謎一樣的李白《蜀道難》(圖)


【看中國2013年10月15日訊】噫吁戲!危乎高哉。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蠶叢及魚鳧,開國何茫然。爾來四萬八千歲,不與秦塞通人煙。西當太白有鳥道,可以橫絕峨眉顛。地崩山摧壯士死,然後天梯石棧相鉤連。上有六龍回日之高標,下有沖波逆折之回川。黃鶴之飛尚不得過,猿猱欲度愁攀援。青泥何盤盤,百步九折縈岩巒。捫參歷井仰脅息,以手撫膺坐長嘆。問君西遊何時還,畏途巉岩不可攀。但見悲鳥號古木,雄飛雌從繞林間。又聞子規啼夜月,愁空山。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使人聽此凋朱顏。連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掛倚絕壁。飛湍瀑流爭喧豗,砯崖轉石萬壑雷。其險也如此,嗟爾遠道之人,胡為乎來哉!劍閣崢嶸而崔嵬。一夫當關,萬夫莫開。所守或匪親,化為狼與豺。朝避猛虎,夕避長蛇。磨牙吮血,殺人如麻。錦城雖雲樂,不如早還家。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側身西望長咨嗟。——李白《蜀道難》

  
李白的《蜀道難》堪稱千古絕唱,有人認為它是李白全部詩作中最好的一首,有人認為它是全部唐詩中最好的一首。但是,這首詩跟李白其他作品有一個顯著的不同點:對於它的含義,歷來有不同的闡釋。李白不同於李商隱,也不同於李賀,他的詩歌藝術追求「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的意境,不走朦朧晦澀之偏鋒。這一首《蜀道難》是一個例外。關於它的內容含義,歷代的學者們就像猜謎一樣,猜了一千多年。當代學者詹瑛先生將前人的意見歸納為如下四種:
  
一、罪嚴武;  
二、諷章仇兼瓊;  
三、諷玄宗幸蜀;  
四、即事成篇,別無寓意。
  
四種意見當中,罪嚴武,指唐李綽《尚書故實》所言「《蜀道難》,李白罪嚴武也」;諷章仇兼瓊,為宋沈括、洪芻所提出;諷玄宗幸蜀,為元蕭士贇在給李白詩集作注時所提出的看法。仔細分析,其實還有其他說法。例如,範攄《雲溪友議》認為是擔心房琯、杜甫被嚴武所害而作(這一種說法,也許被詹瑛先生歸入了第一種「罪嚴武」中);姚合《送李餘及第歸蜀》詩「李白《蜀道難》,羞為無成歸」,則指李白是在為自己一事無成發出感慨。
  
不同的說法,固然往往難以分出絕對的正誤是非。但不同的說法之間,往往是:解釋能力有大小之別,意境領會有高下之辯。面對紛紜眾說,扮和事老,作高人科,說出一句「見仁見智」後,飄然而去。風度氣派是夠閑雅瀟灑,足可令人心生羨慕之情的,但無益於後學青年提高文學閱讀與鑑賞能力。因此,我的想法是,擺事實講道理,議論一下歷來的不同說法,還是有必要的。議論的過程,其實也是金針度人的展示,有心人可以從中悟出文學閱讀鑑賞的門道。閱讀者,根據各自的學識閱歷,權衡眾說,各有取捨。精神傳播的多層次化,多樣化,如同百花爭艷的大花園,人間因此更加美好,更加有趣。
  
詹瑛先生根據是否跟唐孟棨《本事詩》所記《蜀道難》乃是李白初至京師時、賀知章於逆旅之中讀後讚嘆不絕驚為謫仙人的作品的記載相衝突,再根據殷璠《河岳英靈集》序言中「主上」一詞及落款時間(「起甲寅終癸巳」),指出上述一、三兩種說法是不可信的。他又根據李白寫章仇兼瓊的詩句,認為章氏並非專橫跋扈之輩,李白不可能把他比作豺狼而加以諷刺。
  
李白《劍閣賦》、《送友人入蜀》等詩賦中,寫景狀物,有不少跟《蜀道難》相似的語句。詹瑛先生據此認為,這三篇作品為先後之作,都是因送友人入蜀,即事成篇,以功名不可強求勸慰友人,並沒有什麼隱晦的寓意。後來又有人在此基礎上指出:《蜀道難》的構思,跟李白自己的《西嶽雲臺歌送丹丘子》、《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和岑參的《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大致相同,都是通過描寫某種自然景象表達送別之情(熊禮匯評注《李白詩》)。
  
為學如積薪,後出轉精。對於《蜀道難》詩意的闡釋,也呈現了日益縝密可信的趨勢。但是,學術考證畢竟不能完全代替文學欣賞,作為一千多年後的普通讀者,面對李白這一首「奇之又奇」(殷璠語)的詩歌作品,我們更關心的,應該是它的藝術性。具體地說,包括龐大深邃的場面,豐富馳騁的想像力,瑰麗磅礡的辭藻語言,一唱三嘆的音韻格律,以及通過它們表現出來的觸目驚心的山川地貌和自然景物,對友人的關切之情。至於作品背後的故事、寓意,是否能夠正確、準確瞭解,倒在其次。
  
在創作這一首作品時,李白明顯處於一種狂放、恣肆、亢奮的狀態,他天真、浪漫、自由等秉性都被發揮得淋漓盡致。換言之,這是一首形式大於內容的作品。這樣的作品,倘若斤斤計較於它背後的故事和詩歌的寓意,未免有方圓枘鑿、膠柱鼓瑟之嫌。浪漫的詩篇,應該以浪漫的情懷去閱讀,去吟詠,去領悟。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