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的頭顱 子彈費 永失的合影(組圖)

2013-09-30 11:10 作者: 夏聞

手機版 简体 1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09月30日訊】丈夫的頭顱,子彈費,永失的合影,這分別是三個故事的濃縮,儘管它們發生的時間跨度有70餘年,但是從人性角度去看,它們都給人內心以巨大的震撼,這種震撼,不以時間的流逝而褪色。同時,這三個故事也可以讓今天的人們對比歷史,從各方對待生命和人性的態度上,人們可以更加看清當前所處的年代。

丈夫的頭顱

丈夫的頭顱這個故事發生在1941年,時任國軍魯蘇皖邊區游擊總指揮部第四縱隊少將司令的陳中柱,在一次戰鬥中率部斃傷日偽軍600餘人後,身中6彈殉國,年僅35歲。當地日軍最恨陳中柱縱隊,因為他縱隊的實力最強,凶殘的日軍割下將軍的頭顱,帶到泰州向日軍指揮官南部襄吉請功。

2013/09/29/20130929225310574.png
陳中柱與夫人王志芳

陳將軍25歲的夫人王志芳為了讓夫君能夠全屍入葬,含悲忍痛,最後決定去泰州找日酋要頭,當時稅警司令陳泰運勸她不要去冒險。他說:「日本人正在追捕你們母女,你們怎麼可以再入虎口,關公也是無頭屍下葬的,不要再去冒險了。」但王志芳還是挺著大肚子,手中攜著6歲的小女兒,和將軍生前的一個衛兵,孤單三人來到泰州城,索要將軍的頭顱。

在人性的巨大力量前,凶殘的日軍也要折服,南部襄吉最後同意了,王志芳等人來到南部司令部。根據王志芳的口述回憶,到了那裡之後,只見大廳的香案上放著一個大木箱,內裝一隻大口瓷瓶,南部說還要舉行一個儀式。他叫士兵排兩行,由他上香、行禮。禮畢後他問翻譯:「陳司令有幾位夫人?」翻譯答:「僅此一位原配夫人。」他聽後才將木盒子交給陳中柱衛兵,南部又用中國話說:「我們是兩個國家,陳司令是為中國,我是為我的國家,但我們崇敬他的英勇,要學習他的精神。」南部見王志芳當時肚大腰圓,問有幾個孩子,王答有兩個女兒,他說:「希望你生一個男孩。」

兩個月後,王志芳順利產下一子,取名承志,王志芳望他繼承父志,像中柱那樣忠勇為國。抗戰勝利後,國民政府還都南京後,為陳中柱召開過隆重的追悼會,並追贈陳中柱為中將軍銜。

子彈費

子彈費的故事則在中國發生了不知道有多少次,比較典型的是林昭,林昭曾於48年加入中共地下組織,並在信中多次稱毛澤東為「父親」,但她在1957年的反右運動中因為敢於站出來講真話而被劃為右派,1960年10月,林昭因涉嫌參與地下刊物《星火》,在蘇州被捕。她的父親當時已被打為歷史反革命,靠糊火柴盒為生。得知女兒入獄後,自殺身亡。林昭因「陰謀推翻人民民主專政罪,反革命罪」在1960年起被長期關押於上海提籃橋監獄,在獄中她堅持講真話,受盡迫害,並書寫了二十萬字的血書與日記。

2013/09/29/20130929225400244.jpg
林昭和她的詩

1968年4月29日,她被秘密槍決於上海龍華機場。第二天,一名警察到林昭家裡,說了三句話:「我是上海市公安局的。林昭已在4月29日被槍決。家屬要交5分錢子彈費。」母親許憲民聽到後,立刻暈倒在地。她不久後就瘋了。7年後,這個當年堅定的抗日分子、熱情幫助過共產黨革命的民主人士,死在上海外灘街頭。

槍斃犯人後,以收子彈費的形式通知家屬,是一個普遍現象。林斤瀾的小說《五分》描寫了這樣一個故事。小說寫文革期間一個年輕姑娘成了反革命,在牢房裡受盡凌辱後被槍斃,公安局通過郵局寄來了催款單,說某人「業已正法」,命家屬速去交上五分錢的子彈費。幾天後,天下大雪,姑娘的母親在找交錢的地方,卻總是找不到,在街上犯了心肌梗塞,倒在雪地裡,凍僵的拳頭杵在胸口,拳頭緊攥著的,是一枚五分的硬幣…… 

永失的合影

永失的合影則發生在前幾天,遼寧小商販夏俊峰因為在和城管衝突中致死人命被當局突然處死,中宣部先發禁令要求媒體噤聲,而夏家人卻毫不知情,直到死前5小時才被通知家屬見最後一面。

因為城管制度的缺失人性早成萬夫所指,輿論一面倒同情刺殺城管的小販。據報導,夏俊峰終審時高喊「你們撒謊!」寫給親人的家書稱「我們鬥不過人家」。臨死前,夏俊峰對傷心欲絕的家人說:「我是正當防衛,不是故意殺人,我就是死了,我也不服。家裡哪怕就剩下一個人,也要繼續上訴……」

2011年夏俊峰的妻子張晶在採訪中描述的一個生活場景曾給人們留下深刻印象,在回憶她和老公在網吧外擺攤賣宵夜時,她說:「那些苦受得都行,都行,要不然怎麼會大半夜在網吧一蹲,蹲到兩點一點,那是什麼概念,瀋陽的冬天挺冷的,那晚零下20多度,我和我老公的手、腳,我老公的耳朵、嘴唇全凍壞了,我38的腳,我得穿41的鞋,腳指頭腫啊,然後再穿上棉襪子,左一層又一層的套。最冷的時候我倆就跳繩、踢毽,踢毽子,網吧台階來回蹦,蹦上去蹦下來,就在那兒堅持,但那也沒覺得苦到什麼份上,就覺得今天晚上捱過去了,那離夏天就近了,離春天就近了,還會是掙幾十塊錢,我兒子這節課,這個週六畫畫課就不是問題了。」

在生命的最後時刻,夏俊峰要求和家人合影或者單獨照一張留給兒子,但都被無情的拒絕。9月26日早上,張晶一手抱著丈夫的骨灰,一手在擦拭眼淚,還一度昏倒。大陸媒體人雷軍在微博上寫道:「抱著丈夫的那一刻,堅強的張晶終於痛哭出聲。她說,往哪走呢,我忘了。現場的人無不淚下。」

夏俊峰兒子的畫

夏俊峰兒子的畫
夏俊峰兒子的畫讓網民們淚奔

看清這個時代

侵華日軍的凶殘在國人內心中已經沒有爭議,但在巨大人性力量面前,日軍也是要低頭的。而幾十年如一日,同樣的人性力量卻絲毫打動不了這個當前的體制,這個體制對人性是一貫的藐視,再藐視,扼殺,再扼殺。

對於日軍這樣站在明處的敵人,即使再凶殘,中國人也從來就沒有害怕過,屈服過。大規模大密度的國軍會戰,讓日本亡我中華的企圖徹底落空,8年之後,侵華日軍投降。

但是中國人今天面對的卻是隱蔽偽裝更深的敵人,中共趁著國亂竊取了政權,從某種角度上講,這其實又是一場入侵。只是,64年前,他們說的是中國話,長的是中國人的樣子,迷惑了不少國人,但指導他們行動的卻不是中國人的思想,而是異族的馬列教義。

幾十年中,他們造成中國人非正常死亡的數字,遠遠超過在抗戰中犧牲的軍民數字;他們用異族的馬列斬斷了中國人的傳統文化;用冷酷無情的階級鬥爭,弱肉強食的一波波運動取代了中國人傳統的對生命與人性的敬畏、尊重和關懷;他們用無處不在的洗腦,妄圖把中國人都改造成他們的教徒;直到今天,他們還附著在中國人身上,用民膏民血,維持著自己的奢華與腐爛。

這是一群更凶殘,更具有欺騙性的敵人,中國人與之的抗爭也就更慘烈,更漫長,時間也已經走過了8個8年。而在今天,隨著越來越多的中國人看清了這一切,中華民族也必定會再鑄輝煌,這一頁屈辱的歷史也終將翻過。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