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的头颅 子弹费 永失的合影(组图)

2013-09-30 11:10 作者: 夏闻

手机版 正体 1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3年09月30日讯】丈夫的头颅,子弹费,永失的合影,这分别是三个故事的浓缩,尽管它们发生的时间跨度有70余年,但是从人性角度去看,它们都给人内心以巨大的震撼,这种震撼,不以时间的流逝而褪色。同时,这三个故事也可以让今天的人们对比历史,从各方对待生命和人性的态度上,人们可以更加看清当前所处的年代。

丈夫的头颅

丈夫的头颅这个故事发生在1941年,时任国军鲁苏皖边区游击总指挥部第四纵队少将司令的陈中柱,在一次战斗中率部毙伤日伪军600余人后,身中6弹殉国,年仅35岁。当地日军最恨陈中柱纵队,因为他纵队的实力最强,凶残的日军割下将军的头颅,带到泰州向日军指挥官南部襄吉请功。

2013/09/29/20130929225310574.png
陈中柱与夫人王志芳

陈将军25岁的夫人王志芳为了让夫君能够全尸入葬,含悲忍痛,最后决定去泰州找日酋要头,当时税警司令陈泰运劝她不要去冒险。他说:“日本人正在追捕你们母女,你们怎么可以再入虎口,关公也是无头尸下葬的,不要再去冒险了。”但王志芳还是挺着大肚子,手中携着6岁的小女儿,和将军生前的一个卫兵,孤单三人来到泰州城,索要将军的头颅。

在人性的巨大力量前,凶残的日军也要折服,南部襄吉最后同意了,王志芳等人来到南部司令部。根据王志芳的口述回忆,到了那里之后,只见大厅的香案上放着一个大木箱,内装一只大口瓷瓶,南部说还要举行一个仪式。他叫士兵排两行,由他上香、行礼。礼毕后他问翻译:“陈司令有几位夫人?”翻译答:“仅此一位原配夫人。”他听后才将木盒子交给陈中柱卫兵,南部又用中国话说:“我们是两个国家,陈司令是为中国,我是为我的国家,但我们崇敬他的英勇,要学习他的精神。”南部见王志芳当时肚大腰圆,问有几个孩子,王答有两个女儿,他说:“希望你生一个男孩。”

两个月后,王志芳顺利产下一子,取名承志,王志芳望他继承父志,像中柱那样忠勇为国。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还都南京后,为陈中柱召开过隆重的追悼会,并追赠陈中柱为中将军衔。

子弹费

子弹费的故事则在中国发生了不知道有多少次,比较典型的是林昭,林昭曾于48年加入中共地下组织,并在信中多次称毛泽东为“父亲”,但她在1957年的反右运动中因为敢于站出来讲真话而被划为右派,1960年10月,林昭因涉嫌参与地下刊物《星火》,在苏州被捕。她的父亲当时已被打为历史反革命,靠糊火柴盒为生。得知女儿入狱后,自杀身亡。林昭因“阴谋推翻人民民主专政罪,反革命罪”在1960年起被长期关押于上海提篮桥监狱,在狱中她坚持讲真话,受尽迫害,并书写了二十万字的血书与日记。

2013/09/29/20130929225400244.jpg
林昭和她的诗

1968年4月29日,她被秘密枪决于上海龙华机场。第二天,一名警察到林昭家里,说了三句话:“我是上海市公安局的。林昭已在4月29日被枪决。家属要交5分钱子弹费。”母亲许宪民听到后,立刻晕倒在地。她不久后就疯了。7年后,这个当年坚定的抗日分子、热情帮助过共产党革命的民主人士,死在上海外滩街头。

枪毙犯人后,以收子弹费的形式通知家属,是一个普遍现象。林斤澜的小说《五分》描写了这样一个故事。小说写文革期间一个年轻姑娘成了反革命,在牢房里受尽凌辱后被枪毙,公安局通过邮局寄来了催款单,说某人“业已正法”,命家属速去交上五分钱的子弹费。几天后,天下大雪,姑娘的母亲在找交钱的地方,却总是找不到,在街上犯了心肌梗塞,倒在雪地里,冻僵的拳头杵在胸口,拳头紧攥着的,是一枚五分的硬币…… 

永失的合影

永失的合影则发生在前几天,辽宁小商贩夏俊峰因为在和城管冲突中致死人命被当局突然处死,中宣部先发禁令要求媒体噤声,而夏家人却毫不知情,直到死前5小时才被通知家属见最后一面。

因为城管制度的缺失人性早成万夫所指,舆论一面倒同情刺杀城管的小贩。据报导,夏俊峰终审时高喊“你们撒谎!”写给亲人的家书称“我们斗不过人家”。临死前,夏俊峰对伤心欲绝的家人说:“我是正当防卫,不是故意杀人,我就是死了,我也不服。家里哪怕就剩下一个人,也要继续上诉……”

2011年夏俊峰的妻子张晶在采访中描述的一个生活场景曾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在回忆她和老公在网吧外摆摊卖宵夜时,她说:“那些苦受得都行,都行,要不然怎么会大半夜在网吧一蹲,蹲到两点一点,那是什么概念,沈阳的冬天挺冷的,那晚零下20多度,我和我老公的手、脚,我老公的耳朵、嘴唇全冻坏了,我38的脚,我得穿41的鞋,脚指头肿啊,然后再穿上棉袜子,左一层又一层的套。最冷的时候我俩就跳绳、踢毽,踢毽子,网吧台阶来回蹦,蹦上去蹦下来,就在那儿坚持,但那也没觉得苦到什么份上,就觉得今天晚上捱过去了,那离夏天就近了,离春天就近了,还会是挣几十块钱,我儿子这节课,这个周六画画课就不是问题了。”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夏俊峰要求和家人合影或者单独照一张留给儿子,但都被无情的拒绝。9月26日早上,张晶一手抱着丈夫的骨灰,一手在擦拭眼泪,还一度昏倒。大陆媒体人雷军在微博上写道:“抱着丈夫的那一刻,坚强的张晶终于痛哭出声。她说,往哪走呢,我忘了。现场的人无不泪下。”

夏俊峰儿子的画

夏俊峰儿子的画
夏俊峰儿子的画让网民们泪奔

看清这个时代

侵华日军的凶残在国人内心中已经没有争议,但在巨大人性力量面前,日军也是要低头的。而几十年如一日,同样的人性力量却丝毫打动不了这个当前的体制,这个体制对人性是一贯的藐视,再藐视,扼杀,再扼杀。

对于日军这样站在明处的敌人,即使再凶残,中国人也从来就没有害怕过,屈服过。大规模大密度的国军会战,让日本亡我中华的企图彻底落空,8年之后,侵华日军投降。

但是中国人今天面对的却是隐蔽伪装更深的敌人,中共趁着国乱窃取了政权,从某种角度上讲,这其实又是一场入侵。只是,64年前,他们说的是中国话,长的是中国人的样子,迷惑了不少国人,但指导他们行动的却不是中国人的思想,而是异族的马列教义。

几十年中,他们造成中国人非正常死亡的数字,远远超过在抗战中牺牲的军民数字;他们用异族的马列斩断了中国人的传统文化;用冷酷无情的阶级斗争,弱肉强食的一波波运动取代了中国人传统的对生命与人性的敬畏、尊重和关怀;他们用无处不在的洗脑,妄图把中国人都改造成他们的教徒;直到今天,他们还附着在中国人身上,用民膏民血,维持着自己的奢华与腐烂。

这是一群更凶残,更具有欺骗性的敌人,中国人与之的抗争也就更惨烈,更漫长,时间也已经走过了8个8年。而在今天,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看清了这一切,中华民族也必定会再铸辉煌,这一页屈辱的历史也终将翻过。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