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女孩為了美國綠卡將就愛情

2013-10-17 05:51 作者: 胡曼荻博客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10月17日訊】娜娜來美國那年,已經過三十了。她的兩個哥哥都在美國,早就讓她來,她都說沒有興趣,她嚮往歐洲。在中國大學畢了業,沒有心思工作,一門心思要去歐洲學時尚,終於如了願,考取了愛爾蘭的一所大學的研究生,不過她還是不滿意,本想去巴黎,卻又不會講法語,從中國去愛爾蘭,想著只是一個過渡。其實愛爾蘭也不是學時尚的地方,她終究還是不滿意,只好將就著,學成,才發現留在愛爾蘭或歐洲其他國家很難,她又不願回國,覺得回去會被人恥笑,只好投奔兩個在美國的哥哥來。

美國是個很兼容的國家,什麼人想留下,硬著頭皮,總有辦法。娜娜有歐洲的簽證,獲得美國的旅遊簽證不難,入海關的時候護照上被蓋章,可以在美國暫停留半年。娜娜一進美國就想著怎樣留下來,她的愛爾蘭學歷似乎沒有辦法幫她,夾著愛爾蘭口音的英語似乎也幫不到她,無法及時找到工作,獲取工作簽證,意味著沒有辦法靠自己在美國立足。她又不願意再回美國學校讀書,就眼睜睜看著日子流逝,簽證快要到期。

娜娜開始後悔起來,悔恨當初沒有聽取兩個哥哥的勸告,直接來美國讀書,否則就不會這麼為身份煩惱了。她覺得回不了中國,那些親戚朋友都知道她出國了,就這樣一事無成地回去,她的臉放不下,再說,年紀大了,回國肯定成了老大難,加入剩女的行列,豈不讓她的自尊心無處可放?

兩個哥哥勸她找個美籍,結婚算了,一舉兩得,既找了婆家,又可以申請綠卡。她本來不願將就,可是看著簽證要過期,之後答應哥哥們去相親。好在兩個哥哥在美國多年,攢了些人脈,把所有能想到的資源全動用起來。娜娜走馬觀花看了幾個,沒有一個百分之百滿意的,不是太老,就是太醜,不是太悶,就是太窮。好不容易有個看著舒服的,卻是個學歷低的餐廳大廚。她直搖頭,兩個哥哥看得心急:高富帥成家生子了,哪裡還等她來摘取?

日子一天天過去,她的簽證差幾天就要過期了,兩個哥哥也不想管了,覺得她的命運還是自己掌握。她卻急了,把所有見過的人列出來,從裡面挑出一個還算過得去的人,告訴哥哥就是他了。這是一個比哥哥們還大的男人,儘管大她十五歲,倒也工作穩定,長得白白淨淨。其實哥哥們早也覺得這人不錯,只是她當初一口否決,覺得他年齡過大,和自己有代溝。哥哥們從中斡旋,那個男人倒是對她很滿意,看她第一面時就覺得還可以。

兩人就那樣急急忙忙結婚,沒有盛大的婚禮,只是去小城的市政廳取得法律文件,在法官面試宣誓結婚而已。這是她的初婚,卻是男人的第三次婚姻,哥哥們都覺得沒什麼,這是她的一個心結,因她總覺得自己還是個姑娘,從來還沒有有正式的男友。男人婚後發現她竟然是個處女,感到不可思議,如獲至寳,反而又覺得她不正常,兩人於是常常有很多莫名的爭吵。

男人整天想的是怎麼盡快有個孩子,娜娜綠卡在手,整天卻覺得男人配不上她,耽誤了她的青春,很不願那麼快生孩子絆羈自己,整天想的是離婚的事情。她花高價,聘請了律師,提出來離婚申請,並又覺得自己虧了,男人有十多萬的年薪,要求很高的贍養費。男人見她要離婚,也沒有了情意,威脅她,如果她一意孤行,就要上告移民局,控訴她結婚動機不純,是為了獲取綠卡。她沒想到的是,當初結婚,拿到的只是臨時兩年的綠卡,綠卡要變成十年永久的,她雖然可以單方要求豁免轉正,還是需要前夫配合,證明原來的婚姻關係屬實。為了綠卡,她只好忍氣吞聲,最後贍養費一分錢沒有拿到,還貼了一堆的律師費。

給了她很多移民法的援助,她老是抱怨,這將就的婚姻,害了她。無語。將就是她總掛在口上的,原本去愛爾蘭,是將就;壓力之下,匆匆結婚是將就。一場急急忙忙為了目的而將就的愛,最後留給心靈的,只是不堪的回憶。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