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在西藏的自焚:世界的羞恥」(組圖)



唯色新書封面由艾未未設計

【看中國2013年10月18日訊】藏人女作家唯色的法語新書週四在巴黎出版。書名意為「在西藏的自焚:世界的羞恥」。德國之聲專訪唯色。

德國之聲:這本書的英文名為Immolations in Tibet: The shame of the world,它是否有中文書名?能否請您介紹一下這本書的出版和內容?

唯色(Tsering Woeser):我自己曾寫過一本書名為《西藏火鳳凰》。而這本新書是法國出版社根據我的書的內容起的名字,中文怎麼翻譯我也不是很清楚。我上個月在臺灣出版的書叫《自焚藏人檔案》。那本書有20多萬字,有200多幅圖片,主要是關於自焚者的生平、回憶和報導的匯總。而這本專門給法國出版社寫的書,是我今年從4月份到6月份寫的,用的時間很長,但寫的字數很短,只有2萬多字。這家法國出版社曾出版過《世界人權宣言》起草者之一、法國人權衛士黑塞爾(Stephane Hessel)的一本書,中文名叫《憤怒吧》,發行數百萬本,享譽全球。這家出版社希望我寫一本比較短的集中談藏人自焚的書。


藏人作家唯色

這本書我主要是想講藏人為什麼要自焚。大家都知道,這幾年藏人自焚這麼多了,本來是一件驚天動地的事情,但是在整個世界是比較沉默的。在中國更不用說了,沉默是非常大的。很多人是不瞭解,尤其是世界上的很多人不瞭解。其實藏人自焚是一種抗議,一種政治抗議。政治抗議其實是希望得到世界的關注,而不是沉默。

您此前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自焚是這些被孤立的抗議者在仍尊重非暴力原則的情況下能做的最激烈的事。」

對,這其實是我書裡面寫道的,我在書裡面尤其強調這一點。因為中國當局把藏人自焚妖魔化,打上恐怖份子的標籤,打上政治的標籤。這是不對的。藏人自焚不是暴力、恐怖,他對自己是暴力的,但確實是對他人、對世界完全是非暴力的。

您剛才說,世界是沉默的,為什麼會這樣?

原因多種多樣,很複雜。一方面當然是由於資訊的封鎖。藏人自焚已經發生126起了,境內發生的120起,當局完全封鎖,不准消息外泄。冒著生命危險把消息透露給外界的藏人都受到非常嚴厲的懲罰。媒體、國際性的調查都不能進入藏區,我知道在北京的很多外媒都作了很多努力,想進入藏區採訪,冒了很大的風險,都是無法進行。

在中國的沉默,我覺得許多人是對當局的宣傳疲勞了。他一聽說藏人自焚,就會非常抵制,覺得藏人又鬧事,不會去關心藏人為什麼自焚的訴求。在中國完全被當局洗腦是比較普遍的。

世界的沉默,資訊太少是很大原因,同時,世界各國的政要在藏人自焚的話題上也是很沉默的,因為這個明顯是觸碰中國神經的一件事情,會讓中國政府覺得尷尬、不舒服。所以他們也就避而不談。

藝術家艾未未為您的新書設計了封面...

所以我在此也非常感謝艾未未。他給了這麼大的一個支持。他設計了封面,而且封面確實有著非同尋常的意義。為什麼這樣講?因為那些自焚藏人的名字都在這本書的封面上,都是藏文的。這本書的封面非常別緻。當時,我請他為我的書設計封面,他立即就答應。他設計的時候讓我提供所有自焚藏人的藏文名字給他。這本書的封面莊嚴、沉靜和樸素,我覺得就像西藏的哈達一樣,也是最潔白、最珍貴、最高貴的奉獻。封面上有火焰,同時這個火焰也不是很慘烈的那種會讓人害怕的火焰--畢竟自焚是一件很慘烈的事情。他把火焰處理的很美。火焰下面都是自焚藏人的名字。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