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報應:一隻眼粉匠(圖)



(Fotolia)

【看中國2013年10月05日訊】這是我經歷的真人真事,故事發生在五十多年前,在黑龍江省樺川縣一個小屯子裡。有個人叫張仁,會用土豆做粉條的手藝。在那個年代,被人們格外器重。每年秋天起了土豆,就叫張仁帶幾個人做粉條。當時我大哥是生產小隊出納員兼保管員。土豆、粉條的出入庫均由他負責。

有一天,梨樹屯來個人,稱一百多斤濕粉條,每市斤0.25元。總計二十多元錢。由於當時是生產隊核算、不到年終不分紅,農民幾乎沒有經濟來源。為了買粉條賒賬是常有的事,到年終分紅時再一起結帳,梨樹屯這個人也是欠帳的一個。

過了很長一段時間,按理應該送錢結帳了。可還是不見人影。當時只是生產大隊才有老式座機電話,通過電話好不容易才找到那人,一問才知道,他來算帳那天,我哥因有事不在,說是交給漏粉的老頭了,請他轉交給我大哥。可現在漏粉早已停工了,這就來了麻煩。

大幫哄的年代,好勞力一天也掙不了幾毛錢,弄不好勞動力少人口多的人家還要欠三角債,俗稱脹肚(欠生產隊錢)。那個年代一個雞蛋才5、6分錢,一包火柴0.18元。錢實得很。這錢一出岔,我哥就上火了,挨個問漏粉的人,沒有人知道,問張仁更是矢口否認。我哥年歲也小,一股急火就病了。家中唯一的勞動力病了,我母親本來就是屯出了名的病包子,真是雪上加霜。

偏偏趕上四清工作隊下鄉,進屯清帳查帳。所有的帳目都平,唯獨梨樹屯這筆粉條帳,若找不到下茬,就是出納員私自挪用公款,因此事挨整的人時有發生。幸虧工作組有個好心人出主意,寫一份調查涵蓋上公章用信封封上,讓我哥去梨樹屯找那個人對賬。回來拿著那人的親筆證言信,工作組的人又找張仁,他這才承認是他們幾個人用那筆錢買羊肉辦伙食喝酒了,這才把我哥洗清身。一氣之下,我哥撂挑子不當出納員了,好長時間我哥的身體才康復。

就是那年冬天,有一天我媽從外面回來說:遭報應了,老天真有眼啊!原來張仁為了搓包米,做包米川子,在往開直馬掌時,被蹦起來的鐵馬掌打瞎了一隻眼睛。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