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给中共中央习近平主席的信

2013-10-01 22:06 作者: 上海冤民孙宏萍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3年10月01日讯】

中共中央尊敬的习近平主席:
您好!

子民我孙宏萍(附证一)有冤要对您诉说:我家即将被上海市政府强迁、强拆了(附证二),也许,在您还不知悉我这封血书时,我赖以生存的家园早已轰然倒塌,也许,您的粉丝我,誓死要捍卫家园的我再也没机会向您诉衷肠了。

众所周知,在中国盛产的各式上访事项中占相当比例的强迁、强拆事件早不稀奇,它的丑名都远赴海外,赫然登上中国驻美国、驻加拿大的大使馆门脸。我要说的是,世上的幸福都一样,世上的遭遇却不尽相同。我家遭遇的强迁、强拆,稀奇就稀奇在动迁组动迁后只顾四处抢地盘,动一处,扔一处,动迁4年来未于我被迫滞留的户主谈过一次话,出过一次安置方案,突然就把我一家几代、几户人从我家原本位于市中心位置的私有产权房中拎起来揿到远郊一处不知是怎样的小房中,还要我倒贴给动迁利益集团一大笔钱(附证三)。我深深明白,无风不起浪,害我家突然遭到非法强迁裁决的直接原因,不是其他,而是我响应中央派上海第九督导组广而告之,前往实名举报上海市政府长期包庇对我家庭负有命案的上海与新疆不法公权(附证五)和对我家属“善后处理”不正向落实,反不断对我实施暴力截访的种种行政不作为、乱作为之严重问题(附证六),遭到上海市政府专制势力知情后立即对我打击报复。恼羞成怒的他们不仅对我违法作出强迁、强拆的决定,还无视您时任我上海市政府书记时针对我之诉求起码按属地处理的信访规定给出一分为二处理的回复意见(附证七),竞妄自尊大作出对我所有诉求都终极信访的处理意见(附证八)。

古有“子产不毁乡校”的境界,中共改革开放30几年,火箭、卫星、男人、女人都能一个一个送上天,却让全国人民民不聊生、怨声载道的现象普遍存在得无力解决,中共不让子民民治、民享这在国情之中,可中央政府有模有样的巡视组还在上海,上海政府就不让异己人士说话,不接受人民的批评教育,不改正自己的野蛮匪性,这样极端不尊重人权,不尊重民主的中共政府,就是把GDP人为地弄得再高,又怎么可能得到国际眼光的尊重?

日前,您在北戴河会议上反对官本主义僚气,批判维稳专制有理,主张民主集中制贵在民主,理解社会群众暴力事件、个人极端事件如厦门纵火案等皆为官僚逼迫造成,指出打压信息传播有损中共改革开放和平崛起的政治形象,提出要尊重人民利益诉求和时代呼声,自觉捍卫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不能再用维稳的名义打压人民群众,正确认识党存于民的关系,努力亲民办事,还党正本清源!如果您的话不被执行,您号召全国人民高举民主大旗与专制作斗争等等高瞻远瞩、语重心长的讲话。您的讲话句句说在我们人民大众的心坎上,像及时雨滋润着我们久旱的心田!像春风温暖着我们冰冷的心!像太阳照耀我们黑暗的前方!

可是,说得再好听又有什么用?我们听到的和看到的中共执政意图总是不一样。国家宪法规定,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现实是部长夫人杀人如麻只不过被判还有生机变数的死缓,其一同受贿的家人毫发不伤且逍遥自在;小商小贩夏俊峰为了一家人自食其力生存、为了维护人的尊严自卫杀了暴力执法的城管,在全社会强烈高喊“刀下留人”的民意下被判了死刑,其家属父母老年丧子、妻子青年丧偶,儿子少年丧父,人生最大、最全的悲剧让无依无靠了的一家人全被祸害上了;再看上海和新疆政府不法公权,先害我夫冤狱、再将我夫杀人灭口,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就拿一张苍白的“病亡”通知安之若泰,这明显的刑事命案13年不被立案处理,公权嫌疑个个活得人五人六继续还猖狂在神圣的法律面前,就连骨灰都都不给我,甚至作出“善后处理”又慢慢抵赖掉,这是为什么?是权贵阶级与弱小平民的地位悬殊吗?或许贪官刘志军说“他不知道中国的法律是什么东西”是对中国法律公平性最好的诠释。

十几年来,中国强迁、强拆造成的血案还少吗?中央当代政府已三声五令不许强迁、强拆,各地方政府照样敢胡作非为、变本加厉,这又是为什么?是个人利益必须为国家利益牺牲吗?是平民的身家性命无足轻重吗?是国家建设部,还是地方政府建设局,还是我上海市政府党委本身都处在中央政府失控的独立王国状态中吗?中央政府要求官员走群众路线,抓四风,照镜子,整衣冠,洗洗澡,可再好的令行总是见光死,您平时听到的什么初见成效,成绩骄人,落实到了实处,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等等汇报,那都是不学无术的政治马屁精在祸国殃民胡说。事实上,我们群众要见一个街道级别的书记、主任就比神舟上天还难。我在被违法强迁通知下达后,曾立即向上海市政府各级首长、责职部门领导,还有中央派上海第九督导组到处写诉求信,请求制止不法,可信件所到之处均如石沉大海(附证九:1、2、3、4、5),卑身拔涉前往恭候,理睬我的只有被政府训练得极其仇穷的零时工门卫会对我恶咬一番。什么信访事事有回音,件件有落实全是糊扯,仅从上海市政府门口那严重的堵访现象看,足以说明上海市政府单单信访这一块的工作作风就浮夸之至,就可以点带面纵观上海市政府全局乃至全国糜烂的官僚作风。

事实证明“那里有压迫,那里就有反抗”是一句永恒的真理,每周三集中汇聚在上海市政府门口的冤民人山人海;有打着国民党三民主义的旗号怀念蒋中正的;有默默高举鲁迅先生“墨写的谎言抵不过血写的事实”这句名言,那无声的力量反胜过成群结队专门驱赶路人,使人民大道不让人民走的大批武装警察;有自发聚集一起高唱悲壮的国际歌,引得国内外路人纷纷一起合唱、合影留念加入声援;有高喊口号“法官白天跟党走,晚上跟妓走!共产党好,抢多少是多少,共产党妙,什么都要,就是脸不要”附和口号此起彼伏,最响亮的要数打倒上海市委书记韩正的,要其引咎辞职、自觉下台!这时候一批警察在便衣的指挥下立即大批出动抓人,随之而来的是更响彻的声援:抓去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俊峰,还有后来人!不进监狱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人生,进监狱的上访,是最完整的上访!

有路人甲惊问:市政府领导都哪去了,这么多的问题也不解决?路人乙说:政府欠老百姓的债实在太多了,还要走慈善外交拿钱出去真正普世济民,拿什么还啊?领导都忙开会啊,没时间关心小老百姓是真的!路人丙说:领导确实忙啊!都忙走“裙中”路线去了,都忙走“妓层”去了!还有更不能听的,我只是一学哦,请恕我无罪,现在,民间骂人最狠的话不是其他,而是:你是党员,你一家子都是党员!你是共匪,你一家子都是共匪!政府说网民的评论不代表民意,这些路人的话可代表乎?

民本无奢望,我们普通百姓仅希望丰衣足食、合家团聚、安安康康就好!我个人现在仅以活着不要含冤、不欠人债为梦想!可上海市政府不仅想方设法努力粉碎我这个可怜得失去自我的梦想,现在又一个招呼都不打,突然就来抢我孤儿寡母赖以生存的家园,请问中共政府,他们这是要干什么?这是理直气壮地运用毛泽东的“宜将胜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吗?军中敌我战争都遵循“穷寇莫追”的道理,中共居然把我一无所有、举债维法的正义访民当敌人还不如的忘死里整,这是要对我们赶尽杀绝吗?

政府果真如此强大,为何不去亲和那些西方世界真正的强国,学习人家如何实施民治、民享,如何尊重人权、民主,如何为社会弱小主持公平正义,如何为社会大众谋福利?政府官员中有从国外公费考察回来的,私下谈得眉飞色舞的不是人家这些执政文明,津津乐道的居然是西方国家的性开放进步!!!政府果真如此强大,既然能以慈善的名义,拿着人民大把大把的血汗钱跑到荒蛮远洲的地方去发展人家的经济,就更应该先能顾全自己子民的死活,让人人有房住,有学上,有钱看医生,有办法安居乐业,而不是如今还遇什么难什么;政府果真如此强大,为什么不去收复钓鱼岛、黄岩岛等长长民族气节,反把游行声援的国民抓起来坐牢?为什么不去管一管国家仅剩960万平方米的国土不是被悄悄割让,就是被沙化得日益严重缩小的大问题?却热衷以农村城市化,城市规范化的借口派出荷枪实弹的警察、武警、黑社会一起抢我手无寸铁人民赖以生存的家园上下的那片瓦寸土?

政府总喜欢要我们人民将祖国比成母亲,有谁不深爱自己的母亲呢!战争年代国难当头,子民前赴后继、抛头颅撒热血、倾其所有帮组中共取得江山;建设年代,城市青年忠心报国响应号召背井离乡、上山下乡、开荒备战、奉献青春、吃苦受难毫无怨言!执政党年代,自然灾难也好,为了GDP泡沫经济增长,不惜以破坏自然环保为代价人为造成的的灾害也罢,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众志成城、排除万难在所不辞!可一娘生九等子啊!您说过,老人无德,一家遭殃!当我们世代都只知道付出的良好子女遭遇母亲委以权贵的凶悍长子造成的冤屈、困难时,需要有责任的母亲说句公正话时,虚荣的母亲不是装聋作哑、昏睡一般,就是包庇能帮她扫除出行障碍的权贵长子,加剧祸害反对不公的弱小子女。这样不顾弱小儿女死活,偏袒偏护强势的母亲又叫一再受害的儿女们如何再深爱她?

马上就要到母亲64岁的生日了,我的心却愈发沉重,不仅为我丈夫亡魂不归、沉冤不白悲伤,还为24年前和腹中胎儿亲眼见证6.4惨案中死去的英烈,为即将在(十、一)出殡的不屈勇士夏俊峰,为所有在中共公权手中无辜悲惨死去不得说法的冤魂而伤怀,但,无论如何,母亲伟大,我应该厚礼贺寿,可贫穷如我,在这,我只能在母亲生日的10:01时为她敲钟鸣贺,并敬奉一句忠言为贺礼:父母本是子女的依靠,子女更是父母的未来,善待你的子女,等于延长你的未来,你可以不爱你的子女,但,无论如何,请不要自绝你的未来!

我知道,我们被牺牲在社会发展车轮下的个体群众给您任何交心的信根本进不了红墙!甚至出不了地方政府,还会又成了各地方政府再坐实我们罪名的证据,但,我信仰法道自然,不平则鸣,否则,民众若一味地畏惧官霸,不伸展公平正义,站立的民族气节根本又何以存在?我们会在夏俊峰不服的死亡面前羞愧难安,在当今科技发展到一键联系世界的时代,任何阻止人民自由言论的逆行都无异于螳螂挡车。

最后,我再次强烈抗议中共中央政府长期草芥人命、地方政府加剧抢我家园的重大逆行!恳请您鉴佑批示,我之沉冤新屈是不是中共政府改负责的范畴?是典型?还是个案?还是社会普遍现象?是典型请立案公判,是个案请特别处理,是普遍现象,请尽快出台相关法规,打击打着红旗反红旗的公权罪恶,保障人民的生命财产,维护人民的做人尊严!共产党讲究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我们错与不错,政府不法公权都已经要了我丈夫的命,抢去了我家的财,伤害了我的肉体,践踏了我的名誉,摧毁了我的事业梦,掠夺了我的家园,更残害到了我无辜的孩子,他们要想作的恶都随了意,还想怎样?我承认我孤儿寡母仅靠在他们的游戏规则里上访不能让他们获罪伏法,但,他们这些人间活阎王,是让我生?还是叫我死?总要给句痛快话吧?,总不能让我失去所有还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总不能没完没了地骑在我头上把我和家人世代欺凌下去!!!您说呢?

我的基本诉求如附证四、附证九(1)中的申诉材料上所请求一样,在此不作赘述,最后恳请批如所请,答复本人。鞠谢!!!

此致

敬祝您令出行通、千古流芳、万民拥戴!

 

上海冤民:孙宏萍
于2013年国庆前前夕

邮箱:[email protected]手机:15800598599

 

附证材料:

附证一:孙宏萍身份证附证二:上海市长宁区房地局违法作出的强迁
附证三:上海市长宁区房地局违法作出的强迁附证四:第一次给中央第九督导组的举报材料
附证五:被囚犯、被死亡人我丈夫黄炳生死亡通知附证六:被暴力截访迫害的部分证明
附证七:时任上海市政府习近平书记给我的信访回复附证八:上海市长宁区华阳路街道作出的“信访终极”告知
附证七:上海市长宁区房地局违法作出的强迁裁决申请
附证九:1、给上海市长宁区政府卞百平书记的声明与诉求信2、给长宁区法制办主任的举报信3、我的心声“诉衷肠”4:再致中央督导组的举报上海市政府不法强迁的举报信5、给上海市政府党委韩正书记的声明信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