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江澤慧一番話泄露江澤民最怕人知的秘密(圖)


2013/10/22/20131022105228700.jpg
江澤民之妹江澤慧

【看中國2013年10月22日訊】瞞身世欺騙共黨編瞎話過繼死人

「烈士遺孤」

共產黨講究出身﹐動不動就問「階級成份」。為了能夠往上爬﹐從建立檔案的那一刻起﹐江澤民就把比自己大15歲的六叔江上青的名字偷偷填在了「父親」的欄目中﹐一來江上青鬧過革命﹐二來已成「烈士」﹐蓋棺不再犯錯﹐所以保險係數達到了極限。江澤民就這麼壯著膽把出身從「漢奸狗崽子」變成了「革命烈士子弟」。為此他往窮困的寡婦六嬸王者蘭家走動的勤了﹐手裡總不忘拎著點禮物。

江澤民小學畢業後沒考上著名的揚州中學﹐只考進江都縣立初級中學﹐心中悶悶不樂。第二年﹐他憑藉著父親的關係轉入揚州中學就讀。後來又在父親的週旋下﹐偽中央大學送給他一個名額。江澤民耳濡目染﹐已經開始熟悉官場後門的權錢交易了。不過讓他掃興的是﹐最終取得抗戰勝利的是國民政府﹔國民政府不承認汪精衛偽政權﹐所以也不承認偽中央大學﹐對江澤民在那裡的學歷也不予承認。因為儘管美國人庫恩在《江澤民傳》中把江澤民就讀的南京偽中央大學稱為「江蘇最負盛名的高等學府」﹐但實際上那個真正最負盛名的中央大學﹐早已隨國民政府遷到西南的抗日大後方去了﹐而南京這個所謂「中央大學」是汪偽漢奸政府後來拼湊起來的。

1989年﹐江澤民出任中共中央總書記不久﹐江蘇的南京大學在整理舊學籍檔案時﹐發現這位江澤民於1943年至1945年曾在南京大學前身之一的中央大學就讀﹐並找到了他當年的成績單和貼有照片的借書證。南京大學校方十分高興﹐校友會趕緊給江澤民發了一封「認親信」﹐但江澤民遲遲沒有回信﹐令他們大失所望。看來江澤民不僅對自己的出身諱莫如深﹐對自己的學籍也唯恐避之不及。

上世紀90年代初﹐江澤民到江蘇視察﹐特地訪問了南京大學。南大校方在安排他的行程時﹐有意把江澤民過去住過的宿舍樓放在他的參觀路線上。當江澤民走到這裡時﹐不由自主地停了下來﹐遙望當年的宿舍﹐若有所思。當時﹐所有的陪同者都停了下來﹐四周鴉雀無聲。南大的領導沒有膽量上前說一聲﹐「這就是你當年在此求學的住處﹐現在仍完好無損」。江澤民也一改喜歡高談闊論的習慣﹐只是出奇的沉默著……

江澤民出任國家主席後﹐出訪時被稱作「戲子」的本事都是當闊少時練就的﹐那時他有足夠的經濟條件學彈鋼琴、吉他等樂器。

而那時江上青的遺孀和女兒卻過著非常貧困的生活。江上青次女江澤慧對《江澤民傳》名義作者庫恩回憶說﹕「在我11歲之前﹐我唯一記得的就是無盡的貧窮飢餓﹐家裡沒有多少糧食﹐有時根本連一點兒吃的都沒有。」

江澤慧的話無疑把江澤民所有傳記裡的「過繼」問題給否定了。1938年3月出生的江澤慧比江澤民小11歲﹐假定過繼給死人也成立的話﹐那江澤慧在江澤民「過繼」時才一歲。如果江世俊夫婦真如傳記中所描繪的那樣好心接濟著弟弟的遺孀﹐為何江澤慧說11歲之前「有時根本連一點兒吃的都沒有」﹖既然江世俊夫婦知道弟媳婦連孩子都養活不了﹐就應該收養那兩個親侄女﹐怎可能好事沒做倒忍心把自己兒子送過去跟著一起「絕食」呢﹐這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

江澤民是江家的長子長孫﹐他還有一個姐姐江澤芬和一個弟弟江澤寬。在中國的社會倫理傳統和子嗣繼承規矩中﹐如果沒有特別特殊的情況﹐長子長孫是不可以作過繼的。

江澤民杜撰出的生動有加的過繼儀式更是讓人摸不著頭腦。除了那些穿幫的西方禮儀(比如13歲的江澤民起身擁抱比他只大十幾的江上青遺孀什麼的)﹐庫恩在其《江澤民傳》中還有這樣一段描寫﹕「‘我希望這個孩子能夠繼承他父親的遺志﹐’江世俊在過繼儀式上說道﹐‘向萬惡的敵人復仇。’那年﹐江澤民13歲。」

這當然只能是一個笑話。江世俊隨後便效忠於汪精衛的日偽政府﹐而江上青是中共烈士﹐不知江上青的「萬惡的敵人」包不包括汪精衛的賣國政府﹖江上青是1939年死的﹐那時共產黨未成勢力﹐還被叫做「共匪」﹐漢奸江世俊避之惟恐不及﹐怎麼可能把兒子過繼給死去的「共匪」﹖

江澤民的堂妹江澤慧接受庫恩的採訪﹐談到江澤民所謂的「過繼」時更是「精彩」﹕

「在以後的日子裡﹐江主席一直叫他的生母‘媽媽’﹐叫他的養母‘娘’」﹐「在我們的文化中﹐這兩個稱謂都是‘母親’的意思。不過﹐它們在親密程度上還是有細微的不同。‘娘’要顯得更親一些﹐更像一個愛稱。」庫恩特地註釋﹐這兩個稱謂之間的區別很像英語裡面「Mother」和「Mom」的區別。

事實上﹐揚州人管媽媽叫「姆媽」(「姆」讀第一聲﹐「媽」讀第四聲)或「阿母」(「阿」讀第一聲﹐「母」讀第四聲)。絕沒有叫媽媽為「娘」的。揚州幾十年前倒是還有人說到老婆時用「我娘子」﹐但無人管母親叫「娘」的。這段描寫更證明江澤民從來沒有過繼給江上青的遺孀做養子。

江澤慧還對庫恩說﹐「要理解江澤民主席﹐就必須懂得他的養父﹐也就是我的生父﹐江上青。」這種肉麻的話﹐江澤慧也說得出口。江上青成天在外鬧革命﹐同江澤民相處無多﹐江家其他人又素對江上青的革命不理解﹐江上青被捕後﹐江家營救江上青的法庭說辭就是「上青僅僅是個被勾引而誤入歧途的青年」﹐而且江澤民還只是個10來歲的小孩子﹐江上青能對他有什麼影響?

自從江澤民成立的寫作組調查出他篡改出身後﹐江驚恐萬狀﹐利用手中的權力急著出各種各樣的回憶錄、傳記等等﹐利用一切機會大篇幅的反複述說自己在13歲時過繼給了已成「烈士」的江上青。

2002年10月﹐在江澤民的授意下﹐由其親信、時任廣東省委書記的李長春在省委組織部管轄的刊物《廣東支部生活》上刊出了一篇文章﹐大談江澤民的「過繼」問題。令人捧腹的是文章的第三部分﹕「烈士夫人誓育遺孤」──由生父江世俊悉心栽培的江澤民轉眼成了「遺孤」﹗別小看這期雜誌﹐發行量竟高達近兩百萬冊﹐遠遠超過當時發行最紅火的《南方都市報》兩倍﹐其重點旨在告訴讀者「江澤民是烈士遺孤」。

一個月後﹐2002年11月中共十六大上﹐為江澤民漂白出身有功的李長春就被提拔進了政治局常委會。一年後﹐2003年11月29日﹐《中記傳媒網》發表消息﹐根據《中央治理黨政部門報刊散濫和利用職權發行工作協調領導小組》辦公室的意見﹐《廣東支部生活》被宣布停刊。

李長春為了陞官真下了大工夫﹐而庫恩那本中文版的《江澤民傳》裡居然說「過繼」是有法律手續的。但遺憾的是三十年代還是宗族長手握決定權﹐過繼兒子不需要法律證書。


(歡迎轉載﹐不得更改)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