愁千縷」,宋黃孝通「這次第,算人間沒個、並刀難斷,心上愁痕」,都是講并州剪刀,已成典故。

汪元量這是贈妓的作品,匆匆聚散,仍有相思,明知「相思無路通」之苦,也只能設法「割斷相思路」。割斷相思路,兩人仍在兩地相思,其實對現況沒有什麼改善,不過相思的苦楚可能因此分成兩半,各由一人承受,總比兩人各自承受彼此兩份情意來得輕鬆一些。「割斷相思路」的意思,就像宋詞人徐照的「恰似剪刀裁破恨,伴隨妾處半隨君」,也像宋朝毛滂的「此恨平分取,更無言語空相覷」,是兩人各自承受自己的愛恨情愁,這相思的苦楚,因此得以不必相乘相加。
 
汪元量,字水雲,他曾是一段故事的男主角。 

他是南宋末期的大詞人,精通音律,被請入深宮和後、妃、宮女一起吟唱。元忽必略滅宋,眾多宮女由南方的杭州被俘往北京,汪元量也在其中。後來,汪元量獲釋得以返回南方,至少有十多名淑人都以「望江南」這曲牌作詞送他。
 
這些江南美女被送入深宮,如今一起滯留北方,命運又極悲慘,實可想見她們送別汪元量的心情。宋詞中有「贈汪水雲南還詞」十數首,每首因真性情而見真意,作品不俗,也看出汪元量這些女弟子的功力。試選幾首如下:
 
秋夜永,月影上闌干。客枕夢迴燕塞冷,角聲吹徹五更寒,無語翠眉攢。

漸曉,把酒淚先彈。塞北江南千萬里,別君容易見君難,何處是長安? 

 

燕塞雪,片片大如拳。薊上酒樓喧鼓吹,帝城車馬走駢闐,羈館獨淒然。

燕塞月,缺了又還圓。萬里妾心愁更苦,十春和淚看嬋娟,何日是歸年?

 

今夜永,說劍引杯長。坐擁地爐生石炭,燈前細雨好燒香,呵手理絲簧。

君且住,爛醉又何妨?別後相思天萬里,江南江北永相忘,真個斷人腸。

 

春去也,白雪尚飄零。萬里歸人騎快馬,到家時節藕花馨,那更憶長城。

妾薄命,兩鬢漸星星。忍唱乾淳供奉曲,斷腸人聽斷腸聲,腸斷淚如傾。 

 
從汪元量贈妓的「割斷相思路」推測,想必他也是深情中人,又不知他如何看待這一群宮人的情意?而這些宮人,與汪元量未必有男女之情,托於詞作之中的還有國仇家恨和自己的遭遇,「相思」對她們來講,簡直就是斷腸。
 
描寫女性的相思,宋詞有一首幾近白話的作品:    

鵲橋仙

說盟說誓,說情說意,動便春愁滿紙。多應念得脫空經,是那個先生教底?

不茶不飯,不言不語,一味供他憔悴。相思已是不曾閑,又那得工夫咒你? 

 

這是「釵頭鳳」故事中的男主角陸游,從四川所帶回一名歌妓的作品。很多男性的詩人、詞人把男女情愛隱於春愁、秋恨之中,滿紙情意卻畏畏縮縮、講些空話,難怪這位蜀妓要問:「是那個、先生教底?」
 
反觀女性,談起相思,真的是「不茶不飯,不言不語」,放任自己憔悴,衣帶漸寬終不悔,整日精神都耗在相思裡,「又那得、工夫咒你?」 

這位歌妓的姓名不得而知,寫起詞來卻是得理不饒人。「咒你」是「恨你、罵你」的意思,常夾雜在相思裡,如果全心全意用於處理相思這東西,真也沒有閑工夫來咒你。

系裙腰

燈花耿耿漏遲遲,人別後,夜涼時,西風瀟灑夢初回。誰念我,就單枕,皺雙眉?

錦屏繡幌與秋期,腸欲斷,淚偷垂,月明還到小樓西。我恨你,我憶你,你爭知?  

「爭」,是「怎」的意思。這是宋朝魏夫人的作品,她可不是歌女一流,而是大家出身,丈夫曾布又是宰相,她也被封為魯國夫人,在當時是和朱淑真、李清照同樣被文人推崇的女詞人。而在這「系裙腰」的作品中,「我恨你,我憶你,你爭知」正是小女兒的神態,總是陷於相思的苦楚中,和「又那得、工夫咒你?」有不同的情趣。
 
論起相思,大家是平等的,宰相夫人也和歌妓一樣情深。在當時,文人和歌妓交往情生意動的故事很多,或許俗了一些,卻也是真性真情的男歡女愛,相思的好作品未必出於名家之手。宋朝就有施姓官員和歌女樂婉的唱和之作,十分纏綿。
 
這位施姓官員以「卜運算元」為調,寫下:

相逢情便深,恨不相逢早。識盡千千萬萬人,終不似伊家好。

別你登長道,轉更添煩惱。樓外朱樓獨倚闌,滿目圍芳草。 
 
這歌女樂婉想必也是才女,以「卜運算元」答作: 

相思似海深,舊事如天遠。淚滴千千萬萬行,更使人愁腸斷。

要見無因見,了拼終難拼。若是前生未有緣,待重結來生願。  

「相逢情便深」是一見鍾情的味道,「相思似海深」是自家苦楚的味道。這官員與歌女的際遇究竟如何?能不能因露水姻緣進而結成連理?都是令人好奇的。 

「卜運算元」這曲調有一名作,大家琅琅上口的: 

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

此水幾時休,此恨何時已,只願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  

這是宋朝李之儀的作品,相思本是兩人兩地為之,「只願君心似我心」,因為我已沉緬於相思,只要你的心情和我一樣,那也一定在相思,這樣才不辜負相思的意思。
 
這是文學作品中「換心」的筆法。五代詞人顧瓊寫過「永夜拋人何處去,換我心、為你心,始知相憶深」,宋朝徐照也寫過「妾心移得在君心,方知人恨深」。我的心意是說不明白、寫不清楚,只有妳的心變成我的心,妳才會完全明瞭這情意。
 
李之儀這作品膾炙人口,主要是把男女主角帶入詞中,宋朝另一詞人姚寬也有這種筆法的詞作:    

生查子

郎如陌上塵,妾似堤邊絮,相見兩悠揚,蹤跡無尋處。

酒面扑春風,淚眼零秋雨,過了別離時,還解相思苦。  

塵飛絮舞,相見兩悠揚,分手卻各自不知去處。姚寬寫道:「過了離別時,還解相思苦。」其實,在分手的當時,敏感多情的人已可預知日後相思之苦。也就是說,在別離的那一天,分手之前已有相思已有苦,宋朝晏幾道因此在描寫別離的作品中提過:「今日最相思」,唐朝李白也寫「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都是強調離別當下之苦。而別後之苦,第一夜最是相思。

太常引

故人別我出陽關,無計鎖雕鞍。今古別離難,兀誰畫、蛾眉遠山?

一尊前酒,一聲杜宇,寂寞又春殘。明月小樓間,第一夜、相思淚彈。 
 
這是元朝北平歌妓劉燕哥歡送一名官員赴山東所做。「第一夜、相思淚彈」就是講分離後的第一個夜晚。有些人強顏歡笑和心上人分手,夜半夢迴才知道相思的淒苦,甚至因為相思而睡不著、而掉眼淚。就是薄情人輕分輕別,想必孤眠時候,偶爾也會相思吧?雖不至於如劉燕哥一般落淚,只怕惆悵是免不了的。
 
宋朝晏幾道、晏小山是極痴情的人,和秦觀、秦少游一樣被稱為「古之傷心人」,他寫起相思,自然更是情深。 

長相思

長相思,長相思,若問相思甚了期?除非相見時。

長相思,長相思,欲把相思說似誰?淺情人不知。  

「淺情人」不是「薄情人」,應該是指感觸不如晏小山敏銳、不如他深情的人。對這種人說相思,如何說清楚? 

菩薩蠻

相逢欲話相思苦,淺情肯信相思否?還恐漫相思,淺情人不知。

憶曾攜手處,月滿窗前路。長道月來時,不眠猶待伊。  

深情人怨淺情人,淺情人又如何得知?怨而不得知,愛也不得知,相思便很無奈了。無奈而繼續相思,正是晏小山痴情處。「憶曾攜手處,月滿窗前路」是極美的句子,猶疑夢中。他有類似的作品:

清商怨

庭花香信尚淺,最玉樓先暖。夢覺春衾,江南依舊遠。

回紋錦字暗翦,漫寄與,也應歸晚。要問相思,天涯猶自短。  

晏小山的「夢覺春衾,江南依舊遠」,有唐朝岑參「枕上片時春夢中,行盡江南數千里」的味道。夢入江南數千里和情人相會,醒來卻是一場空,而相思到底有多長?「天涯猶自短」。這天涯數千里都還沒有相思那麼長,就好像孫悟空翻不出如來佛的手掌心,天涯有多長,相思就更長。

鷓鴣天

小玉樓中月上時,夜來惟許月華知。重帘有意藏私語,雙燭無端惱暗期。

傷別易,恨歡遲,歸來何處驗相思?瀋郎春雪愁消臂,謝女香膏懶畫眉。  

晏小山的詞中很多女子名,信手拈來,未必專指特定一人,此處的「小玉」和「小蘋、小碧」一般,都是小山憐惜之人。「歸來何處驗相思」是情深之人才想得出來的情語,非小晏莫屬。
 
瀋郎是指沈約,他寫信給友人,說他因為想念,腰帶常須移孔,因為憔悴而瘦了,連手臂都沒肉了。小晏用的是「消臂」這個典故,而「革帶移空」更是其他詞人常用的典故,有宋朝柳永「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的意思。
 
在詩詞中,潘郎常指潘岳,因為他發現自己兩鬢白了,所以也以「潘鬢」自稱鬢白。類似的包括屈原的弟子宋玉寫過感嘆秋天的文章,提到宋玉就是「悲秋」。庾信寫過「悲賦」,提到庾郎就是指沉溺於悲哀的人。王粲寫過「登樓賦」,他字仲宣,所以李清照就曾直接寫「仲宣懷遠」,指其登樓之淒苦。阮籍、阮嗣宗聽說可以使弄青眼、白眼,對俗人就使白眼,反之就使青眼,因而「青眼」就指文人雅士,或是深情所寄的對象。
 
這些典故多出在魏晉之時,唐詩、宋詞中引用的就很多。晏小山作品提到的「謝女香膏懶畫眉」,「謝女」也是一典。詩詞中的「謝女」有三種說法:一是指晉代才女謝道韞;一是因謝安石蓄妓而稱謝妓、謝女;一是指唐朝名妓謝秋娘,李德裕曾為她置豪宅;晏小山也寫過「夢魂慣得無拘檢,又踏楊花過謝橋」,謝宅、謝橋自然指謝秋娘。但是一般講「謝女」,大多已泛指女子。晏小山要「驗相思」,男的是手臂上的肉都瘦了,女的是無心畫眉,都是全心全意,用力相思。
 
晏小山的父親晏殊,關於相思的作品也不少,和小山比較,大晏的相思來得端莊,不致有「驗相思」之舉,卻寫盡相思之深、之苦,別有一番風味。 

玉樓春

綠楊芳草長亭路,年少容易拋人去。樓頭殘夢五更鐘,花底離恨三月雨。

無情不似多情苦,一寸還成千萬縷。天涯地角有窮時,只有相思無盡處。  

晏殊作品的特點,是音律流暢平和,很少用冷僻艱深的字,讀來很舒服,像「天涯地角有窮時,只有相思無盡處」讓人琅琅上口,而小山的「要問相思,天涯猶自短」,意境雖同,情已轉折,因怨而曲,這是大晏、小晏父子不同的地方。
 
「無情不似多情苦」,依字面也很好理解,但是多情究竟有多苦呢?晏殊說「一寸還成千萬縷」。「一寸」是指心,小小一顆心有著千萬縷愁思,自然是極苦。李後主、李煜寫過「一片芳心千萬緒,人間沒個安排處」,就是這個意思。我們現在講「心有千千結」也是這個道理,出自「心似雙絲網,中有千千結」,絲網兩張再交錯,比起千萬縷還要複雜多了,相思就是這樣的東西。

木蘭花

玉樓朱閣橫金鎖,寒食清明春欲破。窗間斜月兩眉愁,帘外落花雙淚墮。

朝雲聚散真無那,百歲相看能幾個?別來將為不牽情,萬轉千回思想過。  

這也是大晏的作品。寒食是古時很重要的節日,一說在清明前一、二天。歷代都有皇帝曾下令禁火紀念春秋晉文公時,避官在山裡和母親一起被燒死的賢士介之推,有的禁火一星期,有的禁火三天,稱為寒食,期滿由皇宮分出新火給百官,「輕煙散入五侯家」。慢慢大家藉著閑暇春遊,剛好和清明上墳成為「連續假期」,現在已不知有寒食的節日。
 
晏殊也很能寫情,清清淡淡,信手拈來都是好詞。像「窗間斜月兩眉愁,帘外落花雙淚墮」,文字律動得很美。又如「萬轉千回思想過」,平鋪直敘卻動人心意,用「思想」而不用「相思」,更是努力相思、認真相思的意思,耐人尋味。
 
小晏寫的是情人的相思,大晏寫的是文人的相思。這裡講的「情人」、「文人」不是指正在相思的那個人,而是小晏是深情人,大晏是典型的士大夫,不同類型的人寫相思,讀起來就有不同的味道。

臨江仙

憶昔西池池上飲,年年多少歡娛。別來不寄一行書,平常相見了,猶道不如初。

安穩錦屏今夜夢,月明好渡江湖。相思休問定如何?情知春去後,管得落花無?  

這是北宋晁沖之的作品,正是文人寫相思,而且還不是男女歡愛的相思,境界是有,總是少了幾分深情。南宋姜夔、姜白石也有一些相思的作品,隱男女情愛於文人詞中,比較哀怨:

鷓鴣天

肥水東流無盡期,當初不合種相思。夢中未比丹青見,暗裡忽驚山鳥啼。

春未綠,鬢先絲,人間別久不成悲。誰教歲歲紅蓮夜,兩處沉吟各自知。  

這是姜白石在元宵夜觀燈回家之後,夢醒而作,想必是夢裡又見到了思慕的人。「紅蓮」就指燈。「兩處沉吟各自知」,證明這已不是「單思」而是「相思」,問題是相思如此苦,所以詞人有「當初不合種相思」之嘆。當初真是不應該埋下這相思的種子,可是,如果沒有當初這種子,世間又那來情愛?
 
姜白石還有一首詞也是「感夢」而作。

踏莎行

燕燕輕盈,鶯鶯嬌軟,分明又向華胥見。夜長爭得薄情知?春初早被相思染。

別後書詞,別時針線,離魂暗逐郎行遠。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歸去無人管。  

「華胥」是指夢境,相傳黃帝有一次白天睡著了,夢見自己到了一個叫華胥國的地方,華胥國也被傳為是醉鄉的所在。依詞的內容,姜白石還是在思慕一位女性,而由女性的角度寫相思。基本上,這是文人寫相思,但已放入自己感情世界角落裡的隱隱深情,才有「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歸去無人管」。這兩句也是王國維的最愛。
 
清朝詞人林雲銘好讀書,被稱為「書痴」,有一天僕人準備好洗澡水請他入浴,他正在看書,頭也不抬,就穿著衣服坐入了浴缸。這樣的文人,這樣的痴人,又是如何寫相思呢?

踏莎行

淡月窗虛,殘更燭短,家園人在天涯遠。夢中握手正分明,啼鵑聲裡難尋斷。

芳草無情,朱顏易換,離愁味苦嘗應慣。生平懶事為相思,而今也並相思懶。  

如此書痴,也是情痴。「夢中握手正分明,啼鵑聲裡難尋斷」講的是因相思而入夢,因鵑啼而斷夢。「離愁味苦嘗應慣」已是幾許無奈,而「生平懶事為相思,而今也並相思懶」寫得更是百般無奈。
 
「生平懶事為相思」,是講這輩子都不去管其他的雜事,要全心全意用來相思;「而今也並相思懶」,則是因為相思這東西實在太惱人,一輩子相思之後還是無法理清,現在才懶得去相思。雖然「相思懶」,其實還是不得不相思,這百般無聊化為百般無奈,自有其幽怨處。林雲銘結尾這兩句「生平懶事為相思,而今也並相思懶」,文字淒美,意境幽明,對相思的詮釋較常人深刻,是寫相思的佳作。
 
詞人的情愛,自然不一定需要在作品裡放入「相思」兩字,如蘇東坡憶亡妻的「十年生死兩茫茫」,豈只是兩地相思而已,竟至生離死別,通篇不必「相思」,而相思躍然紙上。不過,本篇特別選了「相思」這個主題,就是看看歷代詞人如何處理「相思」,心靈層面之外,就文字的層面也看看他們如何運用「相思」這兩字來增加文采。
 
以宋朝詞人為例,范仲淹寫「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張元干寫「相思除是,向醉裡、暫忘卻」,蘇庠寫「相思恰似江南柳,一夜春風一夜深」,張震寫「不解傷春,還解相思否?」瀋端節寫「隔帘聽燕呢喃語,似說相思苦」,吳文英寫「漫相思,彈入哀箏柱」,晏小山寫「琵琶弦上說相思」,晏殊也寫「且留雙淚說相思」。每一句構成每一篇,都是由相思而衍生的,不能不說是滿紙的情愛。
 
元朝的散曲一樣也有描述相思的好作品,例如貫雲石的「寒鴻秋」: 

戰西風幾點賓鴻至。感起我南朝千古傷心事。展花箋欲寫幾句知心事。空教我停霜毫半晌無才思。往常得興時。一掃無瑕疵。今日個病厭厭,剛寫下兩個相思字。
 
這是詩人、詞人自陷於相思的自我解析。平常才思泉湧,今天病厭厭的就是寫不出任何作品,怎麼想也才寫出「相思」兩字,無非是自己也陷於相思之苦罷了。不過,詩人、詞人總能把這情緒升華,終究化為文字,為後人留下更多相思的作品。
 
最後,可以再看一首宋朝游次公的相思:    

卜運算元

風雨送人來,風雨留人住。草草杯柈話別離,風雨催人去。

淚眼不曾晴,眉黛愁還聚。明日相思莫上樓,樓上多風雨。  

「明日相思莫上樓,樓上多風雨」語極淒婉。樓上果真是多風雨?還是上了樓之後發現相思比風雨還多?這是詞人不欲言明的情致。總之,相思是放在心裏的,像愛一樣,現代的人不習慣講出口,其實詞裡很多是滿嘴相思、通篇相思,不也一樣感人?如果你還是講不出口,硬要讓相思放在心底,那麼,明日請你就別上樓了。樓上不只風雨多,相思更是沈重地壓著人喘不過氣來。這也是詞人必須直接用「相思」兩字宣泄的原因。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