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生死 民心向背(圖)

2013-09-26 08:43 作者: 趙治國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兒子的畫
夏俊峰兒子夏健強的畫

【看中國2013年09月26日訊】9月25日,瀋陽中院在其官方微博上宣布,經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夏俊峰在瀋陽被執行死刑。夏俊峰這個因與城管隊員發生衝突的瀋陽小販,在網上一片「刀下留人」的呼籲聲中,最終還是撇下了妻子和年幼的兒子,難逃一死。至此,這一個人的生於死,自2009年5月16日案發至今,終塵埃落定,留給世人無限悲憤、惋惜乃至對法治的質疑。

夏俊峰的生與死,背後折射的民心向背卻不容忽視。如果說人們在此事上對法律產生失望情緒,那麼起因則在於城管與小販的「天敵」式矛盾為何變得如此難以調和,非要以兩個家庭的悲劇作為代價?

在2011年二審宣判死刑卻遲遲未見高法核准後,夏俊峰一度讓人無比樂觀,現在卻看似夏苟活至此與網友的呼籲並無多大關聯。北京小販崔英傑的好運顯然沒有波及夏俊峰。2006年北京退伍兵小販崔英傑刺死城管案,也曾激起巨大的情感波瀾。北京城管則借同事追悼會聚集,要求嚴懲凶手;而老作家魏巍以88歲高齡在BBS發帖,「為這個苦人兒求個情」,最後崔英傑被判死緩。

夏俊峰案留下了3個破碎的家庭。除了夏家,一名被刺死的城管的女兒和夏俊峰的兒子差不多大,帶著老婆孩子與父母、哥哥一起擠在五六十平方米的蝸居。夏俊峰的兒子夏健強則用稚嫩的畫筆,用售賣畫冊的收入,來補償另外兩個同樣遭受重創的城管家庭。這一出愛恨叢生的人間悲劇,令人唏噓不已。

其實,不少城管與他們的「天敵」一樣,本都屬於一個階層,都是在社會底層討生活。

當小販與城管發生矛盾之後,同一階層在輿論中的地位卻發生了逆轉。輿論往往同情「弱勢中的小販」,強烈指責「強勢中的城管」。於是,飽受非議的城管也開始謀求形象的轉型,「眼神執法」、「圍觀執法」等所謂的柔性執法以軟暴力替代了硬暴力,在各地層出不窮。更有甚者,當小販下跪求情,城管隊員也馬上跪下,「平等對話」;當小販被查時立即裝病倒地,城管隊員也馬上躺在地上,以自證清白。

而在前不久,武漢兩名城管隊員被曝白天執法、夜間擺攤。面對這一分裂的行為,武漢官方解釋說是「臥底」,謀求換位體驗,以便求得互相理解。

到這時,在中國特色的國度裡,城管與小販這對本來普普通通的管理者與被管理者之間,由一個互相傷害的關係,並經過互瞪、互跪、互躺之後,最終演變成為可以「臥底」的互相敵對關係。

更令人無語的事情還在繼續發生:9月10日,西安市碑林區城管局在執法過程中,一女商販從頭暈到站立不穩,最後倒下死亡。這整個過程被城管隊員用記錄儀記下,但就是沒有城管去救,只有一個老太太上來幫她。女販死後,城管工作人員對記者說:我們整個執法活動符合法律程序。

從互相傷害到互相對立,再到可以見死不救,中國式的新「天敵」演繹著世界上最大的「黑色幽默」!

在對小販的管理上,很多城市管理者盲目追求「整潔而肅殺」的城市,在規劃建設高樓大廈、寬大馬路之時卻並沒有給小販留下可以自由謀生的空間。因此,當城管執法驅趕了小販,但城市卻沒有一個「人性而溫暖的街區」可以容納這些謀生者。於是,城管只好替政府背書。

一群人的悲劇,往往是社會的悲劇。

孟德斯鳩說,「一切有權力的人都容易濫用權力,這是萬古不變的一條法則。有權力的人們使用權力一直到遇有界線的地方才休止」。

城管的權力是政府賦予的,所以暴力執法無論如何都是濫用權力,必須有邊界約束。而政府在賦予城管執法權的同時,更應該給小販們賦予生存的空間。城市應當開放城鎮攤販的「非正式就業」,給草根弱勢階層一條生路。更重要的是可以給城管與小販日趨緊張的敵對關係一條生路。

夏俊峰的妻子張晶在給兒子的畫冊所寫的序言中說:「願每個人都記住美好,因為只記住仇恨的人,過得都不快樂」。希望這句話能讓城管與小販這對「天敵」都能有所觸動。

(有刪減)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