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淒涼女兵 91歲抗戰女兵的傳奇人生(組圖)

2013-10-13 11:54 作者: 周琦、實習記者 吳萌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10月13日訊】她曾經是天門縣長之女,她曾經因為槍法出神,名噪一時,獲部隊領導獎勵一塊19鑽瑞士金錶。抗日戰爭中,她被日軍擊中腹部受傷,沒有子女。1943年,因部隊叛變,不肯屈服的她,脫下軍裝做起普通老百姓。她叫程銀寳,一位91歲的老人。而今,她生活在一間不到10平米的小屋裡。她說了整整一個下午,都沒能講完自己的故事。老人說:「我要守著我的老屋,到走不動的那一天。」

2013/10/12/20131012233703383.jpg

志願者發現91歲老女兵

天空下著瓢潑大雨,走過一條泥濘小路,拖著沾滿泥巴的鞋終於找到了程銀寳的小屋。

這已經是關愛抗戰老兵公益志願者老薑第四次來到這個小屋,小屋位於天門橫林鎮盧埠老街。小屋不到10平米,用紅磚搭起來蓋上石棉瓦,四角透風,沒通水電。

低矮的屋門,只有低頭才能進去,連一把傘都撐不開,漆黑的屋裡擺著一張床,幾床棉絮揉在床上,沒有被套。屋裡唯一的傢俱就是一個老式櫃子,櫃子上擺著一張素描畫像。

「他怕照相,說照相就離死不遠了。」程銀寳說,老伴生前沒有留一張照片,這張遺像是老伴走了以後請人畫的,和老伴並不像。

一條黃狗躺在屋子中間,這條黃狗是被人趕出家,老人把它留了下來,是她唯一的伴。

平房對面,一個茅草屋,幾塊磚頭搭起來的灶上放著一口鍋,屋角堆著一些柴火。「老人平時就在這裡做飯。」老薑說,老人的記憶力極好,故事幾天也講不完。這裡,算得上是個老屋。從2007年變賣了家裡的老房子後,她便住進了這裡,一住就是5年。

2013/10/12/20131012233703379.png

她曾是「家裡的寳貝」

聽說大家要聽她的故事,程銀寳的話匣子馬上就打開了。

「這就是我的名字。」老人指著手腕上的一處刺青,上面寫著「艮寳」兩個字,「那個‘銀’字沒有刺完,被老師發現後不讓刺了。」老人說,她還有個名字叫程鳳美。

「‘銀寳’就是說我是家裡的寳貝。」說起這個,一絲欣喜掠過臉頰。老人確實是家裡的寳貝。她說,她的父親程家宜是天門岳口鎮人,是當地的名門望族。母親家是皂市鎮人,和父親家族門當戶對。母親方氏家裡有兄弟姐妹9人,排行老三。

民國時期,程家宜時任天門縣長,方氏接連生了6個孩子都沒能保住,直到1921年陰曆四月初十,第七個孩子出生,這個女兒成了家裡的寳貝,所以起了個「銀寳」的名字。

6年後,程銀寳同父異母的弟弟出生了。程家一子一女,後繼有人。

然而,在程銀寳10歲那年,父親重病而亡。幸好家大業大,程銀寳的生活並沒有受到多大影響。

13歲進軍校讀書

家境不錯,她又是「家裡的寳貝」,老人自小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家裡給她請了專門的師傅。

「人之初,性本善……」、「昔時賢文,誨汝諄諄。集韻增廣,多見多聞。」老人背起《三字經》和《增廣賢文》,雖然已是91歲高齡,但她依舊能倒背如流。

「我小時候在家裡讀私塾,有專門的先生。」老人很健談,走路穩當,頭不昏眼不花,雖然人也清醒,可畢竟是過去了70多年的事情,她已經說不上來準確的年代,只能以自己的年齡來回憶。她13歲那年,當時政府選派了600餘名名門望族之後上軍校。程銀寳入選後到了四川讀軍校。

在軍校學國語、歷史、音樂等課程。「有時候會在橋上吹簫。」小小年紀就出門在外,因為思念母親,她常常一個人在學校附近吹簫來排解。

那時候程銀寳年紀還小,在學校裡還有攀比之風。程銀寳幾個舅舅都在部隊,成為她炫耀的資本。16歲那年,伴著這份優越的炫耀資本,她畢業了。

2013/10/12/20131012233704667.png

騎著旅長的高頭大馬訓操

程銀寳從軍校畢業後,直接到了第一二八師。當時的國民政府軍第一二八師駐紮在豫鄂邊區。師長是王勁哉,二旅長潘尚武。國民政府沔陽縣長是王勁哉的弟弟,天門沔陽僅隔40公里,程家宜和王勁哉的弟弟關係很不錯,程銀寳又認了二旅長做義父。

「鳳美,你就出去喊操吧。」到了128師,潘尚武讓程銀寳訓練新兵。可16歲的小女孩如何訓練一群老兵呢?

壓不住操,鎮不住邪。可程銀寳硬是沒有哭鼻子,她騎著旅長的高頭大馬,「這匹馬可威風了,一身皮毛髮光,脖子上掛著一口大鈴鐺。」程銀寳對這些老兵們說:「聽見旅長的馬鈴聲,就如旅長督軍,你們誰敢不服。」在懲罰了幾名不服的新兵後,程銀寳的話算數了。

程銀寳還記得當時教導士兵們「不要空拿餉,不要當土匪」,除了樹立軍威,程銀寳也很會搞好關係。「我當時有錢啊,買了不少煙專門送人。」程銀寳說,那個牌子的煙叫「小大號」,上面印著蔣介石的頭像,她買了不少煙,給部隊裡的戰士們發,和他們之間也漸漸沒那麼劍拔弩張了。

神槍手獲19鑽金錶嘉獎

當然,能鎮住新兵,更讓新兵們佩服的,還是程銀寳的槍法。

「那個時候用的是十連子。」程銀寳說,當時她打55米開外的靶,一打一個准。由於槍法出神入化,第一二八師有一個小女神槍手的事傳開了,但高層對此表示懷疑。1937年,上級部門讓程銀寳到鄭州的軍校表演。

程銀寳帶著一個通訊兵和兩個同事趕到鄭州的軍校。「那是50米的靶,更容易了。」程銀寳說,當時讓她表演一下槍法。頭幾個人打了幾次,都沒有打中。她拿起自己的十連子,第一槍命中,第二槍又命中了,圍觀的人都十分驚訝。她又接連打出3發子彈,槍槍命中。

這一連串槍打得,連部隊領導也稱讚不絕。部隊領導命人獎給她一塊19鑽瑞士金錶以示嘉獎。

2013/10/12/20131012233704127.png

被日本兵打傷腹部

老人說,當年駐守在鄂中江漢平原的第一二八師,是日軍的眼中釘。

1940年,程銀寳19歲。當年,日軍派出2000騎兵,在40輛坦克和30架飛機配合下,向第一二八師陶家埴陣地發起猛烈進攻,準備剿滅第一二八師王勁哉部。

「那一場戰鬥打了7天。」程銀寳記得,在施家港打了3天3夜,在百子橋打了2天2夜時,第一二八師沒有子彈了,還是新四軍支援了彈藥才能打下去,接著又在葫蘆壩打了2天。

當時的她,在尖刺班,由於戰鬥十分激烈,她經常拿著旗子衝了出去,喊道:「不怕死的,跟著我的旗子沖。」

遇到戰事膠著,士兵士氣低下,她常常跟戰士們做思想工作,「我們不在這裡拚命,家裡人還有寧日麼?」

百子橋一戰,第一二八師的彈藥全部打完,就要擋不住日軍的進攻,幸好新四軍送來了彈藥,這一場戰鬥也取得了勝利。就在程銀寳返回師部的途中,中了一名日本兵的冷槍,子彈打中了她的左腹部。

程銀寳摀住左腹,衝上去給了放冷槍的日本士兵一槍,說了句:「我沒有被你打死,你就要死在我的槍下。」那個日本兵,就倒在了她的槍下,當場斃命。

之後,程銀寳被戰友們用擔架送往師部醫院,她也成了戰鬥英雄。只是,這次受傷,也影響到了她的正常生活。因為這一槍,她再也不能生育。

「我不想當叛徒,回家當百姓」

第一二八師駐守鄂中江漢平原,和新四軍也時有摩擦。

程銀寳記得有一次,師部在漢川和新四軍準備打仗。突然天空一片漆黑,雙方一槍沒打,等了一個小時後,雙方各自散去。

1941年春,王勁哉自感與重慶關係緊張,又遭日軍連續進攻,若再打新四軍,恐腹背受敵,難以維持,遂提出談判請求。新四軍第五師師長李先念為爭取王部,派代表與其談判。雙方達成了合作抗日、互不侵犯的協議。

1943年,日軍為殲滅第一二八師,以其第十一軍五萬兵力,在60架飛機掩護下,發起了「江北殲滅戰」。此前,日軍已經收買了王部旅長古鼎新為內應。

「古瞎子把王師長的弟弟打死了,我就知道他叛變了。」程銀寳說,古鼎新的外號叫「古瞎子」。她連忙騎馬趕往漢川脈旺告訴義父潘尚武。

然而,當程銀寳趕到脈旺時,日軍扛著旗子出門迎接,她知道義父也不得已投降了。失望之極的程銀寳脫下軍裝丟到湖裡,她跟義父說:「我不想當叛徒,我還是回家當我的老百姓吧。」

程銀寳回到老家,母親勸她不要再出去了,「我只有你這個孩子,你要盡忠孝。」她便安心當個普通老百姓了。

2013/10/12/20131012233704218.png

只要走得動 就守在這裡了

16歲那年,程銀寳就結了婚,丈夫王月成是潘尚武旅中的衛士。潘尚武將王月成提為營長後,兩人雙雙回到程銀寳老家,此時家境還算殷實。

由於中了日本兵一槍,程銀寳失去了生育能力,丈夫王月成和前妻有一子。程銀寳在老宅開了個油榨房,可是1953年的一把大火,將半邊老宅燒垮。上世紀80年代,兒子也離開了老家到外地教書。

2001年,86歲的老伴離她而去。旁邊村民們逐漸建起樓房,程銀寳的老屋地基較低,潮濕且污水橫流,2007年她將老屋賣了2.5萬元。而那塊曾經珍藏的19鑽瑞士金錶,也在幾年前賣了1.4萬元。

「村裡要給我每個月100多塊的低保,我沒好意思要。」說起往事,程銀寳的眼淚不禁滑落,她不經意之間將淚水抹去。「就在最困難的時候,我也沒有偷過糧食,沒撿過別人家的柴,我餓一餐就餓一餐,但是我不能沒有人格。」

老薑說,老人十分堅強,從來不在外人面前流淚。志願者們問老人願不願意去養老院,老人說:「我只要還能走動一天,就要守在這裡,到走不動的那天,我再去吧。」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