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案判決後薄熙來反應:還是太嫩(組圖)

——社會學家王容芬博士談薄案判決及薄熙來反應


【看中國2013年09月25日訊】對於有報導說,薄熙來被判決時顯示出所謂冷靜、蔑視,甚至有人說薄熙來的表現確立了他作為左派政治領袖的地位,王容芬博士說,「‘無期徒刑’一宣布出來的時候,香港的《文匯報》報導是,他緊張極了:‘薄熙來的喉結開始上下跳動,像在頻頻地吞嚥口水,緊張的情緒使他呼吸急促,胸部不停地起伏。’他沒有想到,最後把他還是判這麼重。這說明這人還是沒有生活經驗啊!官二代,被慣壞了!」

2013/09/24/20130924200857547.jpg

2013/09/24/20130924200857414.jpg
王容芬博士。(記者天溢攝)Photo:RFA

九月二十二號中國濟南中級法院一審宣判薄熙來無期徒刑,這個報導引起海內外媒體和專家學者的不同看法。

自從二零一二年王立軍逃入美國領事館事件以來,薄熙來問題就一直是媒體關注的對象。

旅德社會學家王容芬博士,在王立軍事件發生一個多月後,去年三月二十六號,薄熙來還沒有倒臺的時候就提出,海伍德之死是整個事件的關鍵問題,薄熙來問題嚴重。其後發展證實了她的推測。九月二十二號,中國濟南中級法院一審宣判薄熙來無期徒刑,為此,記者再次採訪了王容芬博士。王容芬博士也再次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關於判決,王容芬博士說,「對薄熙來的判決,從檢察院就已經避重就輕了,就已經定了性了,就這點受賄、貪污,不能夠超出。就連薄瓜瓜的事情當庭宣判都居然還說證據不足,不予採納。」

對此,王容芬博士具體質疑說,「大連那個做屍體的工廠,馮•哈根,那是薄熙來親自批的。馮•哈根在全世界都找不到建立製造屍體的工廠的地方。在德國不讓他建立,在世界哪兒都不讓他設立。最後在亞塞拜然還是哪兒找到了一個地方,後來就是中國。中國也是哪兒都不行,那為什麼在大連就行?

大連那個德國馮•哈根做屍體的工廠,那是薄熙來親自批的。這裡面究竟有什麼過節?你批了這個做屍體的工廠,這屍體是從哪兒來?這麼大的事情為什麼不調查?

還有王立軍往美國領事館跑的事情,你薄熙來是他的頂頭上司,為什麼不調查?

再說你這唱紅打黑:唱紅打黑,你糟蹋了的國庫的錢可比這判決上的幾百萬多多了吧?這唱紅打黑冤死了多少人?這個也不提了,什麼都沒有了!」

對於薄熙來被判無期徒刑,她說,「無期徒刑,誰都知道過幾年就沒那麼回事了。因為我是被判過無期徒刑的。我知道這是怎麼回事。這罪是一種‘形勢罪’。形勢好,你就能夠獲得自由,形勢不好你就坐著,但是肯定不會坐一輩子的。薄熙來聽宣判的時候一直在微笑實際說明他已經知道是怎麼回事了,要不然不會這樣。」

對於有報導說,薄熙來被判決時顯示出所謂冷靜、蔑視,甚至有人說薄熙來的表現確立了他作為左派政治領袖的地位,王容芬博士說,「‘無期徒刑’一宣布出來的時候,香港的《文匯報》報導是,他緊張極了:‘薄熙來的喉結開始上下跳動,像在頻頻地吞嚥口水,緊張的情緒使他呼吸急促,胸部不停地起伏。’他沒有想到,最後把他還是判這麼重。這說明這人還是沒有生活經驗啊!官二代,被慣壞了!」

為此,王容芬以自身的經歷對比了對薄熙來判決的實況,「我當時聽宣判的時候,那個判詞都是文化大革命中極端的,最高級的形容的語言:最最、最最反動的語言,最最、最最惡毒的攻擊我們心中最紅、最紅的紅太陽。亂七八糟地一大堆全都出來後,我當時就冷靜地聽啊,也帶著微笑,我是覺得不能夠文盲給我寫判決書啊。但是到最後判決下來,我可喉頭、喉結沒有鼓動,也沒有著急,只是笑起來止不住了。所以宣判的人很奇怪地問我,你怎麼回事,你上訴不上訴?我趕快說,上訴、上訴。我笑得他都感到莫名其妙了。

所以薄熙來的判決結果和我一樣,‘無期徒刑’,但是他和我的罪不一樣,他和我的體驗也不一樣。他是黨內‘民主’,黨內鬥爭保護了他啦!」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