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為什麼那麼美?

2013-10-24 20:32 作者: 于飛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10月24日訊】剛從美國回來,一下飛機,就開始忍不住思念美國了。捫心自問,是不是有點太不愛國了。真的回來以後,睜眼閉眼都是美國的點點滴滴,尤其是因為跟闊別多年的舅舅舅媽,還有妹妹團聚,我們一家三口和舅舅一家三口,又如同我兒時那樣,坐在一起包餃子,侃大山,此情此景,是在異鄉獨自漂泊的我,無法抵抗的。

而暫且拋開親情不說,私下跟很多同事交流,他們說這種對美國的思念並非唯我所獨有。很多在美國呆一段時間,回國的人都有此番感受。總是覺得除了時差的轉換,還要轉換自己的狀態。而對我自己來說,在那個法治的國度,自由、平等、相互尊重,社會井然有序,這不得不讓一個每天摸石頭煎熬的你,羨煞不已。 

初到美國,我去的是舅舅家所在的波士頓。秋季的波士頓,簡直是如詩如畫,美輪美奐,各種原先聽過的美好詞彙,什麼人與自然的完美結合啊,什麼人與自然的和諧共處啊,在這裡還真的就是那麼回事。人們相互尊重,不論你是什麼民族,什麼工作,有錢沒錢,是健康還是殘疾,不論是動物,是植物,不論是看得見的各種人和物,還是看不見的地方法規、國家規定,一律享有著各自的尊嚴。每一個人,每一個動植物,每一棟建築,每一個物件,每一項法律規定,都有著各自的威嚴,享受著周遭給予他的尊重。在這樣一種氛圍當中,任何矛盾似乎都是可商量的,可合作的,可以進行理性思考和辯論的。所以你去了美國,突然發現美國其實很多東西都是商量著來的,開車看到STOP,就會停下來讓另外道的車先走,不需要紅綠燈去規範,只需要你我有個心照不宣,誰先走,誰後走。除了對這條STOP的尊重和認可,更多的是彼此的信任。你也可以看到無數的人不管紅燈,橫穿馬路,但汽車往往會讓著行人,不摁喇叭,更不開窗罵街,與此同時,行人加快腳步,並舉手致謝。你可以看到街上的那麼多殘疾人,自信滿滿的遊逛在商場、圖書館和各種公共場所,他們不需要擔心別人異樣的眼光,只是把自己當成普通人,而且處處享受著應有的便利。不管是在波士頓,還是在紐約,人們都表情平和,他們遵守秩序,不非議他人,卻熱心、真誠、友好。你可以看到每個人真實的情感和鮮明的個性,他們並非華麗,卻遠離圓滑和虛偽,質樸而純真。你會發現,當人與人之間建立了一種尊重的關係之後,就會自然而然的會擁有平等,從而收穫到屬於各自的自由。尊重,讓每一個個體有尊嚴,讓每一項法規有威嚴;平等,讓每一個人得以安全的,自信的,有尊嚴的活著;而自由,則讓所有人可以選擇自己不願意做的事情,同時在法律的規範下,達成道德共識。所以說,似乎正是這些品質,造就了今天美國人的幸福,也造就了今天美國的政治體制,以及它的繁榮和優勢。

這一點可能是中國和美國最大的不同。在托克維爾的《論美國民主》當中,所強調的民情,可能也正是在指這個。這種對自由和平等深入骨髓的民族精神,是讓民主制度得以在美國大行其道的主要原因。追溯過往,這可能來自於五月花號上的那幾個英國清教徒的精神源動力,但也不可否認,美國後來的民主制度也在一定程度上維護和推動了這種精神的發展。正像現代美國政治哲學家羅爾斯在《作為公平的正義》當中所說:一個穩定的立憲政體,其基本制度應該發揚政治生活中能發揮合作功能的各種美德,合乎理性和公平感的美德,和解精神和與人為善的美德。美德推動制度,制度維護美德。這種良性循環,著實值得我們好好思考。

站在美國看中國,深刻的感覺到美國的成功是中國不可複製的。說到底是因為民情不同,文化基礎不同,自然所與之相適應的制度也會不同。看到海外華人在美國的一個又一個的唐人街,不禁更加堅定了這種看法。因為即便這些唐人街已經歷史悠久,但這裡的華人卻似乎依然按照國內固有的生活方式和交際方式,在這裡過活。中華文明的堅韌和根深蒂固,不禁令人折服。而這種堅韌所導致的,就是華人很難融入美國的主流社會當中,即便在那裡生活超過十年,其圈子,依然是華人居多,白人的各種聚會上,難得見到華人的身影。而從唐人街當中,你似乎可以看出,中國的發展模式,一定無法照搬美國模式。但是如果不照搬,中國的未來是否有解呢?我們的路是否如同美國那樣清晰可見呢?美國在這條民主的大路上趾高氣揚,不懼艱險的往前衝,即便中間有幾次摔倒,依然可以按照這樣的路線走下去。而我們的路,似乎就是我們自己說的,只能摸著石頭走。

剛才說過,美國的今天是因為美國的民情,和一些基本的美德。而在美國,我也在思考,美國的民情到底是如何形成的?為什麼美國人不會去著急?為什麼他們不摁喇叭?不搶著買房?不跟著社會的風氣隨波擺動?他們為什麼能那麼自如?那麼淡定?為什麼那麼多人有槍卻沒人起義?為什麼窮人不打砸搶?為什麼那麼多人在罵政府卻沒人說要推翻它?而我們這邊,每個人似乎都很害怕,從一出生,就害怕吃上毒奶粉,害怕上不了好的幼兒園、小學,害怕找不到穩定的工作,害怕被人瞧不起,害怕沒房子,害怕得罪人,害怕養老沒著落,害怕病了醫生不管你,害怕不認識人就被坑,害怕死了無處可葬。所以我們現在好像跟早期的美國一樣,變得唯金錢是從,但又不太一樣的是,美國人當時賺錢是為了變得更好,而我們的很多人賺錢的心態則是為了保險。保證自己遠離風險,用錢來規避社會當中的不確定性,從而獲得安全感。按照馬斯洛的理論,安全需求是很基礎的需求,所以,國人為了這樣的安全感,才會走著走著就變得不擇手段,因為權貴似乎可以罔顧法律,因為人脈可以帶來諸多便利,因為榮譽和金錢可以給你足夠的安全,所以在這條路上,人們才會變得浮躁、不安、著急、事事跟風、唯利是從,從而冷漠,麻木。雖然中國人自古缺乏公共的概念,自掃門前雪的觀念比較重,傳統中國文化當中也有諸多劣根性的東西存在,但安逸祥和與滿足的生活狀態,卻在如今與很多人漸行漸遠,從而引發了很多心理問題和社會問題。這是天生的中國國民性?還是現今的制度陷阱?值得深思。

在美國的這兩週,雖說時間短暫,但我也盡我所能,做了一些比較深度的旅行和思考。太多的內容我想以後再做新聞評論時跟大家一一分享。而作為中國的年輕人,說實話,我很羨慕美國人,他們可以那樣篤定、擁有尊嚴和安全的生活,可以收穫穩定和幸福的時光,可以期許未來,不必愁容滿面,可以眼神清澈,保持心態健康。而我們為什麼不行呢?中國人為了下一代,把他們都送到了國外,讓他們艱難的學會適應。那麼為什麼不從我們這一代開始做起,努力讓中國的孩子也能幸福的長大,幸福的生活呢?如果有一天,中國人也可以在自己的土地上呼吸新鮮的空氣,吃到健康的食品,不必再害怕,不必再彷徨,讓他們童年的笑容可以永駐心間,讓他們絢麗的青春得以長久綻放。那樣的中國,該是多麼美好,那樣的祖國,該是多麼偉大。這樣的中國,我們雖然曾經擁有,但已經與其失之交臂,這兩百多年追趕到了今天,有可能被我們這一代追到麼?還是你我已經打算移民?對他不再抱有希望?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