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日精選】大腦死亡後,意識仍存在(圖)

2013-09-29 19:30 作者: 李睛睛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09月29日訊】據路透社消息,一位研究心力衰竭病人的英國科學家說,他正在獲得證據,表明在大腦已經停止工作,病人已經臨床死亡之後,其意識可以繼續存在。

在加利福尼亞技術學院,當這項研究向科學家們公布後,關於死後是否還有生命以及是否存在人的靈魂的爭論又重新活躍起來。

「這些研究的意義非常深遠。我們有一組(病)人沒有大腦活動。但當他們的大腦顯示出沒有活動時,他們卻具有條理清楚而明晰的,伴隨著推理和記憶形式的思維過程」。作為來自英格蘭南安普敦綜合性醫院,一直在研究瀕死經驗的兩個醫生之一的山姆.帕爾尼亞在一次採訪中告訴記者。

帕爾尼亞說,「我們需要作規模大得多的研究,但可能性確實存在。」他表明甚至在人的心臟停跳、呼吸停止、以及大腦活動為零時,其意識或靈魂仍然在思考和推理。

他說,他和同事們進行了整整一年的開創性研究,研究成果載於《復甦》雜誌二月號上。此項研究極具前途,以至於醫生們籌建了一筆基金,資助進一步的研究和繼續的資料收集。

帕爾尼亞說,在此項開創性研究中,六十三個據信已經臨床死亡而後來又救活的心力衰竭病人,在他們經歷後的一週內接受了採訪。

其中,五十六個說他們對於自己處於無意識狀態那段時間沒有記憶,而七個說有記憶。其中四例被列入瀕死經驗,因為在醫生斷定他們的大腦停止活動後,他們敘述有明晰的思維記憶,推理,到處活動,並與他人交談。

寧靜的感覺

在記錄到的事情中,病人們回憶起寧靜,快樂,及和諧的感覺。有些人覺得時間加快,向上升高,並且感覺不到自己身體的存在。

有些病人述說見到了亮光,進入另一世界,並與死去的親屬進行交談。一個病人述說了與一個神秘的生命的無法迴避的遭遇。

幾百年來一直有對瀕死經驗的報導,懷疑者們相信低氧代謝是這類現象的原因。但在帕爾尼亞的研究中沒有發現一個病人是處於低氧水平。

當大腦缺氧時,人們會變得完全糊塗,身體顛簸,且通常完全沒有記憶。帕爾尼亞說,「這裡你看到對大腦的嚴重損害卻有完美的記憶。」

懷疑者也提出,病人的記憶可能出現在他們離開或者回到意識知覺中來的那一時刻。但帕爾尼亞說,當大腦因心力衰竭或者車禍而受到損傷時,病人通常不記得喪失記憶前後的一段時間。

相反,通常存在幾小時或者幾天的記憶缺損。「和他們談話,他們告訴你‘我只記得看到車子,下一件事是我知道我在醫院裡’這一類的話」,他說道。

「在心臟受到阻礙時,大腦的傷害是如此嚴重,以至於會使大腦完全停止活動。因而我認為在事件前後會有深度的記憶喪失」,他繼續說道。

從最初的試驗至今,帕爾尼亞和他的同事們已發現了三千五百多人,其清晰的記憶顯然出現在他們被認為已經臨床死亡的那段時間。他說,許多病人不情願給別人講他們的體驗,怕被人當作怪人。

一個學步小孩的故事

一個兩歲半的病人在心臟病突發後,心臟停止了跳動。後來他父母找到帕爾尼亞,因為那孩子「畫了一幅他自己的圖畫,好像是從他的身體外向下看著他自己。畫得好像有個氣球聯著他。當他們問他那個氣球是什麼時,他說,‘當你死了的時候,你就看到亮光,並且你就被一根繩子聯起來’。他有這種體驗時還不到三歲」,帕爾尼亞說道。

「他的父母注意到,他出醫院後,在事件以後的六個月中,他一直在畫那幅圖畫。」

帕爾尼亞說,一般認為,這些病人在無意識狀態下的大腦活動不可能維持明晰的思維過程或者形成持續的記憶,這表明一個事實,即沒有人完全明白大腦是怎樣產生思維的。

他說,大腦本身就像所有身體的器官一樣,是由細胞構成的,並不真正能產生人們具有的主觀的思維現象。

他推測,人的意識可能會獨立於大腦而起作用,利用灰質作為一種裝置來表現思維,就像一個電視機把空中的電波轉換為圖像和聲音一樣。

帕爾尼亞說道,「當你損傷了大腦而喪失掉某些思想或性格上的特點時,並不一定意味著思想是由大腦產生的。它所表明的只是裝置被損壞了」。他還說,未來的研究可能揭示靈魂的存在。

「當這些人體驗瀕死經驗時,他們說,‘我胸部劇烈地疼痛,我突然飄到房間的角落處,我是如此地幸福和舒服。我向下看,明白了我是在看我的身體。醫生們圍著我,試圖搶救我,而我並不想回去。’」

「關鍵之處是他們描述在房間裡看到的東西是他們的身體。從來沒人說‘我很疼痛,下一件事情是我知道我的靈魂離開了我’。」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