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給中共中央習近平主席的信

2013-10-01 22:06 作者: 上海冤民孫宏萍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10月01日訊】

中共中央尊敬的習近平主席:
您好!

子民我孫宏萍(附證一)有冤要對您訴說:我家即將被上海市政府強遷、強拆了(附證二),也許,在您還不知悉我這封血書時,我賴以生存的家園早已轟然倒塌,也許,您的粉絲我,誓死要捍衛家園的我再也沒機會向您訴衷腸了。

眾所周知,在中國盛產的各式上訪事項中佔相當比例的強遷、強拆事件早不稀奇,它的醜名都遠赴海外,赫然登上中國駐美國、駐加拿大的大使館門臉。我要說的是,世上的幸福都一樣,世上的遭遇卻不盡相同。我家遭遇的強遷、強拆,稀奇就稀奇在動遷組動遷後只顧四處搶地盤,動一處,扔一處,動遷4年來未於我被迫滯留的戶主談過一次話,出過一次安置方案,突然就把我一家幾代、幾戶人從我家原本位於市中心位置的私有產權房中拎起來撳到遠郊一處不知是怎樣的小房中,還要我倒貼給動遷利益集團一大筆錢(附證三)。我深深明白,無風不起浪,害我家突然遭到非法強遷裁決的直接原因,不是其他,而是我響應中央派上海第九督導組廣而告之,前往實名舉報上海市政府長期包庇對我家庭負有命案的上海與新疆不法公權(附證五)和對我家屬「善後處理」不正向落實,反不斷對我實施暴力截訪的種種行政不作為、亂作為之嚴重問題(附證六),遭到上海市政府專制勢力知情後立即對我打擊報復。惱羞成怒的他們不僅對我違法作出強遷、強拆的決定,還無視您時任我上海市政府書記時針對我之訴求起碼按屬地處理的信訪規定給出一分為二處理的回覆意見(附證七),競妄自尊大作出對我所有訴求都終極信訪的處理意見(附證八)。

古有「子產不毀鄉校」的境界,中共改革開放30幾年,火箭、衛星、男人、女人都能一個一個送上天,卻讓全國人民民不聊生、怨聲載道的現象普遍存在得無力解決,中共不讓子民民治、民享這在國情之中,可中央政府有模有樣的巡視組還在上海,上海政府就不讓異己人士說話,不接受人民的批評教育,不改正自己的野蠻匪性,這樣極端不尊重人權,不尊重民主的中共政府,就是把GDP人為地弄得再高,又怎麼可能得到國際眼光的尊重?

日前,您在北戴河會議上反對官本主義僚氣,批判維穩專制有理,主張民主集中制貴在民主,理解社會群眾暴力事件、個人極端事件如廈門縱火案等皆為官僚逼迫造成,指出打壓信息傳播有損中共改革開放和平崛起的政治形象,提出要尊重人民利益訴求和時代呼聲,自覺捍衛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不能再用維穩的名義打壓人民群眾,正確認識黨存於民的關係,努力親民辦事,還黨正本清源!如果您的話不被執行,您號召全國人民高舉民主大旗與專製作鬥爭等等高瞻遠矚、語重心長的講話。您的講話句句說在我們人民大眾的心坎上,像及時雨滋潤著我們久旱的心田!像春風溫暖著我們冰冷的心!像太陽照耀我們黑暗的前方!

可是,說得再好聽又有什麼用?我們聽到的和看到的中共執政意圖總是不一樣。國家憲法規定,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現實是部長夫人殺人如麻只不過被判還有生機變數的死緩,其一同受賄的家人毫髮不傷且逍遙自在;小商小販夏俊峰為了一家人自食其力生存、為了維護人的尊嚴自衛殺了暴力執法的城管,在全社會強烈高喊「刀下留人」的民意下被判了死刑,其家屬父母老年喪子、妻子青年喪偶,兒子少年喪父,人生最大、最全的悲劇讓無依無靠了的一家人全被禍害上了;再看上海和新疆政府不法公權,先害我夫冤獄、再將我夫殺人滅口,生不見人、死不見屍,就拿一張蒼白的「病亡」通知安之若泰,這明顯的刑事命案13年不被立案處理,公權嫌疑個個活得人五人六繼續還猖狂在神聖的法律面前,就連骨灰都都不給我,甚至作出「善後處理」又慢慢抵賴掉,這是為什麼?是權貴階級與弱小平民的地位懸殊嗎?或許貪官劉志軍說「他不知道中國的法律是什麼東西」是對中國法律公平性最好的詮釋。

十幾年來,中國強遷、強拆造成的血案還少嗎?中央當代政府已三聲五令不許強遷、強拆,各地方政府照樣敢胡作非為、變本加厲,這又是為什麼?是個人利益必須為國家利益犧牲嗎?是平民的身家性命無足輕重嗎?是國家建設部,還是地方政府建設局,還是我上海市政府黨委本身都處在中央政府失控的獨立王國狀態中嗎?中央政府要求官員走群眾路線,抓四風,照鏡子,整衣冠,洗洗澡,可再好的令行總是見光死,您平時聽到的什麼初見成效,成績驕人,落實到了實處,取得了階段性的勝利等等匯報,那都是不學無術的政治馬屁精在禍國殃民胡說。事實上,我們群眾要見一個街道級別的書記、主任就比神舟上天還難。我在被違法強遷通知下達後,曾立即向上海市政府各級首長、責職部門領導,還有中央派上海第九督導組到處寫訴求信,請求制止不法,可信件所到之處均如石沉大海(附證九:1、2、3、4、5),卑身拔涉前往恭候,理睬我的只有被政府訓練得極其仇窮的零時工門衛會對我惡咬一番。什麼信訪事事有回音,件件有落實全是糊扯,僅從上海市政府門口那嚴重的堵訪現象看,足以說明上海市政府單單信訪這一塊的工作作風就浮誇之至,就可以點帶面縱觀上海市政府全局乃至全國糜爛的官僚作風。

事實證明「那裡有壓迫,那裡就有反抗」是一句永恆的真理,每週三集中匯聚在上海市政府門口的冤民人山人海;有打著國民黨三民主義的旗號懷念蔣中正的;有默默高舉魯迅先生「墨寫的謊言抵不過血寫的事實」這句名言,那無聲的力量反勝過成群結隊專門驅趕路人,使人民大道不讓人民走的大批武裝警察;有自發聚集一起高唱悲壯的國際歌,引得國內外路人紛紛一起合唱、合影留念加入聲援;有高喊口號「法官白天跟黨走,晚上跟妓走!共產黨好,搶多少是多少,共產黨妙,什麼都要,就是臉不要」附和口號此起彼伏,最響亮的要數打倒上海市委書記韓正的,要其引咎辭職、自覺下臺!這時候一批警察在便衣的指揮下立即大批出動抓人,隨之而來的是更響徹的聲援:抓去不要緊,只要主義真!殺了夏俊峰,還有後來人!不進監獄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人生,進監獄的上訪,是最完整的上訪!

有路人甲驚問:市政府領導都哪去了,這麼多的問題也不解決?路人乙說:政府欠老百姓的債實在太多了,還要走慈善外交拿錢出去真正普世濟民,拿什麼還啊?領導都忙開會啊,沒時間關心小老百姓是真的!路人丙說:領導確實忙啊!都忙走「裙中」路線去了,都忙走「妓層」去了!還有更不能聽的,我只是一學哦,請恕我無罪,現在,民間罵人最狠的話不是其他,而是:你是黨員,你一家子都是黨員!你是共匪,你一家子都是共匪!政府說網民的評論不代表民意,這些路人的話可代表乎?

民本無奢望,我們普通百姓僅希望豐衣足食、合家團聚、安安康康就好!我個人現在僅以活著不要含冤、不欠人債為夢想!可上海市政府不僅想方設法努力粉碎我這個可憐得失去自我的夢想,現在又一個招呼都不打,突然就來搶我孤兒寡母賴以生存的家園,請問中共政府,他們這是要幹什麼?這是理直氣壯地運用毛澤東的「宜將勝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嗎?軍中敵我戰爭都遵循「窮寇莫追」的道理,中共居然把我一無所有、舉債維法的正義訪民當敵人還不如的忘死裡整,這是要對我們趕盡殺絕嗎?

政府果真如此強大,為何不去親和那些西方世界真正的強國,學習人家如何實施民治、民享,如何尊重人權、民主,如何為社會弱小主持公平正義,如何為社會大眾謀福利?政府官員中有從國外公費考察回來的,私下談得眉飛色舞的不是人家這些執政文明,津津樂道的居然是西方國家的性開放進步!!!政府果真如此強大,既然能以慈善的名義,拿著人民大把大把的血汗錢跑到荒蠻遠洲的地方去發展人家的經濟,就更應該先能顧全自己子民的死活,讓人人有房住,有學上,有錢看醫生,有辦法安居樂業,而不是如今還遇什麼難什麼;政府果真如此強大,為什麼不去收復釣魚島、黃岩島等長長民族氣節,反把遊行聲援的國民抓起來坐牢?為什麼不去管一管國家僅剩960萬平方米的國土不是被悄悄割讓,就是被沙化得日益嚴重縮小的大問題?卻熱衷以農村城市化,城市規範化的藉口派出荷槍實彈的警察、武警、黑社會一起搶我手無寸鐵人民賴以生存的家園上下的那片瓦寸土?

政府總喜歡要我們人民將祖國比成母親,有誰不深愛自己的母親呢!戰爭年代國難當頭,子民前仆後繼、拋頭顱撒熱血、傾其所有幫組中共取得江山;建設年代,城市青年忠心報國響應號召背井離鄉、上山下鄉、開荒備戰、奉獻青春、吃苦受難毫無怨言!執政黨年代,自然災難也好,為了GDP泡沫經濟增長,不惜以破壞自然環保為代價人為造成的的災害也罷,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眾志成城、排除萬難在所不辭!可一娘生九等子啊!您說過,老人無德,一家遭殃!當我們世代都只知道付出的良好子女遭遇母親委以權貴的凶悍長子造成的冤屈、困難時,需要有責任的母親說句公正話時,虛榮的母親不是裝聾作啞、昏睡一般,就是包庇能幫她掃除出行障礙的權貴長子,加劇禍害反對不公的弱小子女。這樣不顧弱小兒女死活,偏袒偏護強勢的母親又叫一再受害的兒女們如何再深愛她?

馬上就要到母親64歲的生日了,我的心卻愈發沈重,不僅為我丈夫亡魂不歸、沉冤不白悲傷,還為24年前和腹中胎兒親眼見證6.4慘案中死去的英烈,為即將在(十、一)出殯的不屈勇士夏俊峰,為所有在中共公權手中無辜悲慘死去不得說法的冤魂而傷懷,但,無論如何,母親偉大,我應該厚禮賀壽,可貧窮如我,在這,我只能在母親生日的10:01時為她敲鐘鳴賀,並敬奉一句忠言為賀禮:父母本是子女的依靠,子女更是父母的未來,善待你的子女,等於延長你的未來,你可以不愛你的子女,但,無論如何,請不要自絕你的未來!

我知道,我們被犧牲在社會發展車輪下的個體群眾給您任何交心的信根本進不了紅牆!甚至出不了地方政府,還會又成了各地方政府再坐實我們罪名的證據,但,我信仰法道自然,不平則鳴,否則,民眾若一味地畏懼官霸,不伸展公平正義,站立的民族氣節根本又何以存在?我們會在夏俊峰不服的死亡面前羞愧難安,在當今科技發展到一鍵聯繫世界的時代,任何阻止人民自由言論的逆行都無異於螳螂擋車。

最後,我再次強烈抗議中共中央政府長期草芥人命、地方政府加劇搶我家園的重大逆行!懇請您鑒佑批示,我之沉冤新屈是不是中共政府改負責的範疇?是典型?還是個案?還是社會普遍現象?是典型請立案公判,是個案請特別處理,是普遍現象,請盡快出臺相關法規,打擊打著紅旗反紅旗的公權罪惡,保障人民的生命財產,維護人民的做人尊嚴!共產黨講究懲前毖後、治病救人,我們錯與不錯,政府不法公權都已經要了我丈夫的命,搶去了我家的財,傷害了我的肉體,踐踏了我的名譽,摧毀了我的事業夢,掠奪了我的家園,更殘害到了我無辜的孩子,他們要想作的惡都隨了意,還想怎樣?我承認我孤兒寡母僅靠在他們的遊戲規則裡上訪不能讓他們獲罪伏法,但,他們這些人間活閻王,是讓我生?還是叫我死?總要給句痛快話吧?,總不能讓我失去所有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總不能沒完沒了地騎在我頭上把我和家人世代欺凌下去!!!您說呢?

我的基本訴求如附證四、附證九(1)中的申訴材料上所請求一樣,在此不作贅述,最後懇請批如所請,答覆本人。鞠謝!!!

此致

敬祝您令出行通、千古流芳、萬民擁戴!

 

上海冤民:孫宏萍
於2013年國慶前前夕

郵箱:[email protected]手機:15800598599

 

附證材料:

附證一:孫宏萍身份證附證二:上海市長寧區房地局違法作出的強遷
附證三:上海市長寧區房地局違法作出的強遷附證四:第一次給中央第九督導組的舉報材料
附證五:被囚犯、被死亡人我丈夫黃炳生死亡通知附證六:被暴力截訪迫害的部分證明
附證七:時任上海市政府習近平書記給我的信訪回覆附證八:上海市長寧區華陽路街道作出的「信訪終極」告知
附證七:上海市長寧區房地局違法作出的強遷裁決申請
附證九:1、給上海市長寧區政府卞百平書記的聲明與訴求信2、給長寧區法制辦主任的舉報信3、我的心聲「訴衷腸」4:再致中央督導組的舉報上海市政府不法強遷的舉報信5、給上海市政府黨委韓正書記的聲明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