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習近平的第二封信:別再撐局面了(組圖)

2013-10-16 11:49 作者: 邢偉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10月16日訊】近平,今天是你父親誕辰一百週年,你們都在歡慶,用納稅人的錢歡慶你父親的誕辰。這種殊榮不是誰想有就有的。你現在大概也是躊躇滿志,但是嘴巴裡還是在不停的對著圍繞在你周圍的畢恭畢敬的下書面念叨反四風、洗洗澡、紅紅臉吧……

可悲的是,他們中很多人找不到臉了,為了個人的私利,早已經把臉面不要了。

近平,上次我在給您的信裡透露的桐廬法院立案庭庭長吳海祥違法亂紀的事情,在9月28日刊發在新唐人上的第二天早上,我就把同樣的文章發到了桐廬縣縣長信箱、方毅縣長、毛根洪、王水娟兩位副縣長信箱。應該說,桐廬縣政府的效率還是 蠻高的,連桐廬縣行政審批服務中心住建窗口當天也拿到了這篇文章去學習。更別提其它涉及到的單位了。9月30日立案庭就給我立案了。話說到了這裡,近平你應該非常愉快的說了:瞧瞧俺們共產黨下面的這些幹部,就是聽話,有錯必改就是好同志嘛,這些同志都是好同志,都是能經受考驗的特殊材料製成的。

我私下裡也想了,冤家宜解不宜結,事情過去了就過去了,不再追究。畢竟桐廬法院也是一個縣裡的衙門,河北的老百姓怎麼能鬥得過中國共產黨浙江的縣級法院 呢,忍忍吧,給立案了就算了。

但是,近平,你們共產黨辦事還真的應了那句老話了---不怕沒好事,就怕沒好人。你們裡面好人還真的不多,所以你就要迫不及待的反四風、反腐敗了。

在10月2日我收到了來自桐廬的快遞,還真的以為是立案通知書等材料來了,當時心裏那個樂呀,那種心情就像久雨遇天晴醫院。不過對於你這樣的權貴來說,肯定是無法體會的,因為在中國你就是天呀。等打開那份快遞當時眼睛就瞪大了,這是他媽的什麼東西呀?9月30日告訴我立案了,卻收到了一份要我帶著兩個未成年孩子10月9日去桐廬法院第四法庭因立案需要接受詢問調查的通知。那上面蓋著桐廬法院的大紅公章,落款日期是9月29日。近平,我不捏造,待會兒我把那份文件掃瞄了附在下面,讓大傢伙兒瞅瞅,給評評理,這桐廬法院是不是東西。

收到這份東西後,我越想越生氣,當天中午就打電話給桐廬法院值班室(057164220088)詢問,但是至今也無人給我說這份通知的來歷。後來我越想越激動,這共產黨是什麼東西呀,簡直壞透頂了,明明答應的好好的,但是現在卻受到了這麼份東西。而且還是要我帶著兩個孩子去法院,有法律依據嗎?你們共產黨除了會折騰老百姓,還能幹點正事嗎?

生氣歸生氣,既然是在你們的統治下,不管你們有多麼的不順眼,該忍氣吞聲的就得忍氣吞聲,畢竟還得過日子嘛。咱老百姓只有養孩子混日子的這點本事,哪裡敢和你們理論是否公平呢,該湊合就得湊合下去,誰讓咱出生在你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呀。

後來,我還是懷著一線希望去尋找包青天那樣的好官,所以在假期裡就找了你們中共浙江省委員會值班室(057187052221),這裡倒是態度很好,但是有以前在浙江省紀委和中紀委的教訓,也不敢報什麼希望。在你們中共統治下,老百姓想指望你們給予公平公正,就不能報多大希望,否則失望也會很多。 整個假期,我都在找熟悉的法官、找有豐富民訴經驗的律師,請他們幫忙分析這份通知的法律依據和背景。折騰了好幾天,他們也分析不出所以然來,都覺得桐廬法院頗為怪異,不知這個法院走的是什麼路子,想的是什麼幺蛾子主意。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竟然蓋著公章去違法亂紀。

轉眼到了十月八日,假期終於熬到頭了,終於可以找法院聯繫了。

這天早上八點半一到,立即給民一庭庭長曾春紅(057169870715)打電話詢問有關案件情況。曾春紅庭長非常愉快的告訴我,案子確實已經於30日立案了,可能是因為假期原因,沒寄到呢,讓我等等。案號是(2013)杭桐民初字第871號。我問曾春紅庭長,我能否申請庭前調解,能否通過快遞方式傳遞法律文書,免得我和被告增加更多負擔?曾庭長都愉快的允諾了。但是她對29日那份通知我到庭的通知不予解釋。

近平,當時我心里特別後悔,我不該懷疑法院,也不該在上次信件裡提到曾春紅庭長給我設圈套的事情,我肯定是誤會她了……

當天,我就按曾庭長的要求,給她寄去了我們原被告申請庭前調解的書面申請。三天後,我也收到了她10月8日才發出的立案通知書等法律文書。然後我又急忙忙的給她寄去了送達地址確認回執等文件。她也於11日同時收到了我們的庭前調解申請書。

在14日星期一這天早上八點半,我又迫不及待的聯繫她,問她什麼時候可以給我們寄出庭前調解筆錄。這時,她曾春紅庭長就換了另外一幅嘴臉了。曾春紅庭長是這樣說的:我們要按法律規定一步步來。我告訴她,按照民訴法及相關規定及桐廬法院的司法實踐,在立案庭立案後,或者民事庭受理後開庭前,只要我們原被告同意,必須給我們調解。這時,曾春紅庭長就剩下了一句話:我們要按法律一步步來。這時我就有些惱火了,這是給我打官腔呢?那我就質問她了,法律規定立案後五日內要被告寄出起訴狀副本,你為什麼至今不寄出?曾春紅庭長解釋:我必須在收到你的回執後再給被告寄出起訴狀副本。

近平,你不懂民法我也不為難你,民訴法第一百二十五條人民法院應當在立案之日起五日內將起訴狀副本發送被告,被告應當在收到之日起十五日內提出答辯狀。反正你手下有的是法律高手,他們肯定會幫你分析裡面的是非曲直的。

事情弄到這一步,我算想明白了,這仍然是變著法的折騰我們呢。我就納悶了,他們桐廬法院不看央視的焦點訪談?這剛剛把衡水武邑縣公安局刁難老百姓的事情曝光了,主管領導還被撤職了。她曾春紅這樣折騰,不怕她法院院領導不高興?不怕紀檢監察處分她?

對,我告狀去!現在您可是在反四風呀,我們老百姓看央視看地方電視臺,上微薄,滿眼都是在你近平的領導下全國反四風反腐敗開展的轟轟烈烈的。

我於昨天找了桐廬縣法院紀檢監察室,找了桐廬縣政法委涉法監督辦,也通過桐廬縣政府秘書辦找了桐廬副縣長毛根洪,結果是不頂事。換來的仍然是那句「我們肯定會依法辦事」

近平,你的那些手下依的哪門子法?按理說在立案庭設立的引調庭就該給我解決的事情,讓我折騰了十幾天了,你手下這些人可真操蛋。我前幾天疑惑不解的問浙江省政法委舉報電話那邊,反四風怎麼就反不進桐廬法院呢?為什麼非要逼著我踩著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紅線維護我們的合法權利呢?

近平,上次我寫文章沒有因言獲罪,是你關照你的下屬了吧?謝謝你!謝謝你對河北老鄉的寬容,我家離你曾經工作戰鬥過的正定縣才六十公里,哪天你再回河北,我請你吃手擀面吧。

不過近平呀,你能關照我一時,但是不能什麼事情都幫忙解決了的。問題在哪裡呢?我認為,你的政令出不了北京城,至少是到不了浙江的。否則這麼簡單的民事案件就不能痛痛快快的解決呢?你反四風反腐敗那麼長時間了,抓了那麼多的老虎,這些老鼠、蒼蠅為什麼不怕?

如果你領導不了這個共產黨,就別再給他們撐著局面了,退了黨,管好老婆孩子、照顧好老人算了。這個黨的毛病,不敢說是行將就木,恐怕也是病入膏肓了。

近平,我不想寫第三封信給你了,被你們共產黨折騰的心裏很累了,好自為之吧。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