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案判决后薄熙来反应:还是太嫩(组图)

——社会学家王容芬博士谈薄案判决及薄熙来反应


【看中国2013年09月25日讯】对于有报道说,薄熙来被判决时显示出所谓冷静、蔑视,甚至有人说薄熙来的表现确立了他作为左派政治领袖的地位,王容芬博士说,“‘无期徒刑’一宣布出来的时候,香港的《文汇报》报道是,他紧张极了:‘薄熙来的喉结开始上下跳动,像在频频地吞咽口水,紧张的情绪使他呼吸急促,胸部不停地起伏。’他没有想到,最后把他还是判这么重。这说明这人还是没有生活经验啊!官二代,被惯坏了!”

2013/09/24/20130924200857547.jpg

2013/09/24/20130924200857414.jpg
王容芬博士。(记者天溢摄)Photo:RFA

九月二十二号中国济南中级法院一审宣判薄熙来无期徒刑,这个报道引起海内外媒体和专家学者的不同看法。

自从二零一二年王立军逃入美国领事馆事件以来,薄熙来问题就一直是媒体关注的对象。

旅德社会学家王容芬博士,在王立军事件发生一个多月后,去年三月二十六号,薄熙来还没有倒台的时候就提出,海伍德之死是整个事件的关键问题,薄熙来问题严重。其后发展证实了她的推测。九月二十二号,中国济南中级法院一审宣判薄熙来无期徒刑,为此,记者再次采访了王容芬博士。王容芬博士也再次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关于判决,王容芬博士说,“对薄熙来的判决,从检察院就已经避重就轻了,就已经定了性了,就这点受贿、贪污,不能够超出。就连薄瓜瓜的事情当庭宣判都居然还说证据不足,不予采纳。”

对此,王容芬博士具体质疑说,“大连那个做尸体的工厂,冯•哈根,那是薄熙来亲自批的。冯•哈根在全世界都找不到建立制造尸体的工厂的地方。在德国不让他建立,在世界哪儿都不让他设立。最后在阿塞拜疆还是哪儿找到了一个地方,后来就是中国。中国也是哪儿都不行,那为什么在大连就行?

大连那个德国冯•哈根做尸体的工厂,那是薄熙来亲自批的。这里面究竟有什么过节?你批了这个做尸体的工厂,这尸体是从哪儿来?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调查?

还有王立军往美国领事馆跑的事情,你薄熙来是他的顶头上司,为什么不调查?

再说你这唱红打黑:唱红打黑,你糟蹋了的国库的钱可比这判决上的几百万多多了吧?这唱红打黑冤死了多少人?这个也不提了,什么都没有了!”

对于薄熙来被判无期徒刑,她说,“无期徒刑,谁都知道过几年就没那么回事了。因为我是被判过无期徒刑的。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这罪是一种‘形势罪’。形势好,你就能够获得自由,形势不好你就坐着,但是肯定不会坐一辈子的。薄熙来听宣判的时候一直在微笑实际说明他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要不然不会这样。”

对于有报道说,薄熙来被判决时显示出所谓冷静、蔑视,甚至有人说薄熙来的表现确立了他作为左派政治领袖的地位,王容芬博士说,“‘无期徒刑’一宣布出来的时候,香港的《文汇报》报道是,他紧张极了:‘薄熙来的喉结开始上下跳动,像在频频地吞咽口水,紧张的情绪使他呼吸急促,胸部不停地起伏。’他没有想到,最后把他还是判这么重。这说明这人还是没有生活经验啊!官二代,被惯坏了!”

为此,王容芬以自身的经历对比了对薄熙来判决的实况,“我当时听宣判的时候,那个判词都是文化大革命中极端的,最高级的形容的语言:最最、最最反动的语言,最最、最最恶毒的攻击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乱七八糟地一大堆全都出来后,我当时就冷静地听啊,也带着微笑,我是觉得不能够文盲给我写判决书啊。但是到最后判决下来,我可喉头、喉结没有鼓动,也没有着急,只是笑起来止不住了。所以宣判的人很奇怪地问我,你怎么回事,你上诉不上诉?我赶快说,上诉、上诉。我笑得他都感到莫名其妙了。

所以薄熙来的判决结果和我一样,‘无期徒刑’,但是他和我的罪不一样,他和我的体验也不一样。他是党内‘民主’,党内斗争保护了他啦!”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