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真正的鍍金時代


【看中國2013年09月26日訊】王小魯發布新的收入報告,顯示中國的收入差距進一步擴大。

經過5756個居民家庭的抽樣調查以5344個有效樣本,估計2011年城鎮10%最高收入家庭的實際人均收入約為18.8萬元,是統計收入的3.2倍。城鎮最高收入與城鎮最低收入各10%家庭之間的收入之比是20.9倍,更遠高於官方統計顯示的8.6倍。

由於近年來低收入居民的收入增長顯著加快,相對收入差距比2008年有所縮小,但絕對收入的差距和灰色收入總量仍在繼續擴大。城鎮居民灰色收入2005年是4.8萬億元,2011年是6.2萬億元,非法外流的資金沒有包含在估算中,換句話說,財富差距可能被低估。

高收入家庭的財富進一步增長。推算收入與統計收入的最大差別發生在城鎮10%最高收入家庭,推算收入是統計收入的3.2倍。這與2007年和2010年兩個報告反映的情況基本一致,但最高收入家庭的隱性收入絕對數量擴大了,相對比重也仍然佔全部隱性收入的主要部分。

財富差距向來敏感,在中國尤其敏感,灰色收入通常與尋租密切相關。據報導,鐵道部窩案重要人物丁書苗,已於9月7日被北京市檢察院第二分院提起公訴,涉案罪名是非法經營罪和行賄罪,據新華社報導,北京市二中院已正式受理此案。據悉,丁書苗通過原鐵道部相關人員干預項目招標,非法經營數額1788億余元。

這是生財捷徑,項目中間商鄭朋、胡斌等人負責和投標企業商洽,按工程標的額度的1.5%至3.8%簽約收取「中介費」,各方從中抽成,幾十億的項目在上萬億的投資中並不顯山露水,千萬的租金就此手到擒來。

權威的一言堂經濟如果沒有嚴厲的規則約束、公平的法律體系護佑,當然尋租遍地,慾壑難填。

資本鍍金時代自然加大了貧富差距,投資收益與工薪收入之間有本質區別。

這與美國相似。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巴黎經濟學院和牛津大學共同主持的研究報告顯示,美國的貧富差距達到了歷史上的最高水平。2012年美國最富裕1%家庭收入佔全國家庭收入的19%,為1928年以來的最高;最富裕10%家庭的收入則佔全國家庭收入的48.2%,創下史上最高記錄。

這是真正的鍍金時代,如扎克伯克等年輕人獲得了大量資金的垂青,實體經濟經營得再好,沒有資本市場的眷顧,沒有資本遊戲的騰挪,也不可能如中國創業板一樣,批量產生億萬富翁。

與美國不一樣的是,我國的大量大小非可以合法地佔據巨量財富。以華誼兄弟(行情,問診)為例,去年底,媒體根據公開資料統計顯示,華誼兄弟大小非不斷拋售後,公司前十大股東佔公司的股份已經從上市初的63.5%降到50%附近;而散戶和基金持有的股份從當初的36.5%上升到近50%,前十大創始股東在這三年間減持了公司19.1%的股份。在公司限售股解禁後不到三年時間,華誼兄弟高層及其親屬累計減持股份數量達到5766.81萬股,套現金額更是高達15.39億元。

一幕幕的好戲接連上演,並購重組、概念炒作方興未艾,公司又於9月公告動用2.52億元收購張國立所持有的浙江常升影視製作有限公司70%股權,浙江常升淨資產僅有1000萬元,今年5月8日註冊。幸虧,這幕大戲被深交所喊停。

這樣的量產富翁是利益合法輸送渠道,中國上市公司流通股之少、套現之劇烈,讓人瞠目。

王小魯報告中,此次收入差距與以往不同的是,中等及以上收入家庭的統計收入與推算收入之間的差距擴大了。根據課題組2010年的報告,2008年中等收入、中上收入和較高收入家庭的推算收入分別是統計收入的1.3、1.4和2.1倍。2011年這三組居民統計收入與推算收入的差距分別擴大到1.4、1.7和2.2倍。這說明灰色收入有從最高收入人群向社會的中高收入人群蔓延的趨勢。

筆者倒認為這是件好事,並不意味著腐敗之風向全社會擴散,也不意味著維持社會正常分配秩序的法律制度進一步瓦解,中等收入人群的壯大,是大好事一樁,對經濟社會文化等有百利而無一害。

收入差距大並不可怕,美國收入差距大,人家樂呵呵的並不仇富。只有尋租、合法利益輸送、放任合法掠奪,才是最可怕,也是最令人憤怒的。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