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裁統治崩潰的臨界點是什麼?

2013-10-22 03:00 作者: 張慶華

手機版 简体 1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10月22日訊】卡扎菲苦苦掙紮了六個多月,就在不少人仍力挺卡扎菲,相信他還會繼續撐下去的時候,似乎一夜之間,的黎波里就被反對派所攻克,卡扎菲人間蒸發,他的政權也土崩瓦解了。這樣的結果也讓CCTV那幾個專家詫異不已:怎麼又沒有持久戰?又沒有發生慘烈的巷戰?為什麼沒見使用秘密武器?精銳的32旅哪去了?還有那些每天可領1000多美金的雇佣兵和武藝高強的美女保鏢怎麼也不見了?8年前的伊拉克戰爭,這幫專家也曾對薩達姆的迅速倒臺疑惑不已,並為此鬱悶了很長時間。這幫一慣對獨裁者心存欽羨和同情的專家之所以屢次預測,屢次錯誤,就是因為他們不明白,任何貌似強大的獨裁統治都有臨界點,當臨界點來臨時,他們的崩潰是誰也擋不住的,有時就是一夜之間的事。

那麼,什麼是獨裁統治崩潰的臨界點呢?弄清楚這個問題,我們要先明白獨裁者維護統治的手段是什麼?其實很簡單,從古至今,任何獨裁者維持獨裁統治就是兩手:一靠恐懼,二靠謊言。當人民不再恐懼,也不相信謊言,那就是獨裁統治行將崩潰的臨界點。當代最強大的社會主義蘇聯如此,剛被推翻的本·阿里、穆巴拉克、卡扎菲都是如此。前蘇聯,擁有可將地球毀滅若干次的核力量,還有7000多萬曾經忠心耿耿的共產黨員,別說本國人民,另一個超級大國美國也為之心驚。可是當崩潰的臨界點來臨時,這個紅色帝國也是在很短的時間就分崩離析了,而且幾乎沒費一槍一彈。它崩潰的臨界點同樣是因為蘇聯人民在瞭解了真相,認清了統治者的無恥和腐朽之後,對統治者不再恐懼,不再信任的時候。8年前的伊拉克,薩達姆的殘暴也曾讓無數伊拉克人膽戰心驚,可當人們不再恐懼的時候,他們就立即走上街頭,拉倒了薩達姆的雕像。而突尼西亞、埃及、利比亞以及敘利亞也無不如此。雖然這些國家的人民知道獨裁者的殘忍、野蠻,雖然清楚推翻這些暴君要流血犧牲,但對自由的渴望讓他們忘記了恐懼,對真相的瞭解,讓他們認清了獨裁者的本來面目,於是獨裁統治的臨界點和暴君的末日就來臨了。

不過,即便臨界點到來,也並不意味著獨裁者統治立刻就結束,這與統治者的殘忍程度,人民覺醒的快慢,力量的強弱等等主客觀因素有關。比如突尼西亞,在人民上街後30天後,本·阿里就逃亡了,埃及則是18天,穆巴拉克宣布辭職。卡扎菲支撐了六個多月的確出乎許多人的預料,因為人們低估了卡扎菲的殘暴程度,沒有想到他竟然如此邪惡,為了保住自己的權力,不惜讓國家和他一起毀滅。這一點他真可和希特勒有一比。希特勒臨死前,把十幾歲的孩子派上了前線;而卡扎菲則號召所有女性拿起武器走上街頭保衛他。這些瘋子和惡魔,已經喪失了起碼的人性,雖然他們可以多支撐一些時間,但他們的下場比那些早日放棄抵抗的獨裁者會更可恥、更淒慘。

但是,無論獨裁者如何殘暴,如何掙扎,只要他們垮臺的臨界點來臨——人們不再恐懼,不再相信謊言,獨裁統治就注定要崩潰。所不同的,也就是他們苟延殘喘的時間長短罷了。

我們的一些專家,之所以總是一再地預測錯誤,不是因為他們缺乏專業知識,而是缺乏良知,他們總是一廂情願地迷信獨裁者的力量,而蔑視正義和人民的力量。並且他們總是在預測過程,而根本不想預測結果。其實,就算真的發生了激烈的巷戰,形成了持久戰,32旅哪天真的冒出來,這些獨裁者最終崩潰的命運也是注定的。

當一個個獨裁者相繼垮臺的時候,有很多人會問:為什麼這些獨裁者不能早一點覺悟呢?如果早一點改弦易張還權於民,那樣的話,他們的下場也不至於那麼慘啊?所有的獨裁者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視權如命,權力就是他們的一切,失去權力就意味著失去一切。特別是,幾乎所有獨裁者都對他的人民犯有嚴重的罪行,失去權力就意味著要被審判、被清算,所以,只要能保住權力,他們可以無所不用其極,什麼傷天害理的勾當都幹得出來。卡扎菲就叫囂,他誓與權力共存亡,失去權力,他寧可讓整個國家成為一片火海。

縱觀全球,在民主、自由的大潮之下,如今仍維持極權統治的國家已經屈指可數了。可是,你不要指望這些國家的獨裁者會因為目睹已經垮臺的獨裁者的淒慘下場就會主動地順應潮流,結束獨裁統治。相反,他們總是從反面吸取那些失敗獨裁者的教訓:不是因為人民喪失了對獨裁者的恐懼而起來反抗嗎?不是因為老百姓瞭解了真相才知道民主比獨裁的優越從而不再相信謊言嗎?好吧,那他就進一步強化人民的恐懼感,並讓人民永遠愚昧無知。主要手段一是加強對暴力工具——軍隊的控制,二是加強對輿論工具的控制,加大對人民洗腦的力度,讓謊言永不被識破。可是他們不知道,失去了民心也就失去了軍心,民心向背最終決定軍心的向背。當統治者徹底失去民心的時候,他還會有一支永遠對他忠心耿耿的軍隊?不受人民擁護的軍隊能打勝仗?穆巴拉克也曾指望他的軍隊幫他鎮壓人民,可派去廣場的軍隊不僅沒有開槍,還和廣場的群眾一起高呼口號。曾經對薩達姆忠誠無比的共和國衛隊,在美軍攻入巴格達之前就已脫下軍裝、扔下武器,跑得無影無蹤了。當薩達姆被從地洞裡拖出來的時候他身邊沒有一個守衛他的士兵。今天的卡扎菲,雖然用美元、金條招募了一批雇佣兵,可當卡扎菲無法再繼續供給他們金錢時,一夜之間他們也作鳥獸散了。所以,依靠軍隊、依靠暴力維持的政權從古至今沒有長久的,因為軍隊的天職不是保衛暴君,而是保衛人民,當一個暴君需要靠軍隊鎮壓他的人民的時候,這個暴君就離覆亡不遠了。

而靠謊言欺騙維持統治更不會長久,因為謊言和真相之間往往只隔著一層窗戶紙,不同的時期,捅破窗戶紙的時間、方式可能有所不同,但紙永遠包不住火,任何謊言總有被揭穿的那一天。但是,獨裁者對謊言痴迷和依賴絲毫不亞於暴力。事實上,幾乎沒有一個獨裁者不僅自己是撒謊高手,而且還會培養一大批撒謊專家。比如納粹有戈培爾,伊拉克有薩哈夫,利比亞有易卜拉欣,而中國如「張哈夫」將軍之類的專家也不少。這些獨裁者和撒謊專家除了臉皮厚以外,還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他們往往都能達到撒著謊最後把自己也騙了的境界:那個戈培爾,就是在元首不可戰勝的謊言所編織的迷夢中自殺而死。他到死也不相信,那個一直受神庇護的希特勒怎麼可能失敗呢?卡扎菲用他那本綠皮書欺騙人民,可這本書也騙了他自己,直到鑽洞逃亡時,他仍然相信利比亞人多麼愛他。而中國的專家,沒有看到持久戰和慘烈的巷戰,但他們仍然堅信利比亞還會有游擊戰,還會有內戰。謊話說多了以後,他們不僅失去了思考能力,而且對真相也會視而不見。但是,在信息化、網路化的今天,統治者撒謊已經越來越難了。他們騙騙自己和少數白痴也許還可以,但想要長久地欺騙所有人已不可能了。如果在50年或者10年以前,卡扎菲還會讓利比亞人把他當神、當父親,讓所有人相信這個少校的統治多麼慈悲,只要他活著,再統治個十年八載也沒問題。可時代不同了,靠一本綠皮書就欺騙人民幾十年的時代一去不復返了。於是,儘管他仍然在聲嘶力竭地號召利比亞民眾,為了他走上街頭,可他的話已經沒人信了,人們走上街頭是搗毀他的雕像,像抓老鼠一樣搜捕他。

卡扎菲完蛋了,全世界的人民可能都在問:下一個倒霉蛋會是誰呢?可能我們猜不准順序,但這已無關緊要了,最重要的是,越來越多的國家和人民都已經認識到,民主大勢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在人類歷史發展到今天,所有的獨裁統治都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接近最後崩潰的臨界點,在民主的大潮之下,沒有哪個獨裁者可以倖免。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