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生死 民心向背(图)

2013-09-26 08:43 作者: 赵治国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儿子的画
夏俊峰儿子夏健强的画

【看中国2013年09月26日讯】9月25日,沈阳中院在其官方微博上宣布,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夏俊峰在沈阳被执行死刑。夏俊峰这个因与城管队员发生冲突的沈阳小贩,在网上一片“刀下留人”的呼吁声中,最终还是撇下了妻子和年幼的儿子,难逃一死。至此,这一个人的生于死,自2009年5月16日案发至今,终尘埃落定,留给世人无限悲愤、惋惜乃至对法治的质疑。

夏俊峰的生与死,背后折射的民心向背却不容忽视。如果说人们在此事上对法律产生失望情绪,那么起因则在于城管与小贩的“天敌”式矛盾为何变得如此难以调和,非要以两个家庭的悲剧作为代价?

在2011年二审宣判死刑却迟迟未见高法核准后,夏俊峰一度让人无比乐观,现在却看似夏苟活至此与网友的呼吁并无多大关联。北京小贩崔英杰的好运显然没有波及夏俊峰。2006年北京退伍兵小贩崔英杰刺死城管案,也曾激起巨大的情感波澜。北京城管则借同事追悼会聚集,要求严惩凶手;而老作家魏巍以88岁高龄在BBS发帖,“为这个苦人儿求个情”,最后崔英杰被判死缓。

夏俊峰案留下了3个破碎的家庭。除了夏家,一名被刺死的城管的女儿和夏俊峰的儿子差不多大,带着老婆孩子与父母、哥哥一起挤在五六十平方米的蜗居。夏俊峰的儿子夏健强则用稚嫩的画笔,用售卖画册的收入,来补偿另外两个同样遭受重创的城管家庭。这一出爱恨丛生的人间悲剧,令人唏嘘不已。

其实,不少城管与他们的“天敌”一样,本都属于一个阶层,都是在社会底层讨生活。

当小贩与城管发生矛盾之后,同一阶层在舆论中的地位却发生了逆转。舆论往往同情“弱势中的小贩”,强烈指责“强势中的城管”。于是,饱受非议的城管也开始谋求形象的转型,“眼神执法”、“围观执法”等所谓的柔性执法以软暴力替代了硬暴力,在各地层出不穷。更有甚者,当小贩下跪求情,城管队员也马上跪下,“平等对话”;当小贩被查时立即装病倒地,城管队员也马上躺在地上,以自证清白。

而在前不久,武汉两名城管队员被曝白天执法、夜间摆摊。面对这一分裂的行为,武汉官方解释说是“卧底”,谋求换位体验,以便求得互相理解。

到这时,在中国特色的国度里,城管与小贩这对本来普普通通的管理者与被管理者之间,由一个互相伤害的关系,并经过互瞪、互跪、互躺之后,最终演变成为可以“卧底”的互相敌对关系。

更令人无语的事情还在继续发生:9月10日,西安市碑林区城管局在执法过程中,一女商贩从头晕到站立不稳,最后倒下死亡。这整个过程被城管队员用记录仪记下,但就是没有城管去救,只有一个老太太上来帮她。女贩死后,城管工作人员对记者说:我们整个执法活动符合法律程序。

从互相伤害到互相对立,再到可以见死不救,中国式的新“天敌”演绎着世界上最大的“黑色幽默”!

在对小贩的管理上,很多城市管理者盲目追求“整洁而肃杀”的城市,在规划建设高楼大厦、宽大马路之时却并没有给小贩留下可以自由谋生的空间。因此,当城管执法驱赶了小贩,但城市却没有一个“人性而温暖的街区”可以容纳这些谋生者。于是,城管只好替政府背书。

一群人的悲剧,往往是社会的悲剧。

孟德斯鸠说,“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变的一条法则。有权力的人们使用权力一直到遇有界线的地方才休止”。

城管的权力是政府赋予的,所以暴力执法无论如何都是滥用权力,必须有边界约束。而政府在赋予城管执法权的同时,更应该给小贩们赋予生存的空间。城市应当开放城镇摊贩的“非正式就业”,给草根弱势阶层一条生路。更重要的是可以给城管与小贩日趋紧张的敌对关系一条生路。

夏俊峰的妻子张晶在给儿子的画册所写的序言中说:“愿每个人都记住美好,因为只记住仇恨的人,过得都不快乐”。希望这句话能让城管与小贩这对“天敌”都能有所触动。

(有删减)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