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致命性問題(組圖)



3月31日北京幾位公民在北京西單展示橫幅反對貪官裸官(丁家喜推特圖片)

【看中國2013年10月24日訊】這裡所謂的「致命性」是指政治意義上的致命性。「致命性問題」則是指某一類問題可以一舉徹底暴露當權者的無恥或非法,令當權者難於或無法招架。

在安徒生著名童話「皇帝的新衣」當中,那位自欺欺人的皇帝光著屁股上街卻假裝身穿超華美的衣裝,街邊觀看的眾人裡的那個孩子大聲問出「皇帝是不是光著屁股」的問題,就是經典的致命性問題。

在中國國內外眾多的觀察家看來,在當今中國,實行一黨獨裁的中國共產黨及其政府為什麼要堅持官員財產不公開,則是當今中國的致命性問題。

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10月22日於無意中觸動了中國這個致命性問題,使中國當局方寸大亂,使中國公眾大樂,同時也使中國公眾大悲---樂極生悲,笑中含哭,悲極而笑。

*專制強權之難*

截至目前,中國國內外的觀察家的一個基本共識是,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中共及其政府官員憑藉一黨獨裁的權力肆意貪污,大發橫財。這一共識如此普遍,如此不可抗拒,以至於中共最高當局也常常不得不扭扭捏捏地承認,甚至還表示貪污腐敗問題有可能導致「亡黨亡國」。

與此同時,如今中國國內外的觀察家也大都認同被中共當局長年屏蔽於中國國門之外的當代中國哲學家和政論家胡平有關中共竊國政治的一個總結,這就是中共政權強取豪奪、貪污舞弊的手法雖然五花八門,不一而足,歸根結底無非是交替使用兩種看似相反、實則相輔相成的招法:

1)打著實行共產的旗號將私有財產充公;
2)打著推行改革的旗號將公有財產化為私有。

雖然中共掌握著全世界規模最大的武裝力量,還掌控著中國的大眾傳播媒介,可以肆意抓捕、鎮壓、屠戮批評者,也可以毫無愧色而且長期一貫地指鹿為馬,顛倒黑白(甚至把一生忠於中共的中國當今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說成是「反黨」分子並打入黑牢16年),然而,專制政權的槍桿子和筆桿子儘管有效也有力,但其效力畢竟有限。


3月31日北京幾位公民在北京西單展示橫幅反對貪官裸官(丁家喜推特圖片)

多年來,面對來自中國公眾要求官員家庭財產公開以杜絕愈演愈烈的貪污腐敗的強大壓力,中共當局感到難以招架,並採取了雙管齊下的兩手策略。

中共當局採取的兩手策略具體來說就是,一方面抓捕那些堅持提出上述要求的公眾人物,如抓捕堅持提出這種要求的公民權利活動家許志永博士和著名投資人王功權;另一方面則提出讓全世界笑掉大牙的解釋:

「中國官員財產現在不能公開,是因為條件還不成熟。」

多年來,中國公眾和中國國內外觀察家一直在以各種不同的方式笑問:官員財產公開在中國為什麼會如此難產?為什麼會有條件不成熟的問題?所謂的「條件不成熟」是不是說中國官員、中共官員貪污太多,貪官太多,貪官和貪贓必須妥為隱藏,一旦公開就會導致中共政權「見光死」?

顯然,上述的問題,是本文開頭所謂的「致命性問題」的變種。

*梅德韋傑夫登場*

上文提到中共當局對付公民要求官員財產公開這個致命性問題有兩手策略,一個是抓捕鎮壓堅持提出這個問題的人,一個是提出在眾人看來是可笑又可恥的解釋。

但在這裡應當順便指出,中共當局還有對付這個致命性問題的另外一招,這就是瞞天過海,不惜代價隱藏有關問題。

中國當局採取的應對措施是對有關問題和有關的新聞不回應,不解釋,不說明,不追究,儘管支持或嘲笑中共政權的人一致認為,中國當局的這種做法對中國當局的信譽殺傷力巨大。

此時此刻,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登場了。

10月22日下午,正在中國訪問的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做客中國官方權威通訊機構新華網,回答中國網民的問題。

在回答中國網民提出的有關俄羅斯政府官員公布個人財產的問題時,梅德韋傑夫總理回答道:

「大家知道(俄羅斯)總統總理有什麼樣的收入,有哪些財產,我家屬的財產,我覺得這個做法很正常,全世界都這麼做,沒有什麼特別的。」

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似乎是隨口說的這幾句話,顯然是觸動了中共當局眼下最敏感的神經,並立即在中國網民當中引起軒然大波,激起強烈反響,給中國網民帶來了巨大的歡樂和悲哀。

許多中國網民不約而同地、歡樂或悲哀地表示,莫非梅德韋傑夫總理是把中國排除於文明世界之外了嗎?梅德韋傑夫的意思是中國是一個與眾不同的特別的國家,是一個怪異的國家嗎?

*《環球時報》再出醜*

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的話顯然觸動了、觸痛了中共當局最敏感的神經。然而,中共當局卻有苦難言,不好抓捕梅德韋傑夫,也不好直接或間接反駁他,也不好立即將他驅逐出境,全面封殺他的言論。

在中共當局面臨這種危難、為難、難堪、難看的局面之際,向以勇於和善於充當中共當局尋回犬、為中國當局叼飛盤而著稱的中共官方報紙《環球時報》及時出場,再度奮不顧身為中共當局叼飛盤,從而在中國網民當中激起更大的反響,更強的歡樂和悲哀。

10月23日,《環球時報》高調發表其總編輯胡錫進以評論員「單仁平」之名撰寫的評論,題目是:「中俄各有千秋,互不能證明彼此對錯。」

胡錫進/單仁平寫道:

俄羅斯總理梅德韋傑夫表示官員申報財產「很正常 ,」「其實俄羅斯的官員財產公開並未有效阻止腐敗,俄的腐敗比中國更嚴重。」… 「中俄需相互學習,相互尊重,兩國領導層在這方面做得很好,兩國輿論也該大體如此。中國網際網路上的‘標題黨’們最好離兩國的正經事遠一點。」

《環球時報》「單仁平」的評論一向以概念混亂,邏輯混亂而著稱。《環球時報》因這種混亂而自打嘴巴,頻頻出洋相,於是常常給中國網民帶來一種奇特的娛樂。

*網民歡樂與悲哀*

在很多人看來,《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單仁平的評論表現出十足的無知、無恥、無賴、流氓,最後一句「中國網際網路上的‘標題黨’們最好離兩國的正經事遠一點」則更是赤裸裸的威脅。

近幾個月來,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一直在推行所謂的「清網」運動,抓捕通過網際網路發出讓當局不高興的言論的人。胡錫進/單仁平的威脅顯然是跟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保持了高度一致。

然而,顯然還有許多中國網民至少是眼下還不懼怕中共當局和胡錫進/單仁平發出的威脅。

眾多的中國網民對中共政權赤裸裸的貪污腐敗無可奈何,便發出或相互轉發對胡錫進和中共政權的抨擊,以表達他們悲哀的歡樂,歡樂的悲哀。

許多人以嬉笑怒罵的言辭抨擊中共政權和為中共政權貪污腐敗辯護的《環球時報》:

「徹底佩服環球時報了,連這麼高難度的飛盤都能接得住。 」

「將無恥進行到底!!」

「無產階級官員居然不敢公開財產,那三個自信原來是放屁啊。」

(註:所謂的「三個自信」是指習近平當局所大力宣傳的「理論自信,制度自信,道路自信」。)

「無產階級先鋒隊肯定都是沒有財產的,怕啥。」

(註:中國共產黨自稱是為全中國乃至全世界無產階級謀利益的「無產階級先鋒隊」。)

「真勇敢,這樣背逆民意的文章也只有環球死報能寫出來!」

《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單仁平有關梅德韋傑夫總理以及中國公眾要求官員公示財產的評論,顯然是蠻不講理,胡攪蠻纏。

然而,還有中國網民在萬般無奈中顯然是抱著把死馬當活馬醫的心理,試圖跟《環球時報》說理,試圖讓該報懂一點起碼的道理,不要再繼續如此無恥地胡說八道:

「類比推理:某國治理腐敗,但越治越腐,所以不需要治理。」

「醫院也不能有效阻止人類死亡,還是廢除了吧。」

*專制強權與問題*

《環球時報》對中國網民提出的反駁顯然難以應對。

中共當局對中國公眾提出的有關官員公示個人財產以杜絕貪污腐敗的要求顯然難以應對。

中共當局憑藉專制獨裁的權力對中共其政府為什麼要堅持官員財產不公開這一致命性問題採取鎮壓、封殺和胡攪蠻纏的強力應對措施。

在觀察家們看來,這些應對措施儘管有效也有力,但其效力畢竟有限,因為這些措施不能消滅致命性的問題,難以將流氓、強盜或竊賊包裝成「人民的勤務員」,難以將光著屁股的皇帝說成衣著華美得體。

中國這種令人難堪和難過的局面將如何結束,中國的公眾,中國的網民正在以悲歡交集的心情在觀察、觀賞、觀望、看熱鬧、嬉笑怒罵。

(原標題:中國網路觀察:致命性問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