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省白沙農場場長何秋香有嚴重違紀違法行為

2013-10-10 21:19 作者: 知情人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10月10日訊】海南省紀委、整治「慵懶散貪」工作組:

白沙農場場長何秋香有嚴重違紀違法行為,請根據提供的線索進行調查核實,現將其主要違紀違法問題鄭重向您舉報。

1、農場財務十分混亂。主要表現在農場財務與金沙投資公司財務混雜在一起,相互巧立名目走賬,有做假賬嫌疑。財務賬目從不公開,重大收支包括土地轉讓,上級撥款、接待開支何工資發放從來不公開過。不敢公開公布是怕暴露目標,激怒民憤。金沙公司員工都領著高工資,何秋香領兩份工資,農場領一份、公司那份是以補貼的形式用化名領取的。

2、為個人私利,造成國有資產大量流失。新建於1997年的牙叉賓館,並不屬於白沙縣舊城改造範圍,更沒有相關的審批材料,何秋香為謀取個人利益,不顧全場職工反對及農場利益,採取內部招標的方式,執意拆除牙叉賓館。牙叉賓館現有鋪面房19套,按照當前的平均市場價約每套130萬,合計總價值:130*19=2470萬,但是經過何秋香的所謂改造後,農場總共可分的約8000平米左右的房屋(非鋪面),按照每平方約2300元的價格算,改造後資產總價值變為了:2300*8000=1840萬,造成國有資產流失近1000多萬元。懇請有關部門進行核查。

3、公務用車開支大的離譜,幹部職工反映強烈。農場現在有公車9輛,場領導和金沙公司副總,機關科室用車只有1輛。這9輛車一年要開支多少錢,我們無法得知,但我們卻知道這其中8輛專車的存在是謀取個人私利的最好工具。場只要領導每月都會領導4000多遠的所為包干經費。副職副總領取3000多元,原白沙農場普通幹部每天兩次行走上班,沒有一分錢的油料補貼。請問何秋香的行為是把廣大老百姓的利益放在首位,還是把個人利益放在首位。建議嚴查其個人用車方面的腐敗問題。她在東北財經大學學習期間廣交朋友,先後三次邀請東北財經學院院長,教授,講師和等到我場及三亞考察觀光,用超高標準接待何迎送,僅此一項花費20多萬元。他向幹部職工解釋說是請專家來指導我場搞「十二五:長遠規劃,這是巧立名目謀取私利的又一表現,要求細查此時,向全場公開開支明細。追究其濫用職權,損害職工群眾利益的行為。

4、何秋香個人專車違反國家公務用車規定,超配,其個人專車為價值60多萬元的進口豐田豪華霸道車(可查)。

5、剋扣中央隊民生住房補貼,全場每戶扣除補貼5000元,三年來累計剋扣住房補貼款900多萬元。他就是利用這些錢變著花招的搞些豆腐渣「工程「走賬消化掉。主要走向是做排水溝,砌擋土牆,護路和搞所為的綠化等方面。每個項目預算在幾萬至十幾萬,二十幾萬,三十幾萬不等,利用總局工程項目在50萬元以下不用到總局招投標的空子,有目的性的指定他喜歡的人干,從而從中獲利,這如同螞蟻搬家的工程看似不起眼實則利益驚人,他養活了老闆和包工頭若干人。像梁安慶,張良文等人就是這幫人的代表。只要他倆沒什麼工程可做的時候,農場發改科就會想盡辦法沒事找事幹。

6、她利用手中權利謀取私利。2011年在機關總部共建保障房49套,其中9套為商鋪。這9套購房對象居然特定為場領導何公司副總(金沙公司),其他人沒有資格選房認購。房價定位每平方米3600元,有的馬上轉手每平方賣5000元,不用交一分錢每套房就賺了10多萬元。而何秋香那套房由副總周懷勝操作,租給金沙公司做銷售部,裝修由公司買單,每月租金為5000多元,而相同大小位置的月租金為2500元。這是不是以權謀私。

7、農工貿白沙茶葉股份有限公司,農場佔25%的股份,三年來農場在公司的利潤分工全部被何秋香侵吞幹盡,農場幹部職工意見很大。我們要求公開分工明細賬目,嚴肅處理侵吞公款者。其侵吞手段主要採取到茶廠領取茶葉作為公務用茶為名,然後把茶賣給經銷商來達到私吞公開目的,嚴重危害全廠幹部職工切身利益。

8、何秋香假公濟私,欺上瞞下,坑害職工群眾利益,與民為敵。白沙農場有得天獨厚的地理髮展環境和機遇,白沙農場場職工按理應當享受到企業發展帶來的實實在在的利益何實惠,我們卻什麼都沒有,因為她自私自利,心胸狹隘,獨斷專行,小氣潑辣。其不關心群眾疾苦,不把職工群眾利益放在心上,聽不見他人意見,見群眾就躲,根本不理群眾的合理訴求何建議,自以為是。不深入基層,深入實際調查分析,我行我素,凌駕於黨組織之上,做表面工作,。去年9月5日,有人大委員到我縣調研,何秋香緊張心虛,煞費苦心應對,一是為防止上訪人員到機關接近人大領導,再到機關多個路口,機關各樓層,樓道口安排保安人員10餘人進行把守,不讓上訪職工接近上級領導。牙叉醫院何幼兒園部分上訪職工被保安強行阻止攔回,而是為了應對人大領導找個別職工談話詢問何走訪,他安排王茂青副書記和公會副主席鄧海珠負責作假,他們對招待所,物業員工說,省人大來調研,你們不能說實話,要匯報好一點。

9、何秋香長期吃住不交一分錢,幾年來的生活費全部農場買單。公用專車要坐名貴的,每到週末自己開車回家,當成私家車享用,其所配專車為價值60多萬元的豐田進口車。我們要求嚴查其個人部分非法收入,及工資,油料補貼,出差補貼何其他虛假報銷等。

10、違反保障房建設分配政策,利用手中職權謀取私利。非法獲取2套保障性住房,一套為鋪面房,另一套為居住房。按照相關規定,其無資格購買保障性住房。

11、金沙投資公司在農墾總公司名冊中不被承認,他最多算是農場的二級企業,他的財務與農場財務同設在農場財務科,2個單位,一套人馬。經常把金沙公司的支出放在農場財務走賬報銷,賬目十分混亂不清,金沙公司貸款5000萬元,她把農場522畝土地和賓館招待所作為抵押,讓全場職工為其承擔風險,這麼大的事情她自己決定後才告訴黨委書記,要黨委書記認可,變相成是黨委的決定,讓程序合法化,我們全體職工堅決不同意為他個人的錯誤決定買單。

12、違反幹部紀律,破壞民主集中制原則,任人為親,收受賄賂,獨斷專行,打擊報復思想嚴重,農場原計生辦主任赫朝萍因工作上的分歧被免職,原農場武裝部幹事周德養因找何秋香詢問幹部調整為什麼不堅持幹部任用原被強行免職。周被激怒後,她非常害怕,以人身受到威脅為由安排5名保安日夜值班「保護」,前後值班2個多星期,為人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她怕,說明他心虛,與百姓為敵,欺壓百姓,這樣的領導誰會擁護?這樣的人是一名合格的共產黨員嗎?以上行為從分揭露出何秋香的本質:

她是婦人之道,潑辣、小氣、狹隘、霸道、獨斷、我行我素、自以為是、一手遮天是對她最恰當的評價。欺上瞞下,好大喜功、自私自利,貪圖享樂,拉幫結派,打擊報復是她的一貫做法。脫離群眾、欺騙群眾、與民爭利、違反原則,剋扣工資是他最突出的表現。我們誠惶誠恐,深受煎熬。懇請組織把何秋香調離白沙農場,還一個風清氣正的白沙農場。調離的結局對誰都容易接受一些,我們不願意看到其狼狽離開。

她利用得天獨厚的地理優勢與人勾結,非法低價出讓國有土地,不顧職工群眾的反對,把農場幼兒園拆並至原白沙幼兒園,對幼兒入園和幼師工作造成極大影響,把黃金地段的幼兒園與建築商勾結開發,共收漁利。造成農場的子孫後代,不可估量的教育損失。金沙投資公司與農場土地財務糾纏不清,相互走賬,從不公開,貓膩多多。2013年2月把農場土地收益5000多萬元從農場財務轉入到金沙公司賬戶,並在海南農墾報刊登虛假信息,說成是公司收回投資款(賣房款)5000多萬元來欺騙上級領導。實際上金沙投資公司成立兩年來,一分回報都沒有體現在群眾手中,都是靠農場維持他們幾號人的運轉享受開銷。但他們的工資比農場人員高出一倍。情負責審計工作的對其嚴加審計。

金沙售樓部是何秋香享受國家補貼房,農場出錢裝修好以每月3500元的租金出租給金沙投資公司,為了躲避查處,現已更名。她有這個能力更名換姓,具體實施操作者就是發改科的李淑華。

現機關辦公樓旁邊的科長樓,留有2套用公費豪華裝修,留為己用的房子。暗藏玄機,有圖謀不軌之嫌。

截留國家補貼款每戶5000元,共計7000多萬元。說是拿去搞所謂的三通一平,但實際上她是真正用這筆剋扣下來的補貼款搞所謂的「配套工程」,從而養活長期「合作」的幾個關係戶老闆。從中受賄拿回扣。不然為什麼是這幾個熟面孔長期能拿到工程做,逢年過節也是這幾個老闆「登門拜訪」。

最不講民主,自作主張,不講民主集中制原則,用例會,班子會,取代黨委會,我們的黨委會完全成了擺設,發揮不了真正的作用,最多是為她胡作非為,代表極少數利益的私人工具而已。一年到頭都是她在唱獨角戲,黨委書記連配角都不是,因為她身邊有個得心應手的助理在忙乎。她還有一招就是罵街。每次都是在全場會議上破口大罵,都說大部分的幹部不好,沒有良好的正氣,工作沒有執行能力,要扣工資等之類,讓人很無奈很無助。我們都受夠了,怎麼能讓一位潑婦長期撒野,難道農墾真的沒有人才了麼?

何秋香私慾膨脹,利用手中的權利瘋狂謀取私利,氣焰十分囂張,把黨的宗旨和原則拋之腦後,一切做法都是為了個錢字。具體做法是:

1、何秋香即是農場場長,有是白沙金沙投資公司經理,有了經理的頭銜,她撈取錢財一下子變得得心應手了。敢花錢,亂花錢,「有理由」花錢,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中飽私囊。金沙公司成立兩年來,沒做成幾個項目,也沒有看見任何實際的收益,但其公司員工個個高工資,單單是所謂的招商引資,項目洽談,運作(接待,宣傳等)和買車費用開支都接近千萬元。這些錢都是農場土地徵收所得款,被其私自挪用。這是違反財經紀律的違規行為,我們十分憤慨。要求嚴查此事,財務報表要重新體現並公開公布。我們強烈要求公司財務與農場財務徹底分開,農場財務科長絕不能兼任公司財務主管,一套財務人馬的現狀必須分開,杜絕腐敗的源頭,場長兼總經理的配置也是不妥當的,建議農場投資公司總經理由黨委書記兼任比較符合實際。

2、金沙地產服務中心於11月19日掛牌成立開業,所謂服務中心就是設的售樓部。該房是農場出資建設的保障性住房,何秋香違反國家相關規定,其本不具備購房資格,但為利益驅使,其無視國家政策,強行購買下該房屋,並高租金的租給農場,該房屋裝修費和配套設施費用全部由農場公費或金沙公司報賬。具體由金沙副總周懷勝,項目經理余志勇,發改科科長李淑華等負責進料,找人裝修,她簽字由財務科科長段學俊走賬報銷。

3、白沙農場在她的帶動下,歪風邪氣,危害職工群眾利益,阿諛奉承,陽奉陰違,溜須拍馬,拉幫結派盛行。就民生工程方面嚴重侵害群眾利益。農場的利益和福利大都被農場領導、相關職能部門科長和其親友重複享受。他們都有2套以上政策性補貼房,多則4套,而農場仍住危房的職工不在少數。何秋香3套,王茂青4套、歐永雄4套,林方瑞3套,周懷勝3套,肖尤河3套,李淑華4套,段學俊3套、張譽福4套、鄭重華4套,這些人都是工薪科級幹部,為什麼有那麼多錢買房?十八大報告提出要堅持公平正義,和諧穩定,共同富裕,資源共享,他們的所作為公平嗎?

4、私分國有資產,農場在海口有14套房產,其不通過公開競標拍賣,而是硬性規定原牙叉農場正科以上幹部有資格分房,要求大家不要競標,按評估價付款。人們意見很大,紛紛反對,部分人準備聯合上訪。

5、何秋香有嚴重的受賄行為。她虛榮心極強,每年春節全場中層以上幹部都必須統一到她那裡拜年,農場行政辦,財務科科長和發改科科長分別組織,農場車輛全部出動還不夠,另租私車一同前行,浩浩蕩蕩,場面宏大氣派。參加者每人交幾百元買禮品,鞭炮和租車費,送紅包是另外自己的事。這樣的收刮錢財已有四個春節了,他知道黨的紀律不允許的是違法違紀的。她為何還是堅持這麼幹?我們每月工資才1千多元,受不了了,不去拜年她時刻找麻煩整你。今年6月何秋香生病住院,光是收紅包就高達幾萬元。黨的先進性在她身上就這樣體現的?總局黨委、紀委、信訪應該管一管了,過問過問我們的何大場長,難道非要司法部門來找她不成?

以上建議希望得到高度重視,組織人手進行詳細調查瞭解核實。但願政府不要讓農場幹部職工失望。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