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凄凉女兵 91岁抗战女兵的传奇人生(组图)

2013-10-13 11:54 作者: 周琦、实习记者 吴萌

手机版 正体 5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3年10月13日讯】她曾经是天门县长之女,她曾经因为枪法出神,名噪一时,获部队领导奖励一块19钻瑞士金表。抗日战争中,她被日军击中腹部受伤,没有子女。1943年,因部队叛变,不肯屈服的她,脱下军装做起普通老百姓。她叫程银宝,一位91岁的老人。而今,她生活在一间不到10平米的小屋里。她说了整整一个下午,都没能讲完自己的故事。老人说:“我要守着我的老屋,到走不动的那一天。”

2013/10/12/20131012233703383.jpg

志愿者发现91岁老女兵

天空下着瓢泼大雨,走过一条泥泞小路,拖着沾满泥巴的鞋终于找到了程银宝的小屋。

这已经是关爱抗战老兵公益志愿者老姜第四次来到这个小屋,小屋位于天门横林镇卢埠老街。小屋不到10平米,用红砖搭起来盖上石棉瓦,四角透风,没通水电。

低矮的屋门,只有低头才能进去,连一把伞都撑不开,漆黑的屋里摆着一张床,几床棉絮揉在床上,没有被套。屋里唯一的家具就是一个老式柜子,柜子上摆着一张素描画像。

“他怕照相,说照相就离死不远了。”程银宝说,老伴生前没有留一张照片,这张遗像是老伴走了以后请人画的,和老伴并不像。

一条黄狗躺在屋子中间,这条黄狗是被人赶出家,老人把它留了下来,是她唯一的伴。

平房对面,一个茅草屋,几块砖头搭起来的灶上放着一口锅,屋角堆着一些柴火。“老人平时就在这里做饭。”老姜说,老人的记忆力极好,故事几天也讲不完。这里,算得上是个老屋。从2007年变卖了家里的老房子后,她便住进了这里,一住就是5年。

2013/10/12/20131012233703379.png

她曾是“家里的宝贝”

听说大家要听她的故事,程银宝的话匣子马上就打开了。

“这就是我的名字。”老人指着手腕上的一处刺青,上面写着“艮宝”两个字,“那个‘银’字没有刺完,被老师发现后不让刺了。”老人说,她还有个名字叫程凤美。

“‘银宝’就是说我是家里的宝贝。”说起这个,一丝欣喜掠过脸颊。老人确实是家里的宝贝。她说,她的父亲程家宜是天门岳口镇人,是当地的名门望族。母亲家是皂市镇人,和父亲家族门当户对。母亲方氏家里有兄弟姐妹9人,排行老三。

民国时期,程家宜时任天门县长,方氏接连生了6个孩子都没能保住,直到1921年阴历四月初十,第七个孩子出生,这个女儿成了家里的宝贝,所以起了个“银宝”的名字。

6年后,程银宝同父异母的弟弟出生了。程家一子一女,后继有人。

然而,在程银宝10岁那年,父亲重病而亡。幸好家大业大,程银宝的生活并没有受到多大影响。

13岁进军校读书

家境不错,她又是“家里的宝贝”,老人自小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家里给她请了专门的师傅。

“人之初,性本善……”、“昔时贤文,诲汝谆谆。集韵增广,多见多闻。”老人背起《三字经》和《增广贤文》,虽然已是91岁高龄,但她依旧能倒背如流。

“我小时候在家里读私塾,有专门的先生。”老人很健谈,走路稳当,头不昏眼不花,虽然人也清醒,可毕竟是过去了70多年的事情,她已经说不上来准确的年代,只能以自己的年龄来回忆。她13岁那年,当时政府选派了600余名名门望族之后上军校。程银宝入选后到了四川读军校。

在军校学国语、历史、音乐等课程。“有时候会在桥上吹箫。”小小年纪就出门在外,因为思念母亲,她常常一个人在学校附近吹箫来排解。

那时候程银宝年纪还小,在学校里还有攀比之风。程银宝几个舅舅都在部队,成为她炫耀的资本。16岁那年,伴着这份优越的炫耀资本,她毕业了。

2013/10/12/20131012233704667.png

骑着旅长的高头大马训操

程银宝从军校毕业后,直接到了第一二八师。当时的国民政府军第一二八师驻扎在豫鄂边区。师长是王劲哉,二旅长潘尚武。国民政府沔阳县长是王劲哉的弟弟,天门沔阳仅隔40公里,程家宜和王劲哉的弟弟关系很不错,程银宝又认了二旅长做义父。

“凤美,你就出去喊操吧。”到了128师,潘尚武让程银宝训练新兵。可16岁的小女孩如何训练一群老兵呢?

压不住操,镇不住邪。可程银宝硬是没有哭鼻子,她骑着旅长的高头大马,“这匹马可威风了,一身皮毛发光,脖子上挂着一口大铃铛。”程银宝对这些老兵们说:“听见旅长的马铃声,就如旅长督军,你们谁敢不服。”在惩罚了几名不服的新兵后,程银宝的话算数了。

程银宝还记得当时教导士兵们“不要空拿饷,不要当土匪”,除了树立军威,程银宝也很会搞好关系。“我当时有钱啊,买了不少烟专门送人。”程银宝说,那个牌子的烟叫“小大号”,上面印着蒋介石的头像,她买了不少烟,给部队里的战士们发,和他们之间也渐渐没那么剑拔弩张了。

神枪手获19钻金表嘉奖

当然,能镇住新兵,更让新兵们佩服的,还是程银宝的枪法。

“那个时候用的是十连子。”程银宝说,当时她打55米开外的靶,一打一个准。由于枪法出神入化,第一二八师有一个小女神枪手的事传开了,但高层对此表示怀疑。1937年,上级部门让程银宝到郑州的军校表演。

程银宝带着一个通讯兵和两个同事赶到郑州的军校。“那是50米的靶,更容易了。”程银宝说,当时让她表演一下枪法。头几个人打了几次,都没有打中。她拿起自己的十连子,第一枪命中,第二枪又命中了,围观的人都十分惊讶。她又接连打出3发子弹,枪枪命中。

这一连串枪打得,连部队领导也称赞不绝。部队领导命人奖给她一块19钻瑞士金表以示嘉奖。

2013/10/12/20131012233704127.png

被日本兵打伤腹部

老人说,当年驻守在鄂中江汉平原的第一二八师,是日军的眼中钉。

1940年,程银宝19岁。当年,日军派出2000骑兵,在40辆坦克和30架飞机配合下,向第一二八师陶家埴阵地发起猛烈进攻,准备剿灭第一二八师王劲哉部。

“那一场战斗打了7天。”程银宝记得,在施家港打了3天3夜,在百子桥打了2天2夜时,第一二八师没有子弹了,还是新四军支援了弹药才能打下去,接着又在葫芦坝打了2天。

当时的她,在尖刺班,由于战斗十分激烈,她经常拿着旗子冲了出去,喊道:“不怕死的,跟着我的旗子冲。”

遇到战事胶着,士兵士气低下,她常常跟战士们做思想工作,“我们不在这里拼命,家里人还有宁日么?”

百子桥一战,第一二八师的弹药全部打完,就要挡不住日军的进攻,幸好新四军送来了弹药,这一场战斗也取得了胜利。就在程银宝返回师部的途中,中了一名日本兵的冷枪,子弹打中了她的左腹部。

程银宝捂住左腹,冲上去给了放冷枪的日本士兵一枪,说了句:“我没有被你打死,你就要死在我的枪下。”那个日本兵,就倒在了她的枪下,当场毙命。

之后,程银宝被战友们用担架送往师部医院,她也成了战斗英雄。只是,这次受伤,也影响到了她的正常生活。因为这一枪,她再也不能生育。

“我不想当叛徒,回家当百姓”

第一二八师驻守鄂中江汉平原,和新四军也时有摩擦。

程银宝记得有一次,师部在汉川和新四军准备打仗。突然天空一片漆黑,双方一枪没打,等了一个小时后,双方各自散去。

1941年春,王劲哉自感与重庆关系紧张,又遭日军连续进攻,若再打新四军,恐腹背受敌,难以维持,遂提出谈判请求。新四军第五师师长李先念为争取王部,派代表与其谈判。双方达成了合作抗日、互不侵犯的协议。

1943年,日军为歼灭第一二八师,以其第十一军五万兵力,在60架飞机掩护下,发起了“江北歼灭战”。此前,日军已经收买了王部旅长古鼎新为内应。

“古瞎子把王师长的弟弟打死了,我就知道他叛变了。”程银宝说,古鼎新的外号叫“古瞎子”。她连忙骑马赶往汉川脉旺告诉义父潘尚武。

然而,当程银宝赶到脉旺时,日军扛着旗子出门迎接,她知道义父也不得已投降了。失望之极的程银宝脱下军装丢到湖里,她跟义父说:“我不想当叛徒,我还是回家当我的老百姓吧。”

程银宝回到老家,母亲劝她不要再出去了,“我只有你这个孩子,你要尽忠孝。”她便安心当个普通老百姓了。

2013/10/12/20131012233704218.png

只要走得动 就守在这里了

16岁那年,程银宝就结了婚,丈夫王月成是潘尚武旅中的卫士。潘尚武将王月成提为营长后,两人双双回到程银宝老家,此时家境还算殷实。

由于中了日本兵一枪,程银宝失去了生育能力,丈夫王月成和前妻有一子。程银宝在老宅开了个油榨房,可是1953年的一把大火,将半边老宅烧垮。上世纪80年代,儿子也离开了老家到外地教书。

2001年,86岁的老伴离她而去。旁边村民们逐渐建起楼房,程银宝的老屋地基较低,潮湿且污水横流,2007年她将老屋卖了2.5万元。而那块曾经珍藏的19钻瑞士金表,也在几年前卖了1.4万元。

“村里要给我每个月100多块的低保,我没好意思要。”说起往事,程银宝的眼泪不禁滑落,她不经意之间将泪水抹去。“就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也没有偷过粮食,没捡过别人家的柴,我饿一餐就饿一餐,但是我不能没有人格。”

老姜说,老人十分坚强,从来不在外人面前流泪。志愿者们问老人愿不愿意去养老院,老人说:“我只要还能走动一天,就要守在这里,到走不动的那天,我再去吧。”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