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拍少了女主人翁 未能「要脅」到縣委書記(圖)

公僕為人民服務咋成國家機密?

2013-10-23 11:15 作者: 劉雪松

手機版 简体 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3/10/22/20131022232533175.jpg

【看中國2013年10月23日訊】重慶人肖燁偷拍,憑一段12秒床上視頻,輕鬆索得雷政富300萬。雖然最終鋃鐺入獄,但廳官雷政富栽得更慘。

湖南人李熠等3人,運氣遠不及肖燁。7個月的竊聽暗拍記錄,非但未能「要脅」到縣委書記胡佳斌,達到改變自己官運的目的,反而一審被判20個月徒刑。

手段是一致的,目的是相近的。不同的是,李熠們的暗拍,少了個女主人翁。肖燁設的局,魚死網亦破。而李熠們的套,只套住了自己。

最有可能的區別在於,胡書記立得正,不懼要脅。但按常理,立得正的胡書記,是再怎麼暗拍,也拍不出歪影子來的。把李熠等人的暗拍記錄公之於眾,書記的形象不用洗地,也都在那兒高大著。老百姓這點是非判斷能力還是有的。

但這麼個感染人、教育人的機會,組織部門不給、監察部門不給,法庭也不給。官方顯然不是有意錯失樹立正面典型的機會,而是不便公開。

此前有報導說,麻陽竊聽案由公安機關移送檢察院後,3名犯罪嫌疑人中的一位辯護律師,曾與經辦檢察官聯繫閱卷事宜,「但對方稱該案涉及國家機密,需領導批准才能閱卷」。

縣委書記在辦公室裡為黨工作、為人民服務的工作行為不便公開,成了「國家機密」,你讓人不遐想萬千都不可能。明明敲詐勒索,結果卻以「竊聽竊照」定罪;明明以腐要脅,結果卻以「國家機密」不宣。一個本應走程式正義的案件,因為暗拍證據不被公開,讓社會平添了許多好奇。

李熠3人是不是吃准了縣委書記的工作狀態必有不能示人的「不便」之處,案情沒有交待。但是,以要脅的方式逼迫縣委書記改變他們的「政治待遇」,李熠3人拿什麼去「要脅」,卻是這個案件無論如何都繞不開的話題。這也正是整個案件,民眾最為關注的焦點。公之於眾,倘若縣委書記沒問題,官位該怎麼坐還怎麼坐。有問題,該怎麼辦就怎麼辦。也絲毫不影響李熠3人,該怎麼判就怎麼判。

這是一場比拚底氣的官司。李熠3人的底氣在於,自以為手中的暗拍記錄,足以成為令縣委書記在他們面前低下頭來的證據。而縣委書記胡佳斌的底氣在於,「如果自己有問題,不敢報案,也不可能還坐在這裡」。但是,雙方底氣的較量,卻遇上了很沒底氣的「裁判」。僅此一點,備受詬病的司法程式,在這個節眼骨上跟公眾玩起「躲貓貓」,顯然是將展示程式正義的司法過程,倒推到了由縣委書記自證清白的格調,這讓一個原本或許為縣委書記伸張正義的案件,在公眾的信任度上被人為地打了折扣。

好奇害死貓。麻陽縣委書記被偷拍的視頻裡,究竟偷拍到了啥?這是所有人都想知道的事。一個與縣委書記相關的案件,要論不便公開,要論「國家機密」,怎麼也比不上前不久在濟南中院公開審理的薄熙來案。事實證明,把案情公開,天塌不下來。關鍵還是看司法,基於對案件本身客觀審判的底氣程度,看司法對於公眾的關注點所持的敬畏態度。

還縣委書記清白,只有公開視頻,而不僅僅是個審判結果。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